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763 好,我賭
小說:| 作者:| 類別:

1763 好,我賭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大堂內的動靜,離叔聽得一清二楚。

但替6俊行針,在緊要關頭,所以一屋子的人一直裝聾作啞。

這會兒都要來後院請人,情況又不一樣了。

蕭子驥頹然一笑:「自從家父歸隱西陵州,蕭家勢力大不如前,什麼牛神蛇神都出來作妖了,對付蕭家,秋闈是個好機會。染娘,這次怕是梧桐書院連累本草堂了。」

「從公孫冥死在澤城,澤城就沒有太平過,若說招黑,蕭家怕是不及我一二,我倒以為,是本草堂連累了梧桐書院。」

夜染問易朝陽:「那個阿旺說的,可是實情?」

雖說夫人信他的人品,連著蕭三公子也沒有過多呵責於他。

給了別人可乘之機,易朝陽還是心中有愧。

「昨晚我與6兄飲酒,的確有找了一個夥計幫著去灶房點幾個菜,沒想到這種事情,也能被人拿來做文章。」

易朝陽臉色慘白:「夫人,那個叫阿旺的,明顯就是想栽贓我是毒害6兄的兇手,怎麼不一口氣說下去?反而想先找我和6兄去對質。」

「試探1

夜染看向離叔:「若今天沒有離叔在,憑我的醫術,雖然能救得了6俊,但解毒配藥總要幾日功夫。這個姓賈的總督,為人狡詐,顯然知道下在6俊身上是什麼毒,本草堂的大夫暫時無葯可解,但也怕有個萬一,他要摸清楚情況,再一擊必中。」

「聖上命駐守西陵州的督府,維護秋闈前後的秩序,可沒有給他審案的權力。就算泰安客棧鬧出了人命,涉及到應考的學子,那也是該由府台大人來辦。到底是誰,給他的權力?真當我蕭家軟弱可欺不成。」

蕭子驥眸子里掠過一抹冷光,看向夜染。

夜染朝他點點頭,彼此心照不宣,已經拿穩了主意。

聽到越來越近的腳步聲,夜染突然伸手,拍了一下易朝陽的肩:「信我嗎?」

易朝陽心中忐忑,還是堅定的朝夜染點頭。

「信我就行了,你可能會受些委屈,背上謀害6俊的罪名,最壞的結果,甚至有可能會被關押進州府大牢。」

夜染話鋒一轉:「但是,我保證你明天能參加秋闈,不會誤了你的前程,你可敢一賭?」

易家的希望,在他身上。

如果背上了害6俊的罪名,那會是什麼下場?

真還有機會參加明天的秋闈嗎?

說到底,還是他不慎,給了背後之人可乘之機。

就算他不願意賭,也已經被人算計,賭這一把,或許能殺出重圍,明天順利參加秋闈。

他要挺直了脊背,哪怕是為了在素荷面前像個男人,也不該怯弱。

易朝陽像是下定了決心:「好,我賭1

「一個男人,只有抗得住壓力,才能抵得住官場的險惡,這種擔當,才不會辜負一個女人的愛意。」

夜染擲地有聲:「易朝陽,你選擇相信我和子驥,我們定能保你周全。」

夜染的話,讓易朝陽觸動很大。

一旁的蕭子驥,卻是一頭霧水,染娘在說什麼,辜負一個女人的愛意?

不過,他顯然沒法深究,因為雜亂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屋外響起了叩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