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595 太撩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595 太撩人!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對了,這是上次姑姑給月兒和星兒的金瓜子,小孩子家家,拿不起這麼貴重的東西,姑姑還是拿回去的好。」

念在陳柳兒闖進大牢救她的份上,夜染將金瓜子塞進她手裡,好心提醒一句:「沈辰此人,或是良配,但他站錯了隊,你該早做打算。」

陳柳兒一愣:「你這話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夜染冷哧一聲:「沈大人為官這些年,得來的家財,是在誰的名下?沈家的田園店鋪,又是在誰的名下?夫妻和睦是好事,但該給自己和孩子留著傍身的東西,還是不能少了。」

陳柳兒沒想到,一提陳老太太,夜染的反應會那麼激烈。

觸上她眸子里的冷意,陳柳兒知道以她如今的性子,想要挽回,怕是不能了。

暗怪自己被陳貴叨叨著煩,多嘴了,只能將馬車帘子掀下,讓車夫趕著車離開了。

陳柳兒一走,夜染要扭身回屋去。

殷天突然從灶房屋檐下轉出來,輕輕替她拂了拂被風吹亂的鬢髮,眸子里染上了一抹柔光,從衣襟里取出一張銀票來。

「染娘,該傍身的東西不能少了,這張銀票歸你管著。」

這該死的低啞聲,夾著冷風鑽進耳朵里,撩得人心頭一熱。

沈辰大肆收斂錢財,沈家的錢財來路不明,他遲早要翻船的時候,夜染這才提醒陳柳兒,要留些田園店鋪傍身。

哪裡是她要傍身了?

夜染握著手裡五百兩銀票,有些懵,等緩過神來,重重將銀票砸回他手心裡:「哼,胡鬧,我有答應你嗎?別以為這點銀票就能收買我。」

「這些不夠嗎?」

放染手要抽開,殷天一把拽住了,將她往懷裡攏:「州府還有些薄產,都記在你名下,用來給你和月兒星兒傍身。」

傍什麼傍?

夜染一陣頭皮發麻!

這人去陸貨郎家買了一趟紅封紙,怎麼就這樣了?

堂屋裡頭,馮大人和蕭子驥還在,雖然門掩上了,萬一湊到門縫邊看一眼,她和他這樣摟摟抱抱,被看去了怎麼辦?

夜染咬牙切齒:「放手1

「不放1

殷天提醒她:「染娘,很快到過年了1

「那也要等過年再說。」

再這樣鬧下去,就算馮大人和蕭子驥不會透過門縫往外看,那幾個頑皮的孩子,隨時會鑽出門外來啊!

見他不肯撒手,夜染抬起腳,朝他腳背上狠狠跺下去。

被他這樣摟抱過,大冷的天,夜染臉頰上仍是有些發燙,趁他吃痛一步蹦開來,站在台階上掩人耳目問了一句。

「你回來了啊?紅封紙買了嗎?」

躲在門后的月兒,瞧見這個捂著嘴咯咯直笑。

「月兒,你笑什麼?」

等蕭雲鵬和石頭湊過來看,夜染和殷天一個站在台階上,一個站在台階下。

都鬧不懂月兒笑什麼?

夜染接過殷天手上的紅封紙進了屋子,殷天緊隨其後。

一見到殷天,小月兒往他懷裡撲過去。

殷天蹲下來抱住她,月兒眨著一雙靈動的眼睛問:「叔叔,我娘親怎麼臉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