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恐怖靈異>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207 無可救藥
小說:| 作者:| 類別:

207 無可救藥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恐怖靈異

他用這一跪,逼得她不得不低頭。

這一跪,也跪掉了夜染對他僅有的一絲憐憫,跪掉了她和他牽絆的唯一一點血脈親情。

男兒膝下有黃金。

他朝她這個女兒跪下了,沒理也變成了有理。

夜染眸子里的冰冷,直達心內,聲音也冷漠疏離了幾分:「這是爹的家事,我管不著。」

她已經用自己的方式,為星兒月兒報了仇。

至於以後陳思草和陳貴,要如何伺候家裡一個癱子,一個瘋子,已經不值得夜染同情了。

這個男人的可憐,來自於他內心深處的懦弱卑微,無藥可救!

夜染冰冷的拋下這一句,牽著月兒和星兒扭身進了堂屋。

「染娘,染娘……」

吳大娘追著夜染進屋,周海沖看熱鬧的人喊道:「都散了,散了,以後看緊點自家的娃娃。」

說完,和周澤成一起,追著吳大娘進了屋,卻不見了夜染。

「就沒見過這麼糊塗的爹,任著李春花綁了月兒星兒賣給人牙子,還拎不清。」

吳大娘氣憤道:「染娘去后坡圖個清靜,那孩子心裡苦,主意大著,咱們也別瞎操心了。」

夜染先是帶著星兒月兒去后坡轉了一圈,果然施過商陸的葉子和莖,何首烏藤上的蟲子不見了蹤影。

傍晚的夕陽落下來,山洞門口涼風習習,夜染找了塊大石坐下來,星兒和月兒一左一右趴在夜染腿上。

山洞的位置居高臨下,坡下綠油油的稻田,還有遠處一望無際的大澤湖盡收眼底。

月兒歪著小腦袋,突然仰頭:「外公不喜歡娘親,月兒和哥哥喜歡,娘親別難過。」

「誰說娘親難過啦?」

夜染摸了摸月兒的小腦袋,溫聲道:「娘親只在乎月兒和星兒,不會為一些無關緊要的人傷心。」

星兒討厭一切讓娘親傷心的人。

那個一開始說要替娘親出頭,被陳寶兒一嚎,改變了主意的人,不配做他娘親的親人。

星兒挽著夜染的手,一臉認真沖月兒道:「那不是咱們的外公了,哥哥和月兒,還有吳奶奶,才是娘親的家人。」

夜染將李春花吊在樹上時,早用銀針悄無聲息刺了她身上若**位,在她身上做過手腳。

聽到星兒替她抱不平,在心疼她,夜染被這孩子一下逗笑了!

她一陣暖心,輕輕揉了揉月兒的小腦袋,又將星兒往自己身上攏了攏:「你哥哥說得對,你們和吳奶奶才是娘親的家人,那些敢傷害你和哥哥的人,娘親一個也不會放過。」

「嗯,月兒知道了。」

小月兒用小腦袋在夜染身上蹭了蹭:「月兒和哥哥幫著娘親挖藥草,攢錢建大房子,給吳奶奶住,不給他們祝」

夜染被月兒稚氣的童言童語逗笑了,捧著她的小臉在她額上親了一口:「月兒想住上新房子,娘親知道了!等娘親的錢攢夠了,入秋後咱們家開始蓋新房子。」

加上賣葯枕的銀子,她和吳大娘手上現在有差不多十五兩銀子。

如果再倒騰賣了李招娣她們家的那些藥草,建新屋子的二十兩銀子,差不多攢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