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穿越七十年代末>第一百七十五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小說:穿越七十年代末| 作者:長麵包的樹| 類別:科幻小說

中午鬧騰很久,龍鳳胎哭著哭著累的睡著之後才算安靜。人多大家湊在一起打麻將,林曉玲帶著小七睡午覺,下午不用怎麼忙,晚上吃剩飯剩菜,中午的菜還剩的多,她也能歇口氣。

一覺睡醒,林曉玲卻發現不見小七,也不知道他跑哪裡去玩。換平時林曉玲醒來不見小七肯定著急,但現在家裡人多,但不用擔心小七會跑遠。

「媽,小七在哪?」林曉玲問的是劉冬梅。

「被他奶奶帶走。」劉冬梅摸了一張牌才回話。

林曉玲屋裡開起來的兩桌牌,搖了搖頭去隔壁找小七,結果剛進屋就看到驚險的一幕。

小七手拿著剪刀正在剪電線,林曉班還在幾米外,張金鳳不知道在哪,她不敢大吼大叫怕嚇著小七,可是她想跑過去阻止也來不及,小七在她剛到擦一剪刀就把電線剪斷。通電的電線被剪斷,大白天還冒出火花,小七也被嚇了一跳。林曉玲來不及阻攔,等她抓住小七的手,熊孩子一剪刀已經剪下去。她嚇得半死,什麼都沒想,抱起小七狠狠按住屁股就是猛打,先打再批評教育。

小七剪斷電線后被冒出來的火花嚇住,還沒反應過來又被林曉玲按住打,他剛開始兩下還沒反應,等感受到疼之後「哇」的一聲哭喊起來,哭的驚天動地,林曉玲耳膜都要被他吵破。這聲音不僅把張金鳳吸引出來,連隔壁打牌的劉冬梅他們都扔下牌跑過來看發生什麼事,不過第一個到達現場的還是張金鳳。

「住手,你這是幹什麼,小七今天過生日還打他。」張金鳳出來之後先不問事情經過,只管攔著林曉玲不讓她打人。

「對,你有什麼事不能別天再打。」這次劉冬梅也站在張金鳳一邊。

「媽,你是不知道他做下什麼好事。」很明顯林曉玲說的反話,嘴裡說著好事,可是臉上的表情和手上的動作卻都表示小七肯定是做下什麼事才惹她生氣。

「有什麼你先停下來再說。」劉冬梅讓林曉玲趕緊住手,看孩子哭的多傷心。

「媽,你知道不知道,他剛才拿剪刀去剪電線,還好沒觸電,要是萬一……」後面的話林曉玲說不下去,但是她的未盡之言誰都明白。

「那是該打,這種事就要狠狠打才能記性,不然下次還做出危險的事怎麼辦。」劉冬梅倒吸一口氣,她知道事情經過不僅不攔反而還支持林曉玲讓打的小七記住這個教訓。其他人也不再勸,這麼危險的事,真要有個萬一怎麼辦?

「好了,這不是沒事,小七也知道錯了,你看他哭的多傷心。」張金鳳卻心疼孫子,跑過來抱著小七不讓林曉玲再打人。林曉玲看著張金鳳的雙手抱著小七的屁股,她還真找不到地方下手,其他地方又不能打,怕打壞孩子,她心時再氣再著急手裡還是有分寸。林曉玲現在心裡只剩下慶幸,還好小七剪斷電線的時候剪刀上有膠層保護不導電,這萬一剪刀柄上的那層膠套脫落,鐵又導電,她都不敢想會發生什麼。

「媽,小七從哪裡拿的剪刀。」林曉玲喊的這聲媽是喊張金鳳。孩子打也打了,現在要弄清楚事情經過,避免以後再發生同樣的事情。

「我在剪辣椒,小七看到我剪,他吵著也要剪,我才給他玩。」張金鳳說著說著聲音越來越小,她也有幾分心虛,雖然小七沒事。

「媽,你怎麼能把剪刀給小七玩,他是小孩子不懂事,您也不知道危險?」林曉玲說話聲音都提高几度。

「我這也沒想那麼多,再說小七不是也沒事。」張金鳳為自己辯解。

「媽1林曉玲還想繼續說兩句,卻被林富保阻止。

「好啦!曉玲你不要再說。」林富保先是把林曉玲未出口怨恨之言攔下,再去和張金鳳溝通:「親家母,今天這事小七確實是有點危險,也嚇人,你也別怪曉玲說話不好聽,她這也是當媽的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心裡著急,一時之間說話沒分寸。只是剪刀這些危險的東西,還是不要給小孩子玩的好,即使小七不剪電線,拿手上不小心摔跤戳到哪裡,甚至傷到眼睛這都有可能發生。您幫過這麼多孩子,不比我們家曉玲才帶小七這麼一個,您應該比她懂得多才對,這事您看是不是這個理?」

林富保一番綿里藏針的話讓張金鳳不知道如何回答,趙大海看著老伴為難,只能開口:「親家,今天這事是老太婆做好,曉玲要怪她也是應該的,你放心,以後不會再有這類事發生。」

趙大海心裡也怪老伴,但是有林家這些人在,他心裡再氣也不能出聲指責老伴。趙家其他人這會也覺得有點面上無光,連趙桂芝都不說話,她家寶貝要是回來也遇上這事怎麼辦,所以還是讓親媽意識到錯誤吸取教訓比較好,要不她都不放心讓親媽偶爾幫忙看孩子。

趙大海和林富保先後都開口,林曉玲心裡再多不舒服也只能忍著,她抱起一直被忽視的小七,給他擦眼淚,讓他不要再哭。小七先是被自己乾的壞事嚇到,緊接著被林曉玲打,剛才一堆人圍著他說話,卻沒人安慰還在不停哭泣的他,他這會也知道有點知曉害怕,林曉玲讓他幹什麼,他都乖乖配合。林曉玲看到小七難得一見的老實聽話乖的一面,心裡偷偷好笑,面上卻不顯,不敢讓小七看到,不敢熊孩子抓住機會又要撒嬌賣萌。

小七被林曉玲抱著之後,漸漸才停止哭泣,他也知道這事是不對,主要還在於他自己也被嚇到。剪斷電線那一剎那,火光冒出來還有聲音,他手裡的剪刀都嚇得直接往地上扔。安撫住小七,其他人見沒事才繼續說說笑笑又開始繼續去打麻將。

小七拉著林曉玲的手不肯鬆手,他剛挨打,至少要老實大半天。林曉玲不能再追究張金鳳的責任,但是她之後她再也不願意把小七交給她看管。暑假還沒結束,林曉玲已經開始收拾行李準備帶著小七回省城。趙紅軍一直沒有回來,她們母子倆也等不得他,誰知道他現在在哪,什麼時候會回來,電話不方便,連信也沒有一封,傻等著也不是事。她和小七是等不到他的歸來,母子倆一個要上學,一個要上班,都不能繼續等下去。

趙大海和張金鳳再捨不得小七,也沒有攔著林曉玲的道理,孩子要上學這是大事,耽誤不得。林曉玲帶著小七離開老家,坐上長途汽車,心裡才鬆口氣,和他們母子倆一起走的還是趙嘉紅。林曉玲帶著她先去省城找份工作,在家裡一直呆著也不是事,這麼大姑娘手裡連零花錢都沒有,買點衛生用品還要朝父母伸手要錢。

回到省城之後,林曉玲先安頓好趙嘉紅,三間房現在有一間是書房,只能委屈趙嘉紅先暫時住在書房裡,床都有,只是是比較小的單人床。老房子那邊地方倒大,床鋪什麼都有,但是林曉玲卻不放心趙嘉紅一個花季少女住進去,萬一出點什麼事,怎麼和她父母交待。林曉玲帶著趙嘉紅出來就要承擔種種責任,如果不是看趙嘉紅在老家呆著日子沒有盼著,再繼續呆下去只能是相親結婚生子,徹底成為家庭婦女,從此圍著灶台孩子轉,她也不會多事帶出來。

人帶出來后,工作的事情卻急不來,她讓趙嘉紅不要急著上班,白天沒事先在周圍逛逛街,至少先把周圍的路認識之後再說。學校馬上要開學,林曉玲要先帶著小小七去報名,這次小七要去小學報名。從幼兒園轉到小學,其實學校也緊挨著,但是小七還是很新奇,因為他從沒有進去過,每次只能隔著圍欄看一眼。林曉玲領著他進新學校之後,他眼睛就不夠看,什麼東西對他來說都是新奇的。從今天開始他就是一名小學生,表現好很快就能戴上紅領巾,這是他盼望已久的事。

交完學費領完書,小七昂首挺胸的背著書包走在前面,拒絕林曉玲幫他背書包的建議,恨不得大聲告訴所有人他現在是一名小學生。林曉玲回家之前要先帶著小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小說網友請提示:長時間閱讀請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薦閱讀:

istyle=『color:#4876FF『這是華麗的分割線-/i

七去了一趟辦公室,她還有點事順便辦理。這些年辦公室的同事沒有什麼變化,還是那些人。沈黎生還是黃金單身漢,蘇妙玲求而不得,終於認清現實死心之後迅速相親結婚,現在也過得不錯。

「沈老師,有件事麻煩你,我家有個侄女剛高中畢業,你有沒有什麼工作介紹。」林曉玲和沈黎生之間也不用太客氣,找個工作對沈黎生來說容易的很,據他自己說他們家現在是下海的多。

「不知道,我幫你先問問吧1沈黎生和林曉玲是低頭不見抬頭見,積年累月之下倆人相處的倒是不錯。人吃五穀雜糧,難免有不方便的時候,倆人互相之間調個課或者幫忙上一節課,也算是互相幫助。

「行,先謝謝你!事成之後給你帶小蛋糕吃。」林曉玲喜歡吃甜點,特意想辦法買了一台烤箱回來,時不時烤點小餅乾之類的放辦公室。時間久了,被沈黎生髮現,他也是個喜歡吃甜食的人,倆個

林曉玲帶著小七走在學校里,不時遇到學生看到她,會喊一聲林老師,順便還讚美小七一兩句,喜的他越發打起精神挺胸收腹,不願意讓大家小看。林曉玲教的課多了,旁聽的學生也多,和她打招呼的學生一大半她都認不出來,看著臉熟就不錯,更多的人如果不主動喊她,她是不會知道還曾經上過她的課。

「林老師,你好!小七好1這名打招呼的學生有點不同,不光認識她還認識小七。

林曉玲很少帶小七來學校,即使帶來幾位老師也只知道小七的大名,沒想到學生當中還有人知道小七的小名。「你好1林曉玲這次不是隨口回應,而是仔細的盯著學生,想要認認這是誰這麼厲害。

「林老師,您不認識我啦?」

「你是誰?」林曉玲有些疑惑,眼前這名學生她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連眼熟都做不到,記憶中好像沒有這麼一名學生。

「我是胡智,我奶奶姓姚,以前您還住我們家隔壁。」

「哦,我想起來啦!你是小胡智,你現在考到我們學校來?」林曉玲聽到名字就全想起來,只是她現在很少回去老房子那裡,自然是不知道胡智考上大學的事。

「你奶奶現在怎麼樣?身體還好吧?」

「嗯,我是今年大一的新生。我奶奶身體還好著,沒事還能吃焦蠶豆,謝謝林老師關心,您有空也可回去看看。」

「行,有空我會回去坐坐,你現在這樣可和小時候一點都不像。」林曉玲這話可是讚美,胡智現在可是個帥小伙,他不主動開口,林曉玲還真不敢認。

「林老師,我先走啦,有同學喊我1倆人說話的功夫,不遠處有同寢室的同學正好喊胡智。

「好,你先忙1

「媽媽,這個哥哥是誰,還認識我。」小七等胡智走了才提問。

「哦,我們搬家前的鄰居,你不記得,我們以前住在老房子那邊,你小時候就是在那出生的……」林曉玲拉著小七邊走邊給他講之前的。

回到家,趙嘉紅已經做好飯,只等著他們回來開飯。趙嘉紅已經學會使用煤氣灶,搬進新家之後,林曉玲就放棄蜂窩煤而改用煤氣。林曉玲教她用煤氣,說普通話,盡量早點適合城市生活。趙嘉紅也明白,林曉玲教什麼她都努力學習,不到一個星期已經改說普通話,面對外人的時候不會再習慣性的說家鄉話,其他東西更是教過一次就記在心裡。儘管林曉玲對她不錯,但是她還是著急,心裡想早點找到工作,最好能搬到宿舍住,她呆在這個家裡還是很局促。

林曉玲不知道趙嘉紅的想法,倒是先給她辦了張圖書館的借書證,又找來英語資料,讓她堅持學習。同時還找來自考的各種資料和信息,讓她先不要急工作的,倒是學習的事每天都要堅持,工作馬上會有,麵包也會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