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598 無恥至極
小說:| 作者:| 類別:

1598 無恥至極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東市一處破院里,猜拳的吆喝聲響了一夜,一直快天明了,聲音才漸漸沉寂下去。

縮在破爛屋子裡,舉著一根柴火棍的女人,緊張的神色慢慢鬆弛下來,躡手躡腳走近緊閉的窗邊。

她將頭貼在窗上,仔細聽屋外的動靜,直到傳來男人的呼嚕聲,她這才丟下手上的柴火棍,試探著用手去推窗子。

然而,窗子紋絲不動,像是從外邊封死了。

從昨天到現在,她滴米未沾,滴水未盡,折騰了幾下,已經累得快虛脫了。

果然,章開元不會放過她。

她逃不出去了!

是她被章開元迷暈了眼,當初章開元來秀水村收魚乾,她看對了眼。

他爹還派人去魚尾村打聽過,章開元說是做魚乾生意,但卻是家徒四壁。

媒婆哄他爹說,章開元是在澤城置了宅子,才沒有將魚尾村的宅子翻修。

等她和章開元成親了,是要跟去澤城享福的。

十里八村的姑娘,有誰不想走出村子,到澤城見見世面?

她懷著一個少女最美好的憧憬,嫁給了章開元,到了澤城才知道,看著一表人才的他,其實是個禽獸。

做魚乾子買賣,只是個恍子,他是跟在魚霸後頭打雜的。

還有,章開元娶過一房娘子,被他折騰死了……

角落裡縮成一團的女子,因為緊張了一個晚上太累,聽到屋外傳來男人的鼾聲,知道自己暫時是安全的。

一閉上眼睛,不小心沉睡了過去。

夢裡,都是攢夠了銀子,逃回秀水村的畫面,她抱著她爹一陣痛哭。

「砰」的一聲,屋門被從外撞開。

何花花從睡夢中驚醒,下意識摸著身邊的柴火棍子,從地上彈了起來。

看清楚闖進來的章開元,何花花緊張的舉著棍子:「你別過來,別過來,你再過來我們同歸於荊」

「這麼一根小棍子,要跟我同歸於盡?」

章開元痞壞的狂笑出聲:「何花花,你改了個名字叫珍珍,還以為你變聰明了,用一根小棍子要跟我同歸於盡,真沒腦子。當初要不是看在爹出二十兩銀子嫁妝的份上,以為我真能看上你這種又蠢又笨的村姑?識趣的,你手裡的柴火棍子放下,好好的跟爺去洗漱一番,一會兒我乾哥哥,洪爺要來了,他喜歡你身土味兒,你將他服侍好了,以後吃香的喝辣的……」

「你別過來,你別過來,我就是死也不會去。」

何花花手上拿著棍子,一臉緊張:「我是你明媒正娶的,我是你娘子,不是窯子里的女人。章開元,你要我去陪什麼洪爺,你這個畜牲。」

「何花花,你別敬酒不吃吃罰酒!洪爺那是我乾哥哥,都姓章他才願意提攜我一回,就你這土樣,洪爺願意睡你,那是你的福分。」

章開元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樣子,勸她:「瞧瞧你,盼什麼貞節烈婦,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這女人嘛,跟誰睡不是睡,洪爺那是澤城一霸,在縣衙也是有門路的。魚市沒多少油水,你乖乖跟洪爺睡,將他伺候舒服了,以後你男人就是東市霸頭,你也跟著吃香喝辣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