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826 偷著親過
小說:| 作者:| 類別:

1826 偷著親過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她記在州府那晚,他抱著她從金鳳樓回馮府時,訓斥幽公子的話,不像是做假。

他對她和月兒的緊張,是真的。

離叔也說過,她和月兒剛來州府那晚,他潛在暗處看著。

離叔還說過,那天晚上她從府城街回了馮府後,放心不下趕到馮府,看到一道身影從馮府掠出來,追到金鳳樓外,確定那人是月兒爹爹。

也就是說,月兒睡著了后,他暗中悄悄去看過月兒,難怪她從馮府醒來第二天早晨,月兒說昨晚做夢,夢到爹爹抱著她,說不走。

他到底因為什麼,要瞞著她,他其實沒去中州,還留在州府?

他到底因為什麼,要瞞著她,他是驍王殿下的身份?

還有柳如煙這個突然冒出來的妾室,又是怎麼一回事?

長夜漫漫,轉輾難眠!

第二天一早,夜染牽著月兒上了馬車。

夜染形容憔悴就不說了,連一向活泛的小月兒,也像霜打的茄子,一上了馬車,蔫蔫的坐在車廂內側抱著腿,一副小可憐的模樣。

一看她們這副樣子,夜離便知道,昨晚染娘一定有深思熟慮過。

「染娘……」

「離叔,我想清楚了1

不等他開口,夜染繼續道:「緣起緣滅,聚散離合,至少要一個說法,才會不留遺憾。他是我夫君,儘管他有事情瞞著我,對我的好卻是不假。我要找他問個清楚,究竟是為什麼?我要聽他一個解釋……」

這樣的結果,也在意料之中。

再說,小月兒從上馬車,看他的眼神特別奇怪,在小孩子的世界里,從他爹爹身邊搶走娘親的,大概都是壞人。

他是她們的親人,又何必來做這個惡人?

這世間情劫最難!

她和她娘一樣,是至情至性之人。

離叔無奈道:「罷了,回秀水村吧1

蜷縮在角落裡的小月兒,仰起小腦袋來,身子動了動,一直挪到離叔身邊,扯了扯他的衣袖。

「阿離,你不帶我娘親走了?」

「不帶1

離叔淺淺勾了下唇角,摸摸月兒的小腦袋:「你和你娘是阿離的親人,也是你爹爹的親人,只是你爹爹以後不許再欺負你娘親了,若是敢欺負,阿離會教訓他。」

「我爹爹很厲害1

月兒對自己的爹爹謎之自信,小人兒晃了晃小腦袋。

「不會,我爹爹不會欺負我娘親,爹爹親親娘親,娘親不生氣了……」

這個月兒,在說什麼?

在離叔一個長輩面前,說什麼親親,讓她的臉往哪兒擱。

夜染面色緋紅,急道:「月兒,胡說些什麼?」

「月兒沒胡說,娘親睡著了,瞧見爹爹偷親……」

觸上夜染尷尬的神色,小月兒像是被口水嗆到,咳了一聲后,含混不清的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說什麼。

還睜著一雙像黑葡萄一樣的大眼睛,眨巴眨巴看著夜染,然後,小小的身子挪啊挪啊,挪近夜染身側,突然攔腰抱上了她。

「娘親,月兒錯怪你不要爹爹,月兒……不該跟娘親置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