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596 無邊怒火
小說:| 作者:| 類別:

1596 無邊怒火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女生小說

最煩關鍵時候哭哭啼啼的,夜染出聲讓婦人別哭了,話說到一半,看清楚躺在病床的少年,一下懵住了。

怎麼會是他?

因為這少年,赫然是昨天在東市遇到的林朗。

他雖衣衫破爛,卻是那般鮮活的少年,說要幫她打聽消息。

她出十五文錢一斤,幫他將剩下的魚都買了,少年還滿臉漲紅,一臉感激。

就是這樣一個鮮活的少年,突然一身重傷躺在本草堂後院。

昨天她們離開后,到底發生了什麼?

夜染感覺很憤怒,迫不急待想要知道背後的真相。

但是,眼前最要緊的,是救下這個少年的命。

她壓下心內的憤怒,平息靜氣,手搭上他的脈搏,的確是淤血之症,還傷及肺腑,可見下手之人,到底是有多狠?

這樣一個熱心努力的少年,到底礙著誰了,要下此毒手?

替他把過脈,夜染平靜的心裡,再次湧上了一抹怒氣!

好在,在京城時,他常跟師父出入軍營,也跟著義兄數次出入天牢,比這嚴重被打傷的人,她都救治過,並研究出一套治淤血阻滯的針術。

眸眼裡的怒火,強制自己掩下去,夜染讓蘇長順和那個擦拭眼淚的婦人,將林朗翻個身,從袖籠里取出銀針,開始替他行針走穴。

林朗的情況有些嚴重,普通的行針術,對他已經沒有用。

且肩背腰身等穴位,很多離心脈臟腑近,若是針刺深一分,很容易有性命危險,這十分考驗行針者的醫術。

看似像平常一樣行針走穴,卻是以內力灌在針尖上透入,且下針的方位十分精準,控制得一絲不差。

行完最後一根針,夜染一身透濕了。

林朗她娘,是一個面黃肌瘦的婦人,在一旁急道:「大夫,他什麼時候能醒?」

「再快也要一柱香時辰1

夜染看向眼窩深陷的婦人,突然問:「你面黃肌瘦,氣息不穩,是有難言隱疾吧?」

婦人明顯有一絲慌亂,訥訥的應了一聲,然後低下頭。

「你跟我說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他會變成這樣?」

「我找到朗兒時,他已經這樣了!幫著抬他來本草堂的街坊,也在魚市上賣魚,聽說昨天有人到東市打探一個女人的消息,朗兒像是認識那位夫人,很熱心的說幫她找人,然後那位夫人給了很多銅子兒,買下了朗兒賣剩的魚。」

這本來是一件好事,聽街坊說,人家是按早市青魚的價格,十五文錢一斤買下了朗兒的魚。

朗兒一直說,等賣魚攢夠了銀子,帶她來本草堂瞧瞧身上的病,昨天得了這些錢銀,能換米面吃頓飽的,興許還湊夠了替她診病的錢銀。

沒成想,惹了禍事!

婦人只有林朗一個兒子,還沒有從天降橫禍中緩過神來,一提起這事兒,哭得抽抽噠噠:「這本來是一樁好事,不巧魚霸來收魚,看朗兒將魚賣完了,就逼他交出賣魚的錢銀。朗兒不肯,被那些人打成這樣,還將他珍珍姐也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