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008 另有隱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1008 另有隱情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還沒回來?

看來是沒攔到牛車,然後又被何三嫌棄了,也坐不上回秀水村的船。

夜染在想著,她是不點破,推說沒見過。

還是跟陳貴說出實情來!

仔細一想,陳貴遇到事情來找他,還是有要從她這兒得到幫助的意思。

以陳貴這種性子,幫了他一次,還會奢求得更多,說不定給一根杆子,他直接往上爬了。

夜染乾脆叉腰冷笑一聲:「見過啊!怎麼沒見過?我家馬車經過鎮口時,還瞧見他們攔車想回秀水村。」

陳貴頓時急了:「你怎麼不捎她們一逞?就算你恨你奶,寶兒他是你弟,他還是個孩子,你怎麼就不像你娘,長的心懣狠了。」

「我都被趕出陳家了,跟你沒關係,跟陳寶兒又有什麼關係?」

夜染想到李春花搭不到馬車,追在履那一嗓子。

陳貴不提夜紫芸還好,一提她心裡頓時疑竇叢生。

夜染目光徒然之間變得清寒,眼睛一眨不眨盯緊了陳貴:「不長著懣狠的心,難道要像我娘一樣被人害了?」

陳貴有些慌,扭頭想走:「我去渡口坐船接你奶和你弟去。」

夜染眸子里透著寒意,看來,夜紫芸的失蹤,果然不像表面的那麼簡單。

這其中,怕是另有隱情!

如果逼得太急,怕是打草驚蛇了,引起陳老太太和陳貴的警惕,到時候更是翹不開他們那張嘴。

還是不能逼得太急。

要想個辦法,儘快查出夜紫芸到底是失蹤了?還是被人害了?

陳貴馬上要出葯庄門口,夜染突然在他身後厲喝一聲:「你站住1

陳貴身子一顫,扭過頭來。

「染娘,你還有事兒?爹趕船去。」

「陳柳兒被沈家趕出來,已經過得很不容易,她手頭緊,才會盤下了鎮上的面鋪,想要攢點銀子度日。」

夜染冷哼一聲:「我勸你最好管住你自己和陳老太婆,不要像條螞蟥似的吸血,否則,下次進了鎮上衙門,沒那麼容易出來了。陳寶兒還小,你一向疼他,你不想他多進幾次鎮衙大牢吧?」

染娘這話,是在威脅他嗎?

陳貴愣了一下,追著問:「染娘,你說清楚,什麼進了鎮衙大牢……」

夜染警告了這種人,才不想跟他多說一句話,直接將葯庄大門砰的一下掩上,將門栓也栓上,讓他吃了個閉門羹。

陳貴在外頭嚷了一會,葯庄門掩得死死的,再加上擔心陳寶兒,到底上渡口等船去了。

馬車從小澤鎮回來時,周管事往馬車裡塞了一簍子白煉從澤城帶回來的青椒。

吳大娘將何黑子送來的小魚乾,用水泡了泡。

等泡軟和些,和著青椒蒜頭炒了一盆子,那個香,那個好吃。

滿滿一桌子菜,就那小魚乾格外好吃。

等收拾碗筷時,吳大娘高興道:「這黑子真是會做人,還知道捎些乾貨來給星兒月兒吃,那蝦米曬得幹了些,等晚上給月兒星兒下飯吃。」

一雙孩子幾天沒回葯庄,中午吃了魚乾好吃,拿著網兜和桶,上溪邊撈小魚小蝦了。

夜染找下坡時,星兒一網子撈了一條黃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