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759 禍水東引
小說:| 作者:| 類別:

1759 禍水東引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你這個殺人兇手,不是逃出客棧了嗎?還有臉回來?」

「易兄,真想不到你是這種人,我等一向敬重你的才學,明天就是秋闈應考第一天,你這個時候對6兄下手,一定是怕他搶了你的頭名吧1

「6兄與你共處一室,你趁機朝他下手……」

夜染和6俊一入客棧大堂,學子們蜂湧而至,圍攏易朝陽開始各種言語攻擊,也有一部分學子,持冷靜的狀態,坐在大堂桌子前等消息。

但以倪宏為的幾個學子,卻是對著易朝陽不依不撓。

「易朝陽,你還真是為人惡毒,人品下賤,一定是嫉恨6兄與你才學相當,卻能得讓蕭老收為弟子,才對6兄痛下毒手吧?」

「6兄被殷洪所害,腿癱了幾年,又遇到你等惡毒之人,他是走的什麼霉運,身邊儘是這種蛇蠍心腸的同窗。」

謠言利箭猛於虎!

也難怪易朝陽這般沉穩溫潤之人,為什麼在馬車上會失控?

面對這樣的紛紛指責,夜染終於知道易朝陽的感受了。

她看著口水橫飛的倪宏,突然冷笑了一聲:「要說蛇蠍心腸,易朝陽哪及你倪宏?當初本草堂去梧桐書院授課,你喂下劉德春毒藥,差點害他至死。易朝陽是與6俊同窗,他是醉酒,還是中毒,也要大夫診過脈才能定論,在事情沒有定論前,你誣陷他人,說三道四,到底是何居心?」

「你,你,你是誰?看你面熟得很……」

倪宏吞吞吐吐的說完,總算緩過神來,是夜染女扮男裝,頓時驚得合不攏嘴。

趁著這個機會,夜染帶著易朝陽,順利擠開人群,突出重圍。

夜染帶著6俊上了樓梯,學子們議論紛紛。

「易家不是敗落了嗎?這是哪來的貴公子,來替易朝陽撐腰?」

「是啊,他說大夫沒有把出脈,有可能是醉酒,倪兄為何非說是6俊中毒了?」

「倪兄,這事你怎麼解釋?」

因為倪宏曾干下的事情,夜染禍水東引,能在梧桐書院讀書的學子,沒有幾個笨的,都回過味來,看向倪宏。

大堂最邊邊的桌子上,一個長相俊俏的公子爺,拿著一卷書冊,捅了捅在刻苦溫書的劉德春。

「喂,獃子,剛剛那個貴公子誰啊?」

劉德春嚇了一大跳,語無倫次道:「我,我……是本草堂夜大夫,她女扮男裝。」

那俊俏公子爺往前湊近,用書冊去撩劉德春的下巴:「我說小獃子,人家女扮男裝,什麼倪公子那一幫人都沒認出來,你如何得知?」

「因為夜大夫化成灰,我都認得出來。」

被俊俏公子瞪一眼,劉德春意識到自己說錯話,打了自個一個嘴巴子:「夜大夫身邊的人,救過我一條命,我娘說滴水之恩當湧泉相報,還說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我將恩人的樣子記得清楚,所以她就是扮成男裝,也一眼瞧出來了。」

劉德春失神了一下,然後咬牙切齒道:「倪宏害了我,仗著倪家與蕭家的關係,還好好在書院,還能參加此次應考,他那種小人,只有夜大夫能治得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