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436 殺人放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436 殺人放火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茅房這邊動靜鬧得很大,秀兒躲在藥房窗口,將茅房這邊的動靜都聽了去,看了去。

殷浪想說染娘害了他,結果被殷公子提前潑了兩桶水,地上那些腳印和打鬥痕就什麼也沒有了。

別說村裡人不信他的話,就是殷老爺也是偏幫著殷公子。

殷公子多聰明的一個人,有他幫著染娘,殷浪怕是還對付不了她。

秀兒這才沒那麼擔心,順著夜染的攙扶起了身,心裡仍是感動不已。

殷松在堂屋喝著茶,和周澤成、陸老爺子閑聊著。

蕭子驥在一旁捧著茶杯,突然感覺不對勁。

仔細回想一下,殷浪被潑了水后,那臉是浮腫的,上頭還有瘀青,明顯是被人打過。

心裡有了疑問,蕭子驥棄了茶碗,找到後院來,一眼就看見,夜染扶著一個女孩兒起了身。

蕭子驥來了,秀兒聽到動靜,忙擦了下眼淚。

「染娘,我去灶房吃飯了1

說完,與蕭子驥擦肩而過,繞到藥房后,往灶房那邊去了。

從堂屋去灶房才近?

她為什麼要繞路?

再說,蕭子驥眼尖,早看到那姑娘眼睛通紅通紅的,像是哭過。

以蕭子驥的聰明,很快猜到了個大概:「染娘,殷家大郎掉進糞坑裡,與那個姑娘有關係?」

秀兒是個沒出閣的姑娘,以後還要嫁人的。

夜染就無所謂了!

她未婚先孕生了星兒和月兒,反正沒什麼名聲了,她只想好好養大一雙孩子,也沒有嫁人的打算,壓根不在乎什麼名聲。

「她是殷浪媳婦小馮氏的丫鬟,殷浪欺負她家小姐,她急哭了,這是在跟我訴苦呢1

殷浪那一身傷,夜染知道瞞得過別人,卻瞞不過精明的蕭子驥和殷天。

所以一身輕鬆聳聳肩:「殷浪那種渣渣,寵妾滅妻不說,還吃著碗里看著鍋里的,他借著酒勁想對我非禮,我打他一頓,將他踹進糞坑裡了。」

打了人,又折騰半天,夜染早餓了。

也不顧蕭子驥驚訝的眼神,上灶房吃飯去了。

殷浪身上那傷,真是被染娘打的?

哪個女人不顧惜名聲。

也只有她,完全不在乎這些……

這樣的染娘很特別,光芒四溢。

她將這事情告訴他,是不是對他的一種信任?

蕭子驥心頭一喜,殷天拎著水桶,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他身側:「你被所謂的道德斯文束縛,永遠也配不上染娘,只有我,不管她是殺人還是放火,不問緣由,願意替她斷後。」

殷天繞到屋后,將滿地亂爬的蛆潑回糞坑裡。

拎著兩個空桶,自顧自的走了!

殷天的話,對他觸動很大,蕭子驥站在靜悄悄一片的後院,有些怔愣。

的確!

他想到殷浪身上的傷,找回後院來,是要問夜染為什麼打人?

他第一時間,選擇問夜染,而不是信任夜染。

這一點,他真的比不過殷天。

他對染娘,到底是欣賞,還是另一種感情?

蕭子驥一時沒有想清楚這個問題,帶著蕭雲鵬坐著馬車離開夜染家時,默然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