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770 信口雌黃
小說:| 作者:| 類別:

1770 信口雌黃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科幻小說

「大人,死者膚頭面皆有異像,指甲更是呈灰黑之狀,可見生前服過毒。脖子處,除了有上吊所致的勒痕,在傷處不顯眼的地方,還有一條細小的勒痕。」

仵作斷定:「其至死的原因,是先服毒,再被勒死,然後造成上吊的假象。」

府台突然看向跪地的阿旺,聲色俱厲:「你說過,死者阿德,是被易學子逼迫給6學子下藥,因為撞見6學子上吐下瀉中毒,故此害怕才畏罪自殺。可有此事?」

「這,這個,小的只知道他被易學子逼迫,一早當完值回屋,見阿德已經吊在房樑上。」

阿旺嚇得抖,支吾道:「大,大人,小人在,在屋裡揀了包砒霜的紙,想,想來阿德定是先服了砒霜一心求死,然後害怕,這才上吊自荊」

賈均長長的鬆了口氣,總算他還機靈,這種解釋,讓他還有一絲殺出重圍的機會。

他忙在一邊幫腔:「如此說來,是易朝陽逼迫阿德給6俊是下毒,還將砒霜給了阿德,阿德仁厚,不忍害6學子斃命。又怕易學子報復,無奈之下,只好服毒后,上吊自荊」

事情都這樣了!

司如昭之心,路人皆知。

這個賈均,還能如此信口雌黃,當真不要臉之極。

「身中砒霜之毒,初覺口內、喉頭被火燒,繼而腹部不適,噁心嘔吐,癥狀加重后,口渴,肌肉抽搐,緊接著脫水休克五臟六腑衰竭至死。仵作所說的異像,不是中了砒霜之兆。」

夜染冷哧一聲,拆穿了賈均的推斷,然後斷定:「死者阿德,當是服了別的毒藥,至於是被人喂服,還是自己服下?從他的頸部被勒來推斷,很有可能是被人下毒,下毒之人害怕他不死,才用細繩子勒他,此人一定是他身邊親近之人,下手時才會讓他毫無防備。」

她說完這番話,看一眼阿旺,朝府台大人一揖手:「大人,這個阿旺口口聲聲說,是易朝陽給阿德的砒霜,逼迫阿德給6俊下毒,還揀到了包砒霜的紙,可6俊並沒有中毒,只是醉酒所致,這作如何解釋?這個阿旺很是可疑,望大人細細審問。」

夜染的推斷,一語點中了問題的關鍵,將易朝陽的嫌疑撇得乾乾淨淨。

賈均氣急敗壞:「你是何人,敢如此胡言亂語?案時你在旁邊看著不成?你如此急著撇開易朝陽,難道你與易朝陽是一夥的?」

她是何人?

她是女扮男裝的美嬌娘,是他皇兄都心心念念的女人。

大堂角落,那個坐在劉德春身邊的俊俏公子,實在沒忍住,一口茶水噴了出來。

「急狗亂吠,這是惱羞成怒1

俊俏公子推劉德春一把:「小獃子,你昨晚瞧見了什麼,如實說出來,府台大人會替你做主的。」

因為府台大人在審問案情,大堂內很靜。

俊俏公子這話一說出口,瞬間引萬千矚目。

被他推過一把的劉德春被他嚇懵了,一陣頭皮麻。

他怎麼什麼話都敢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