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629 反咬一口
小說:| 作者:| 類別:

1629 反咬一口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她失聲痛哭:「你們有錢人,就是這麼糟踐人的?一家人都指著他過日子,你讓我們一家老小喝西北風。我要報官,我要讓這個撞人的小畜牲坐牢……」

蕭士銘在京城時被外祖家寵著,性子頑劣,蕭子冉一路上再三告誡,千萬別惹出什麼事來。

沒想馬上要到小澤鎮,車馬勞頓,在澤城歇個腳,也會鬧出這等事來。

婦人哭得肝腸寸斷,蕭士銘挨了一巴掌,還一副不服氣的樣子,讓蕭子冉氣得不輕,又要揚起打他。

夜染實在看不下去了!

蕭士銘是性情頑劣,竟敢在鬧市試著趕馬車。

但是蕭子冉什麼都沒問他兒子,就斷定是他縱馬行兇。

夜染將蕭士銘拉到身側,然後問那個哭鬧不休的婦人:「你家相公做的什麼營生?為何會被當街的鹿?」

那婦人止住了哭,恨恨的盯著夜染:「你這話什麼意思?你想包庇這個小畜牲?」

「沒什麼意思,你說要報官,我早喊了本草堂夥計去縣衙報官。」

夜染似笑非笑道:「孫大人辦案,一向動作迅,這會兒沒出現,想來已經去南街找目擊證人了。」

那婦人目光躲閃了一下,想著南街上人來人往,哪那麼容易找到目擊證人?

她頓了頓,嚎得更大聲了:「我當家的命賤,活該被馬車撞啊!本草堂大夫包庇兇犯,有誰可憐可憐我孤兒寡母?孩子爹斷了腿,一家老小怎麼活礙…」

人一向是同情弱者的,她以為說得越凄慘,就越招人可憐。

但卻不知道,很多來本草堂看診的客人,多少受過夜染和蘇掌柜的恩惠,還有一些人家的孩子,在北城書院上學。

本草堂去授課以來,苗大夫一手按摩導引術,讓他們受益了,學業大有長進。

所以婦人說本草堂大夫包庇兇犯,一旁看熱鬧的有些人開始鳴不平了!

「這位娘子,你也別哭了,夜大夫替你報官,怎麼就是包庇兇犯了?」

「對啊,孫大人那是青天大老爺,等他一來,事情定能水落石出,替你當家的做主。」

「就是,夜大夫幫了你,你怎麼還反咬一口?」

聽到周圍的議論聲,一個瘦高個,頗有些仙風道骨的男子,突然從人群里鑽出來。

「我看不下去了!當時率保我在南街上。」

那人一指蕭士銘,又指了指哭鬧的婦人:「這個少年當時要避開那漢子,是這個婦人扶著漢子擋在馬車前栽倒下去,騾才從他腿上碾過。馬車裡沒有載著重物,按說這麼一碾,不該筋骨盡斷,無法施治。莫非本草堂蘇長順擅長的接骨術,浪得虛名?」

他突然朝夜染拱拱手:「你就是他們喊的夜大夫吧?我曾游醫陶滇邊境,得遇名師指點,擅治內外傷。能不能讓我看看那個病人的傷勢?」

突然有一個人鑽出來,自稱擅治外傷內傷,著實蹊蹺。

蕭士銘明顯處地劣勢,此人卻站出來,徑直指出被車碾的漢子,是擋在了馬車前。

這需要膽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