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808 王者一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1808 王者一怒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羽林衛撤去,圍觀看熱鬧的百姓撤去,驍王府門口鴉雀無聲。

府中小廝早已拎了水桶來,沖洗著王府門口的血跡,這一切皆是靜寂無聲。

看著持劍站在驍王府門口,保持一個姿式數息的驍王殿下,顧總管終於忍不住出聲。

「小不忍則亂大謀!殺了柳如煙和傳旨公公,又斷公孫小侯爺一條手臂,殿下今日到底太過衝動了些。」

「本王並不以為如此。」

驍王的聲音有些落寞。

他殺了柳如煙和傳旨公公,又斷公孫昭一條手臂,並且牢牢的掌握了輿論。

但是,他卻輸了!

從柳如煙將染娘引到驍王府門口那一刻,他已經輸了。

就算握住了這一切,用殺伐破了公孫昭的詭計,又能如何?

這些,跟染娘比,不值得一提。

他沙啞著聲問顧總管:「越王足夠隱忍,忠於父皇,且沒有謀逆之心,最後結果如何?越王府被滿門屠盡,一雙世子至今流落在外。還有幽王,能支撐他的外族,都死在戰場上,又何曾對他有威脅?他將封地賜給幽王,牢牢掌住中州局勢,讓父皇疼愛的稚子,形同傀儡,又何曾顧念一點昔日情意?」

「還有,去歲驍王府那場大火,是怎麼回事,你我都清楚,要不是三娘以命護住本王逃過一劫,如今這西陵州安有驍王府在?」

他一氣呵成說完,語聲決斷:「既使本王什麼也不做,以他的心性,也不會放過驍王府。若非如此,又豈會有今日公孫昭拿著白綾和聖旨在驍王府門口逼迫之事?一退再退,尚且如夾縫中苟且偷生,男兒當活得肆意洒脫,本王如今是星兒月兒的父王,就算為了染娘和一雙孩兒,也無須再忍。」

「犯本王者,如同此樹1

他手上的劍向前一揮,劍光劃過之處,石獅子旁一棵大樹轟然而倒。

王者一怒,莫敢與之違!

顧總管知道,往後西陵州怕是更不安寧,卻不敢再開口說一句話。

那棵大樹倒下去時,殷管事看到此情此景,先是顫了一下,然後從心底深處,感受到了一種無窮的力量。

他追隨的主子,是真正的王者。

殷松在一旁小心提醒:「王爺,馮府那邊,還來得及……」

來得及嗎?

還來得及嗎?

龍胤天拔劍回鞘:「備馬,本王要去一趟馮府。」

等龍胤天趕到馮府時,馮夫人神色慌亂,正準備上馬車。

看到驍王殿下突然出現在府門口,馮夫人顧不上跪拜:「王爺,月兒,月兒……不見了……」

什麼?

月兒怎麼會不見了?

他心頭湧上一抹不好的預感:「染娘可回過馮府?」

「染娘,貢院第二場放考,染娘擔心陸俊,已經趕去府城街了。」

馮夫人心急如焚:「染娘走後,月兒好端端跟著我,我去灶房看給她燉的銀耳蓮子羹,她憑空在府里消失不見了,丫鬟前一刻還看到她,后一刻便不見了影子,馮府的每一處角落都命人找過,連荷塘的水也舀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