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601 戲弄他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1601 戲弄他了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我們是洪爺手下的跟班,洪爺縣衙有路子,跟你們當官的稱兄道弟,都是自己人,別抓我,別抓我……」

「孫大人為官清廉,一心為澤城百姓,怎麼會跟你們這種欺壓魚肉百姓的土匪惡霸稱兄道弟?」

外面,孫朝已經帶著人,將章開元的跟班全部抓起來。

一聽到他們說在縣衙有路子,跟當官的稱兄道弟,不由得火了。

「沒想到啊,孫大人治下一片清明,澤城竟然還藏著你們這種欺壓百姓的惡徒?全部抓去澤城大牢關著。」

孫朝想著,人弄進縣衙大牢,洪爺是何方神聖,一定能弄個清楚明白。

他帶人進來屋子,將昏死過去的章開元,像拖走死狗一樣拖走了。

走的時候還朝夜染福了個身:「夫人,還有要犯要緝拿,孫朝先告辭一步。」

何花花與章開元纏鬥時,手臂被刀子扎傷了,還在滲血。

夜染穿的是綢布衣裳,看薛征身上穿的袍子是棉布衫子,命令他:「在你身上扯一塊布下來,我要替花花包紮傷口。」

瓜田李下之嫌啊!

何花花是有夫之婦,薛征漲紅了臉,退後一步:「為什麼是我?不合適1

「有什麼不合適,別廢話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你再不給點布,我讓阿柏將你趕出葯庄去。」

這女人,這女人……

薛征都要氣死了,他跟來救人有什麼錯?

這女人好像猜到了什麼,處處拿阿柏來要挾於他。

但偏偏,一雙小主子還真是他的軟肋,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薛征委屈兮兮撕了一塊布條下來。

看著他袍子短了一節,再看他一臉被人羞辱的表情,夜染實在忍禁不祝

一邊替何花花包紮傷口,頭也不抬問薛征:「你沒去青街柳巷找過姑娘?沒跟你主子家的那個姑娘交好?」

「你,你,你……」

薛征簡直受不了這個女人,要不是小主子交代過,要以她為尊,甘願為她所用,他真要撂挑子走人了。

饒是如此,也鬧了個大紅臉,氣是語無倫次,不滿的哼一聲,去屋外等著了。

夜染和孫一塵陸永明交換了眼神,忍不住笑出聲來。

孫一塵只感覺這樣的夫人很好相處,陸永明卻是埋怨夜染一句:「染娘,薛大哥這麼老實的人,你也忍心戲弄他。」

「這不是為了花花嗎?打趣一下薛征,花花傷口不疼了1

何花花的傷口只是簡單包紮了一下,夜染暫時扎針替她止了血,還要回本草堂上藥包紮。

馬車一路往本草堂去,夜染跟何花花說了她嫁給章開元離開魚尾村后,秀水村葯庄的發展,還有何三跟大娘成親的事兒,也一併說了。

這算是,何花花聽到最好的消息,她兩眼放光:「我爹以前也相看過,總怕繼了後娘對我不好,大娘性子好,他們在一塊很合適,他能有個伴,我就安心了,當初我不顧我爹的反對,執意要嫁給章開元這樣的畜牲,我沒臉回去見他老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