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493 酸不酸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1493 酸不酸啊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陳思草湊近窗口,瞧見被殷浪一吼,潘水蓮不哭了,推他一把。

「大郎你這沒良心的,你瞎說什麼?你從秀水村逃出來,跟個乞丐似的,不是我收留你,養著你,你和陳思草有地方落腳?還有,我是你姨娘,你卻摸黑了那樣對我了……我說過你一句不是沒有?你現在跟我狠心,說這般沒良心的話……」

潘水蓮哭得楚楚動人,殷浪的心一下軟了,將她往懷裡摟。

「好了,好了,不哭了。」

殷浪低聲下氣哄著她:「你裝做陳長金他娘子,跑去秀水村跟陳貴好上了,我以為你是替二郎出頭,恨陳貴家那個傻子的相公將二郎給抓起來。」

潘水蓮很激動:「你胡說,我那是為你爹報仇。」

「好,為我爹,為了我爹。」

殷浪一邊扇自己巴掌一邊求饒:「水蓮你別哭了成不?都怨我胡說八道。」

「大郎,我什麼都沒有了,以後只有你了……」

潘水蓮一哭,殷浪心疼得不行,哄著她:「水蓮別哭,我替你報仇,我上次出街瞧見那個傻子和她相公來了澤城……」

「什麼?」

潘水蓮一下推開他:「你在哪裡瞧見的?」

「就在南街上,這幾天我去逛了幾回,沒找到人。」

殷浪咬牙切齒:「我們會淪落到這般地步,都是那個賤人害的,他們在明,咱們在暗,等我摸清楚他們在哪兒落腳,一定想辦法弄死他們,替你解恨……」

什麼?

夜染那個賤人和殷公子也來了澤城?

陳思草一時沒興緻聽他們在說什麼,心亂如麻回了側屋,坐在銅鏡前一遍一遍的梳裝,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殷公子也來了澤城,他來了。

他來了!

從小澤鎮一路到澤城。

因為被小月兒笑,夜染一開始趴在殷天懷裡假寐,他身上的氣息很是令她心安,閉著眼睛,不小心就睡著了。

等她一睜開眼睛,殷天保持著她睡著前的那個姿式,連挪也沒挪動過。

小月兒趴在她爹爹手臂上,睡得香甜,都流口水了。

夜染頓時心疼他的那個胳膊,替他揉了揉,在他耳邊輕聲道:「你傻啊,怎麼不挪動一下,酸不酸?」

胳膊是有些酸,但因為那處是枕著他的女人,那種酸勁他能忍受。

她低聲說話時,噴在他耳邊的氣息,讓他感覺有些痒痒的,再被她柔若無骨的小手一揉,想到她剛剛睡著時一臉恬靜惹人疼的模樣,殷天的眼神有些變化。

見周管事睡得打鼾,殷天側頭在她手上輕啄一口:「染兒,別亂動,我想吃你……」

他灼熱的氣息噴在夜染耳邊,頓時讓她感覺耳後根有些滾燙。

周管事和月兒還在馬車裡,他說這種話?

夜染恨得牙痒痒,在他手臂上狠狠掐了一下,某人卻是回給她一個想吃掉她的眼神,還有一個寵溺的笑。

馬車駛進城,顛簸的幅度小了,月兒慵懶的睜開眼睛。

「爹爹,娘親,澤城到了嗎?」

周管事終於不用裝睡,一個鯉魚打挺坐起來,掀開車簾指著南山腳下林子茂密處。

「到了,快到了,小主子看到沒,再轉一條街就到家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