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715 急死人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1715 急死人了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女生小說

「到了,去澤城大牢門口接你家夫人吧1

夜染點到即止,馬車到了縣衙門口,她將青杏放下馬車,笑意吟吟道:「近來只有你們兩個守著花茶鋪子,實在辛苦,我會儘快從宅子里調兩個人過去幫手。」

「染姐姐,染姐姐……」

青杏還想說什麼,夜染壓根沒有給她開口的機會,馬車揚長而去。

等拐過街角,離叔突然拍拍她的肩:「心腸軟,還非要放狠話,你這是何苦?你與陳家的人不對付,為何獨獨對她不一樣?」

「因為她不一樣。我犯下事,被關押在澤城大牢時,那會兒她還是縣令夫人,其實我娘早失蹤了,她可以和陳家的人一樣冷漠,不管我。」

一觸上離叔關懷的眼神,夜染有些哽咽:「是她拼著和沈辰鬧翻,也要進澤城大牢將我救出去。她對我有恩,我就要加倍回報於她,還有,大概是因為我娘吧,她不曾出嫁前,與我娘很要好,我娘教她讀書識字,替她找了一門好親事……」

以前的沈辰雖是寒門學子,身上一定可取之處,夜紫芸才會替陳柳兒看好他。

不過,人終是會變的。

誰也沒想到,沈辰利慾薰心后,無所不用其極,會習慣性的踩著別人的屍骨上位。

夜染感覺很奇怪,離叔明明一張冷臉,說話也冷聲冷氣,但就是這樣一個人,反而與他相處時,讓夜染很放鬆,甚至願意將心事吐露給他。

澤城大牢內,一身發臭的陳貴,抱住陳柳兒號啕大哭。

「水蓮,水蓮,你終於來看我了,我就知道,你不會拋下我不管。」

「潘水蓮死了,死了,你看清楚,我是柳兒,柳兒啊1

「柳兒啊?你是柳兒?」

陳貴一把推開陳柳兒,終於看清楚了她的樣子,突然拉著陳柳兒的手搖晃了一下:「柳兒,你瞧哥這身新衣裳好看不?你嫂子見了會不會歡喜?」

那個為了潘水蓮,來小澤鎮訛詐她的陳貴,讓她感覺很陌生。

如今這個捏著她的手,一臉天真無邪問他新衣服好不好看的陳貴,也同樣讓他感覺陌生。

他突然不知道,跑到大牢內來看他,究竟是為了什麼?

他是她哥沒錯,但他從來沉默寡言,很少跟她說上話,讓她感覺到溫暖的人,從來只有夜紫芸一個。

陳貴一時哭,一時笑,對陳老太太和陳寶兒都不再惦記,卻唯獨會念叨什麼水蓮。

這樣的陳貴,讓陳柳兒失望的搖搖頭,什麼也說不出來。

陳柳兒一從澤城大牢出來,青杏急得直跺腳,朝她撲過去:「夫人,你怎麼才出來?可急死人了。再晚一些,我要喊鄭大哥帶我進牢里看看,夫人不要被傷著了。」

一看到青杏這丫頭,陳柳兒感覺很溫暖。

從沈辰出事以來,也只有她和染娘,會真正關心她。

她握著青杏的手:「你怎麼知道我來澤城大牢了?」

「是染姐姐送我來的,她猜夫人來了澤城大牢,染姐姐剛從小澤鎮回來,將我送到了縣衙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