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469 壞她名聲
小說:| 作者:| 類別:

469 壞她名聲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誰壞誰的名聲啊?

她一個未曾成親,已經生下兩個娃的村婦。

只有她壞別人的名聲,還沒有別人壞她的名聲這個道理。

不過,她剛剛因為套陸永明的話,耍了些小技巧,所以在外人看著,像是與陸永明調笑的意思。

知道淑儀對他好像有些意思,她以後還是離陸永明遠點的好,免得引起什麼不必要的誤會。

「知道了1

夜染推他一下:「你來幫著幹活兒,不許偷懶啊!快正午了,星兒月兒還在家等著我回去,我去找淑儀說個事就走。」

「嗯,乖。工地上全是漢子,你早些回去的好。」

殷天滿意的點點頭,離開前,還伸出大手掌,在夜染的後腦勺輕拍了一下。

這是他哄月兒和星兒的動作,再加上那句乖……

也不知道他是突然吃錯了什麼葯,將她當成孩子哄著。

夜染將小馮氏喊出灶房,告訴她陸永明說要出去走鏢,不打算娶親的事情,小馮氏頓時像失了魂。

這種反應才對嘛!

不過如今,她也沒跟殷浪和離成,不宜點破的好。

她的反應,在夜染意料中,不過更是印證了她心裡的猜測罷了。

離開茶山,在河灘上挑了兩簸箕石子回到家,剛將石子卸在地上,吳大娘在背後喊。

「染娘,你怎麼才回來,你姑來過。」

夜染一愣,很是有些意外:「走了?」

「跟她一起來的,還有澤城緣濟堂的大夫,那大夫趕著回去出診,所以沒有久留,只好下次再來。」

吳大娘神秘兮兮道:「染娘,你姑出手可真大方,給月兒和星兒一人送了幾顆金瓜子。」

夜染一回屋,小月兒朝她跑過來,將幾顆金燦燦的瓜子塞在夜染手裡頭。

「娘親,這是一個夫人給月兒和哥哥的金瓜子。」

小人兒稚聲稚聲道:「月兒不要,她硬要塞給月兒……」

夜染將小月兒摟在懷裡,溫聲問:「這金瓜子老值錢了,月兒為什麼不要?」

「叔叔教哥哥和月兒,不義之財不可齲」

月兒一臉認真道:「娘親沒說過那是月兒和哥哥的老姑,娘親沒說可以要,月兒不要。」

月兒喜歡纏著殷天,殷天除了教她和星兒識字認字,有時候還會講一些故事,順便通過一個小故事,告訴小人兒做人的道理。

不義之財不可取!

小月兒這是在亂套用詞語。

不過,還偏偏被她說對了。

這金瓜子,還真是不義之財。

陳柳兒上門來,送給孩子的不是澤城帶的點心,也不是小衣裳或小人兒戴的銀鐲子,銀鈴鐺等物,可見沒有用心準備給孩子的禮物。

她記得,當初陳柳兒嫁的相公,雖然是個有才學的秀才,但那人家境卻是貧寒,並無家族底蘊。

縣令的月俸銀子並不多,隨身帶著賞賜人的金瓜子,能說明什麼?

一出手就送金瓜子,不知道是說陳柳兒大方呢,還是縣令大人是個善於斂財的貪官。

一個依附於人的縣令,手上又有很多把柄在,難免沒有翻船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