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731 死一百次
小說:| 作者:| 類別:

1731 死一百次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孫捕快這是什麼意思?

因為離大夫刀法精湛,要懷疑到他頭上?

醫術是用來救人的,不是用來殺人的。

醫者仁心,離大夫怎麼會是殺人兇手?

還有,昨天離大夫從小澤鎮回來本草堂后,一直沒有離開過,晚上還喝得爛醉如泥。

孫大人懷疑到他頭上,末免太可笑了些!

蘇長順氣得不輕:「從昨天到現在,我跟離大夫都在一處,我也跟著一起去縣衙。」

孫朝帶著離大夫和蘇長順走後,診堂忙不過來,夜染只得頂替他們坐診了。

離大夫和蘇掌柜都被縣衙的捕快帶走了,染姐姐還一副不急不緩的樣子,因為蘇長順是他的恩人,林朗急死了。

趁著將病人送走的空隙,他擔心的問:「染姐姐,離大夫和蘇掌柜不會有事吧?」

離叔真是酒量淺嗎?

在秀水村時,與周海拼酒,周海醉得厲害,離叔為什麼像沒事人?

周海的酒量,夜染心裡有底的。

離叔的酒量比他還厲害,那跟蘇長順拼酒,喝得酩酊大醉、神志迷糊的可能性很校

憑李春花對她和月兒做下的事情,死一百次足足有餘了。

李春花怎麼死的?

她的死是不是與離叔有關?

夜染之所以關心這件事,是因為孫正義為官剛正不阿,怕李春花的死,牽扯到離叔身上。

聽到蘇長順說離叔喝得爛醉,他還讓林娘子煮過醒酒湯,親自端到他屋裡。

也就是說,如果這件事情真牽扯到離叔身上,蘇長順可以做離叔的證人,夜染心裡沒那麼慌了。

「能有什麼事?他們跑一趟縣衙,很快能回來。」

放染嗔林朗一眼:「你剛才在診堂門口,還說要好好在本草堂幹活,報答我的大恩大德,怎麼,這會兒蘇掌柜不在,你就想著偷懶了?」

「哪有?不是……」

蘇長順和離大夫一走,診堂太忙了,林朗話到嘴邊,只得咽下去,繼續忙活。

一個時辰后,診堂的病人越來越少,太陽快落山了。

林朗一臉喜色跑進了診房:「染姐姐,染姐姐,蘇掌柜和離大夫回來了1

說真的,夜染總有一種預感,李春花的死,一定與離叔有關係。

離叔去過秀水村,應該是聽到過李春花怎麼欺負過她和月兒……

離叔性子很是快意恩仇,如果真是他對李春花動的手,一定是因為她和月兒。

夜染在林朗面前表現得那麼淡然,但香茗坊幕後之人,明顯是沖著她身邊的人來的。

雖然蘇長順能做離叔的目擊證人,夜染還是怕縣衙那邊會生出什麼意外。

她在林朗面前雖然表現得很是淡然,但其實心思百轉,很是擔憂。

這會兒聽到蘇掌柜和離大夫回來,夜染懸著的那顆心,總算落到實處。

不一會兒,蘇長順和離叔,一前一後入了屋子。

蘇長順一進來,就嚷開了:「夜管事,你和金鳳樓的柳掌柜,是不是有什麼過節?」

金鳳樓,不是澤城有名的青樓嗎?

夜染一頭懵:「柳掌柜是哪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