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749 心照不宣
小說:| 作者:| 類別:

1749 心照不宣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科幻小說

「娘親,娘親,到州府就能見到爹爹了嗎?」

月兒聽說再趕一天路,就能到州府,一路很是興奮,一直趴在車窗上看風景。

因為起得早,再加上一路顛簸,又興奮得不肯眯一會兒眼,快到午時的時候,小人兒趴在窗口一陣乾嘔。

「嘔,嘔……」

她臉色慘白:「娘親,月兒難受。」

蕭子驥一臉關切道:「染娘,讓馬隊停下來,讓月兒歇一下吧1

「不用了,蕭叔叔,不能因為月兒,耽擱了陸叔叔應考。」

在澤城時,夜染告訴過月兒,梧桐學院學子去應考,陸叔叔這次去州府也是為了應考。

在秀水村,月兒從石頭嘴裡知道,他爹爹腿傷了,也一直用功習書。

月兒知道應考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乖巧的趴在夜染腿上。

「昨天有個叔叔暈車想吐,苗爺爺給他按的期門穴,月兒按一下期門穴會好的。」

說完,小月兒乖巧的倚在夜染懷裡,找到自己胸口下的期門穴,不停的按揉著。

坐在夜染身側的灰衣男僕問:「月兒,期門穴的位置在何處?」

月兒在身上比劃著:「此處直下四寸,微外斜……」

「若是要預防暈吐,又當按揉哪些穴位?」

「上車前,按揉腿上的築賓穴,再掐中指的中沖穴,按揉手腕內關穴,腿上的足三里,太溪穴,若是嘔吐,當按壓期門。」

小月兒煞有介事說完,眸子里閃著光,看著青衣僕人:「阿離,月兒說得對嗎?」

從澤城上了馬車,這個其貌不揚的灰衣僕人,一直不假辭色。

只有在考較月兒醫術時,才會突然插幾句嘴。

染娘說他是貼身伺候的僕人,但一路上,每當涉及到醫術,他都會發問考較月兒,然後再娓娓而談醫理之道。

月兒喚他阿離,同行的染娘和苗大夫,又對他十分恭敬,蕭子驥才猛然驚覺,眼前的人竟然是那個在梧桐書院替劉德春開膛破腹的高人。

上次見他,分明不是這一張臉。

這次扮做僕人,若不是他和陸俊跟本草堂的大夫擠一輛馬車,怕是絕不會猜到,他就是那個在梧桐書院震住所有學子、名聲大躁的離神醫。

他那手神秘的醫術,已經被傳得人盡皆知。

正因為如此,怕惹來不必要的麻煩,所以才要隱藏身份吧!

蕭子驥和陸俊彼此心照不宣,一路上並沒有點破。

技高之人,必有脾性。

一路上離叔並不搭理蕭子驥和陸俊,甚至對他們非要跟本草堂大夫擠一輛馬車,表示很嫌惡。

只對月兒和夜染和顏悅色,比如現在,月兒順溜的說出了苗大夫替教授學子們預防暈車嘔吐的按揉法。

「月兒做得很好1

離叔柔聲問:「月兒現在好些了嗎?」

小月兒蒼白的小臉已經恢復了血色,興奮道:「苗爺爺教的法子真管用,月兒心裡不難受了呢1

「孔聖人言,三人行必有我師焉,修習醫術一道,亦是如此,搏取眾家之長,醫術方能精進。」

離叔伸手摸了摸月兒的小羊角辮:「咱們的小月兒做得很好。餓了吧?前面快到驛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