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714 土鱉王八
小說:| 作者:| 類別:

1714 土鱉王八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女生小說

青杏馬上反映過來,夜染說的是什麼,頓時兩眼放著光。

「染姐姐,冤枉啊,這蒼蠅鍍了一層金,咱們鋪子里花茶多,杏兒還以為是哪飛來的土黃蜂。」

青杏委屈臉:「下次杏兒再也不敢眼花,臭蒼蠅敢上咱們鋪子門口嗡嗡,一準兒一巴掌拍死兩隻1

夜染和青杏一唱一和,李春花和陳思草氣得胸脯劇烈的起伏,答腔也不是,不答腔也不是。

搭腔就等於承認自己是那兩隻臭蒼蠅。

不搭腔吧,一口氣憋在胸口,上不去,下不來,那是一種憋屈得要死的滋味。

陳思草護著李春花,氣得要死:「賤人,你敢打我……」

「賤人罵誰呢?」

夜染眸子里湧上一抹戾氣,一巴掌朝陳思草重重甩過去,看著她半邊臉頰,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腫起來。

夜染譏諷的揚唇冷笑:「這一巴掌是教你一個道理,鹹魚翻了還是一條鹹魚,你們就是穿上了綾羅綢緞,戴上了光閃閃的簪子,那也像狗栓了一條鏈子,還是一身土鱉氣,胸無點墨,就好好憋著做回你們的土鱉王八,別扮什麼貴婦人出來丟人現眼。」

夜染心裡雖倨傲,但陳柳兒,依然是她重要的人。

沒功夫聽瘋狗亂吠,她離開時,輕蔑的冷睨她們一眼:「不過是香茗坊的兩條狗,也敢在我面前汪汪。是香茗坊的人繩子沒綁緊,才放你們出來咬人的吧?」

被人當狗使的蠢貨,給拴上一條鏈子,到時候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她們兩個,還沒有資格在自己面前亂吠。

夜染冷睨她們一眼,輕蔑的冷笑了一聲,頭也不回鑽進了馬車內。

「離叔急不急著回北城本草堂?我還要跑一趟澤城縣衙。」

離叔一臉關切:「染娘,要離叔出手嗎?」

「用不著,不過是兩條被人拴了鏈子亂吠的狗。」

夜染挺直了背脊,看一眼青杏,然後冷颼颼道:「潘水蓮是土匪婆子,陳貴與其勾結,才替陳家招惹了禍事,與我何關?我夜染行事,無愧於天地。不過是些上不得檯面挑拔離間的小把戲,我一心待人,若是有些人這麼容易被挑唆,也不值得我刨心刨肺待她好。」

她的確,無愧於天地。

李春花、陳思草,還有陳老太太,對她做過的事情,夠死很多次了。

她以前一直心慈手軟,是以為這具身體與他有血脈親情。

然而,並沒有。

憑陳貴數次在她面前下跪威脅她,這樣的人自作孽不可活。

他沾了潘水蓮,還時刻想著來葯庄訛詐,一身腥臭,才會招惹這等牢獄之災。

陳貴畢竟是陳柳兒的親哥,乍一聽他受牢獄之災,陳柳兒非要去看他,這能理解。

如果她不辨是非,要為這事與她離心,那便當她以前的好心餵了狗吧!

陳柳兒做過縣令夫人,也是經歷過大起大落之人,相信孰是孰非,她心裡有一盤賬。

話,夜染已經說清楚了。

相信以青杏的機靈勁,一定會一字一句轉達到陳柳兒耳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