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658 她很柔軟
小說:| 作者:| 類別:

658 她很柔軟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大娥固執的搖頭:「臟,我……柴……房……」

夜染端著空碗一回屋,一屋子的客人吃得差不多了。

「送個飯怎麼去了那麼久?」

吳大娘招呼夜染:「我給你夾了菜留著,快過來吃。」

「打聽清楚了,她叫大娥,飯菜吃了,不願意跟著回屋來,說是身上臟,今晚要住柴房。」

夜染無奈道:「大娘,你等會兒送一床棉被去柴房吧,幫她打個地鋪。」

周澤成和周海兩家,還有陸家,吃過飯後要離開。

夜染送客人時,舉著燈籠在葯庄門口找了一圈,不見了大娥。

從山裡拖回來,樹上殘留的樹梢和樹杈子已經砍乾淨了,整齊的碼在一處,大砍刀丟在了地上。

沒帶砍刀,那就是沒入山砍樹了。

這個大娥,讓人捉摸不透,行事風風火火。

人又去哪兒了?

夜染將大砍刀撿了擱回柴房時,吳大娘已經搬了一張竹床進了柴房。

竹床上墊了一床棉絮,上面還擱著一床洗乾淨的新棉被。

「染娘,天冷地上涼,這樣擺弄了,冷不著她。」

夜染家的柴房,是浴房隔開了一半砌起來的,另外從側邊開了一道門。

因為是青磚砌成的新屋子,門窗也嚴實,吳大娘這麼一擺弄,的確不會那麼冷了。

夜染入睡前去柴房看過一回,大娥沒有回來。

從蕭家回來一路車馬勞頓,又幫著大娘做了兩桌子菜,喊了周叔他們來吃團年飯,夜染實在犯困了。

大娥晚上無處可去,總要回柴房來睡的吧?

夜染犯困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起來,想著大娥那麼晚沒回來,到底有沒有回柴房睡?

起床后,就去柴房看了一眼。

結果,那竹床上的鋪蓋都是好的,只有墊在竹床上那床破棉絮被動過,疊的歪歪扭扭擱在竹床上。

柴房角落裡那一堆引火的稻草塌了下去,可見大娥昨晚是睡在稻草堆上,蓋了一床破棉絮。

昨天讓她回屋住,她說自己臟。

看來,是嫌自己臟,怕弄髒了吳大娘給準備的那床新棉被。

這麼大的個子,人卻是細心和柔軟的。

夜染不禁對她多了幾分好感。

吳大娘在灶房烙餅子,夜染進了灶房,問:「大娘,星兒月兒人呢?」

「去坡下玩了。」

吳大娘興沖沖道:「這個大娥原來會做木工活兒,一大早不知道從哪兒揀了個刨子,在刨木頭,星兒月兒覺得稀奇,拿著簸箕瞧熱鬧去了。」

等吳大娘烙好餅子,夜染用海碗裝了幾塊,端著碗下了坡。

遠遠的就瞧見,葯庄門口多了一個木頭做的樁架子,大娥將木頭擱在樁上,拿著個刨子在刨木屑。

上邊大娥在拿刨子刨木頭,下邊月兒拿了個簸箕,和星兒擠在一起,攏了木屑往簸箕里裝。

夜染本來想問問大娥,從哪兒得來的刨子?

一看星兒月兒搶著攏木屑,奇怪道:「月兒,你們這是幹什麼?」

「娘親,月兒弄些木屑種蘭草,蕭家那個老爺爺說,用木屑做質基,蘭草要開花的。」

月兒開心道:「大娥姨姨刨了好多樹皮哦,娘親快幫著攏起來,月兒留著種石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