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834 腦子撞壞
小說:| 作者:| 類別:

1834 腦子撞壞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女生小說

這幾天飽受車馬顛簸之苦,這一夜,夜染睡得很是踏實,她是聞到大娘烙餅的香味醒來的。

她起來時,小月兒還睡得香甜。

夜染在她額上輕輕親了一口,穿戴好衣衫,想去灶房幫著大娘忙活,還想找阿柏商量些葯庄的事情。

一出屋門,見到車夫阿滿坐在屋外台階上,脊背挺得很直,像一尊雕像。

昨晚夜染回來,沒讓赤墨驚動已經歇下的大娘,讓他翻窗縱進屋,將大門打開進來的。

是以,阿滿這樣坐在屋外台階上,將早起的何叔和大娘嚇得夠嗆。

平白無故的,家門口怎麼多出一個陌生人?

大娘和何叔試著問他話,阿滿卻是盤腿坐在屋外台階上,一動不動。

在灶房幫著燒火的何叔,時不時探出頭來看看他。

這會兒,見夜染從屋內走出來,何叔驚了一跳,丟下叉火棍,拉著吳大娘跑出來:「染娘,你什麼時候回的葯庄?」

「昨晚半夜回來的,太晚了,沒有驚動何叔和大娘。」

「回來好,回來好,怎麼大半夜的回來?」

吳大娘驚喜的念叨了一句,指著台階上坐著的阿滿:「染娘,這個人是不是你帶回來的?一早坐在台階上,也不說話,你怎麼不給他安排個住處?他不會在屋外坐了一夜吧?」

昨晚阿滿說等離叔回來,一起歇下。

怎麼一早坐在屋檐台階下?

夜染問他:「阿滿,你怎麼在屋外守著?離叔將你趕出來了?」

別人說話,阿滿當聽不到。

唯獨夜染開口問話,打坐的阿滿總算站起來,轉過身朝夜染一福:「稟過少主子,主子昨晚離開回陶滇了。」

夜染之所以告訴離叔,夜紫芸被劫持走的消息,是因為在黑水寨附近的山脈,親眼看到夜離的身手,深不可測。

想著有他出手,夜紫芸的下落,一定能水落石出。

離叔也說過,將她送回秀水村會回一趟陶滇國。

沒想到,半夜就這麼走了!

夜染一時有些不舍:「他有沒有留下什麼話?」

「讓阿滿護著少主子,誰招惹少主子,揍他1

阿滿說完這句,默默的站在夜染身後。

夜染進灶房,阿滿就在灶房門口站著。

蒸饅頭出鍋了,吳大娘拿了一個饅頭遞給阿滿,他不接。

「阿滿,昨晚趕路,你沒吃過東西,先接著。」

夜染開了口,阿滿才接了饅頭往嘴裡塞。

吳大娘湊近夜染,奇怪道:「染娘,這個阿滿,怎麼喊你什麼少主子?這人好生奇怪,不會腦子被撞壞了吧?」

阿滿一口饅頭哽在嗓子里,冷看了大娘一眼。

夜染瞥見他的動靜,朝他看過去,阿滿忙低頭,繼續啃他的饅頭。

秋干氣燥,大娘一早烙了餅,蒸了饅頭,還煮了一鍋清熱降火的綠豆粥,夜染在灶房幫著忙活,一扭頭,阿柏含笑站在灶房門口。

「染姐姐車馬勞頓,怎麼不歇晚些再起來?」

他站在灶房門口,笑得如沐春風,笑意驅散了秋天清晨的寒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