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765 殘害同窗
小說:| 作者:| 類別:

1765 殘害同窗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早知如此,他何必來觸這個霉頭。

可惜了,箭在弦上,不得不,若是今天的事情他沒有把握機會,他得罪的不止是府台,還有那位神出鬼沒的驍王殿下。

因為泰安客棧,是以前顧三娘替驍王府打理的產業。

「泰安客棧夥計阿德離奇弔死,與他同住的夥計阿旺供出,昨晚他們當值時,有一位姓易的學子,喊阿德幫著去灶房點過菜。」

賈均的隨從上前一步解釋后,然後看向灶房那個廚子:「昨天阿德當底有沒有替易學子點過菜,你在灶房當值,該清楚吧?」

那廚子忐忑的看一眼成掌柜,成掌柜朝他點頭:「你如實說便是。」

「是,那會兒天色很晚了,阿德的確來過灶房,還抱怨過易學子會折騰人,大晚上的還讓他來灶房,都要跟著受累。」

「那阿旺不曾虛言。」

賈大人的隨從看向跪地的阿旺:「後來的事情怎麼樣了?你不妨繼續說下去,為什麼替易學子點過菜后,阿德悶悶不樂?」

阿旺一臉掙扎痛苦之色,因為緊張,額上一直不停的冒汗。

他用袖子擦一把汗,仇恨的眸光死死盯著易朝陽:「阿德說,易學子逼迫他在菜里擱些東西,是白色的粉末……」

一開始,同窗懷疑指責他,已經令易朝陽心神大亂了。

這會兒,當這個客棧夥計無中生有,說是死去的夥計受他逼迫往6俊酒菜里撒藥粉。

他終於知道,是一場陰謀在等著他,且死無對證。

他相信,以三公子和夜管事的手段,一定會還他一個清白。

所以,易朝陽並沒有激動,只是沉聲道:「你既說是我逼迫夥計下毒,如今又死無對證,我給他的藥粉,總有紙包著或用瓶子裝著吧?」

「易學子寒窗苦讀,來澤城也是為了參加秋闈應試,又怎麼捨得將自個的前程搭進去,阿德說這話,原先我是不信的。」

阿旺一臉悲痛之色,從衣袖內取出一張紙:「這是我一早在屋子裡揀的,小人只是個跑堂的夥計,也不知道是不是用來包藥粉的,聽說蕭公子身邊帶著本草堂的大夫……」

阿旺手上拿著的,是一張巴掌大的小紙,還皺巴巴的,上面還沾著一些白色的粉末。

蕭子驥接了那紙,遞給夜染:「夜大夫看看1

夜染沾了一點粉末在手上,然後又湊近鼻尖聞了聞,如實道:「是砒霜1

人證物證俱在!

易朝陽的同窗皆倒抽冷氣,先前信他的人,也用一種不敢置信的眼神看著他。

「真沒有想到,飽讀詩書的學子,知曉文章禮儀,孔聖之道,卻會對同窗下此等毒手?」

賈大人語聲凌厲問:「易學子,你毒害同窗,是怕他的才學更在你之上吧?當真手段令人指,讓本官遍體生寒。你這種人,就算為官,也是為禍一方,有本官替聖上盯著秋闈前後的安危,容不得你撒野,本官這就派人去知會府台大人,好將你緝押天牢,待府台大人忙完秋闈事宜再行審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