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789 透骨寒涼
小說:| 作者:| 類別:

1789 透骨寒涼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女生小說

到底為什麼,他在州府要避開她?

甚至她和月兒這麼思念他,受盡車馬顛簸之苦,只期盼著見到他,換來的,卻是他的欺騙。

他捂得再緊,鑽進袍隙內的涼風,也透進了夜染的肌膚,絲絲縷縷鑽進了心內。

那是一種從來沒有的透骨寒涼!

夜染不知道是怎麼回到馮府,甚至記不起他離開時,在她額上,臉上,唇上,深情的啄吻過。

她睜大眼睛躺在暖和的被子里,直到被子的溫度,將她的身體漸漸捂熱了,直到小月兒在睡夢中喃呢著翻個身,小手環在她身上。

夜染心內那種透心的涼意,才漸漸緩和了些,耳邊回蕩著在金鳳樓聽到的那些話。

「你敢騙染娘來金鳳樓,還敢將她灌醉?你乾的好事1

「你一向是個榆木疙瘩,不懂討女孩兒歡心,除了百里家那個妞兒,誰也瞧不上,好不容易看上一個女人,我這不是替你牽針引線嗎?我將人灌醉了,這麼好的機會,你不抓住,要將她抱去哪裡……」

那個騙她去金鳳樓的幽公子,到底是什麼身份?

她在內室時,聽到他喊殷天一聲兄長。

她記得,他是顧三娘唯一的兒子,也從來沒有聽他說過,他還有兄弟。

他為了她,怒不可遏的訓斥幽公子是真,她那時候裝暈,也能感受到他一身迸發出的幽冷氣息。

還有,從金鳳樓,他一路抱著她回馮府時,用袍子將她掩嚴實了,那種關切和愛護,也是真的。

再有,幽公子說他從來就是榆木疙瘩,除了百里家那個妞兒,誰也瞧不上。

那就是說,她是他在西陵州,唯一親近過的女人。

金鳳樓的女人,並不能近他的身!

或許,他躲著自己,是驍王交代的事情很重要,不便露面,也或許,他有什麼不得已的苦衷。

夜染睜大眼睛,看著晨曦的光透進窗口。

突然發現,她對他的相公,了解得還是太少了。

趁著來州府這個機會,他要好好查一下他的身世,既然殷老爺天生有疾,不能使女子懷上身孕。

那麼,他就不可能是殷老爺的種。

他到底是顧三娘跟誰的兒子?他有沒有兄弟姐妹?這背後,到底隱藏著什麼秘密?

「咯咯……」

月兒睜開眼睛時,是笑醒的,她咯咯笑著抱住夜染的手臂:「娘親,月兒昨晚夢見爹爹了。」

可憐的娃,她爹爹就在州府,卻騙她去了中州。

就算有不得已的苦衷,說清楚就是,為什麼要讓月兒的期盼落空?

夜染壓下心裡那絲怨氣,溫聲問小月兒:「月兒夢見爹爹什麼了?」

月兒甜甜一笑:「爹爹抱了月兒,親了月兒,還說不走,不離開月兒……」

觸上孩子天真無邪的笑,夜染心裡微微有些酸澀。

她親了一下小月兒的臉頰:「月兒還睡不睡?若是不睡了,娘親帶你去拜訪一個人?」

月兒眨巴著一雙大眼睛,好奇道:「娘親要帶月兒去見誰?」

「住在村頭那個殷爺爺,月兒可還記得?他是在州府當差的。」

夜染摸了摸小人兒柔順的髮絲:「來州府一趟,娘親帶月兒去看看殷爺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