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974 這股辣勁
小說:| 作者:| 類別:

974 這股辣勁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得知夜染回來,殷天匆匆從本草堂趕了回來。

在後宅找到一雙孩子,才知道染娘跟著蕭素荷來了茶葉鋪子。

因為擔心她受傷,他親了月兒一口,摸摸他家兒子的小腦袋,急匆匆來茶葉鋪子找夜染,剛站在通往二層的樓道上,便聽到她家染娘在訓人的聲音。

站在樓道上的殷天,不由得勾起了唇角。

他就喜歡,他家娘子身上這股狠辣,卻不毒辣的勁兒。

聽到樓道上傳來腳步聲,與春桃快擦身而過時,他已經輕巧的一縱。

夜染剛要轉身下樓,已經落進了一個溫暖的懷抱,殷天將自己深埋她頸間,貪婪的深嗅了一口。

「是我沒有護好你。」

他自責的說完,這才捨得放開她,伸手去拂她遮在額角的鬢髮:「讓為夫看看你的傷勢?」

馮淑儀走的陸路,比夜染晚半個時辰到小澤鎮。

但因為知道她今天要來小澤鎮,陸永明早帶了秀兒,眼巴巴在鎮口守著。

他早從秀水村回了茶葉鋪子,和淑儀也是幾天不見,這會兒接到了馮淑儀,比過節還高興,馬車一到門外,就在門口喊了起來。

「素荷小姐,春桃,快來幫著卸茶。」

閣樓上,夜染聽到樓下的動靜,避開殷天夠著她鬢髮的手:「無妨,一點小傷,我去幫著淑儀卸茶。」

說完,擦過他的肩,蹬蹬蹬往樓下走。

殷天舉著的手還沒有垂下,看著夜染棄他而去的背影,怔愣了一下。

染娘怎麼了?

是怨他沒有護好她嗎?

他如今,是染娘的相公。

為了幫孫大人查罌粟葯田一事,這幾天在小澤鎮忙活,染娘受了傷,他這個做相公的還不知道,殷天內疚得很。

心疼夜染受傷,他搶著幫忙卸茶。

夜染一碰著什麼,殷天馬上搶著去做,將馮淑儀看得一陣傻眼,推了一下陸永明。

「跟人學著點1

陸永明呵呵傻笑了幾聲:「是,娘子。」

「誰是你娘子了?」

馮淑儀傲嬌的嗔他一眼:「如今咱們做茶莊的買賣,要以生意買賣為重,茶葉鋪子沒開到州府去,不許兒女情長。」

一本正經的說完,觸上陸永明幽怨的眼神,觸上夜染嘴角勾著的笑意,她心虛的清咳了一聲,取了一個盒子擱在桌台上。

「秀兒幫著燒水,來嘗嘗咱們新採摘的荼靡花茶。」

這次晾曬的花茶,有荼靡花、金銀花、桅子花,還有桑葚茶,藥茶有少量的人蔘茶,黃精。

秀兒燒了水,擱在杯子里一杯一杯沖泡了,給大家嘗嘗新茶的味道。

蕭素荷獨愛那碗荼靡花茶,看著淺黃的花朵在茶杯里綻了開來,輕吟了一句:「開到荼靡花事了,塵煙過,知多少?」

她吟這一句詩時,似得想到曾經的際遇,秋波盈轉間,夾著淡淡的哀愁,將一旁的春桃看呆了。

她這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風雅?

大概是素荷小姐這種,一顰一蹙眉間,能生出一種讓人疼惜之感。

含而不露,這大概才是真正的典雅和端莊,是一種出自大家的氣質。

春桃看著這樣的蕭素荷,像是似有所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