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783 我不活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1783 我不活了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嗯,回府吧1

夜染舉著燈籠鑽進馬車裡,看清楚翻倒在馬車內的人,驚得叫出聲來。

馮府的車夫剛要趕車,嚇了一大跳,拉住韁繩跑到馬車后:「侄小姐怎麼了?」

這會兒,早過了丑時末。

已經快到了貢院關門的時辰吧!

夜染看清楚躺倒在地的人,有一種大事不妙的感覺。

「他怎麼還在馬車裡?」

車夫一頭懵:「小的不知道啊,沒聲沒響的,以為他早趕去貢院了……」

沒聲沒響的?

好像從她給他行針后,他就沒聲沒響的。

難道,他是暈針?

夜染摸了一下他的鼻息后,鬆一口氣,趕忙掐他的人中。

躺倒在地的少年,總算幽幽醒轉:「什麼時候時辰了?」

「過了丑時末,寅,寅時初吧1

「糟糕,完了1

那少年從地上猛的坐起來,怔懵道:「寅時了,寅時了,府城街的貢院是丑時末關門,早過了進貢院的時辰,完了,完了……」

這個時辰,又跟離叔廝殺過一局棋,夜染磕睡連連。

但被眼前這個少年一嚇,什麼磕睡都醒了。

她心虛的問:「那個,那個,你是不是,暈針?」

「是,我自小怕針,被針刺要暈……」

那少年像是這會兒才徹底緩過神來,突然以袖掩面,號啕大哭起來:「我家境貧寒,寒窗苦讀,只為了一舉高中,能奉養老母,上天為何待我如此不公?我不活了,不活了……」

好心救人,還救出問題來了!

誤了趕考,這簡直是了不得的大事,夜染深深的知道,秋闈對一個學子來說有多重要。

看著哭得抽不過氣來的少年,夜染一陣頭皮麻,哄他:「我這就讓車夫載你去貢院,興許還能趕上。」

「你少哄我了,貢院大門不是你家開的,州府的貢院丑時末已經關門了……」

夜染不說還好,一說,那少年哭得嗝氣,捶胸頓足哭得差點沒有暈死過去。

他的哭聲,在靜寂的寒夜裡,實在太滲人了!

不知道的,還以為少年被她強暴了!

夜染硬著頭皮哄他半天不成,訓斥一句:「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成何體統?那就等三年再考。」

那少年頓了一下,淚眼朦朧聳動著肩膀直抽氣:「你說得倒輕巧,我家境貧寒,家中老母整日做針線活供我度日,哪有錢銀隔三年再考?」

夜染一急之下,脫口而出:「我供你三年,供養你老母……」

「你說的可是真的?」

那少年睜大一雙淚眼汪汪的眼睛,可憐兮兮看著夜染,然後難過的搖頭:「誤了進貢院的時辰,我還是難過,你要帶我去喝酒吧?願買千杯醉,大夢一覺醒……」

突然撞上這等事,夜染也感覺蹊蹺,可少年那眼淚滔滔如江水,傷心欲絕的神情,一絲兒也不像做假。

夜染不搭話,他袖子一抹眼睛,又要哭上了。

這會兒,府城街的馬車已經消失一空,他一哭起來那架式,實在太嚇人了。

攤了這事,有什麼辦法,夜染只得妥協:「你別嚷了,我請你喝酒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