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885 塵緣末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1885 塵緣末了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染娘,你竟一直瞞著我月兒爹爹的身份?」

蕭素荷看著夜染:「驍王妃,是不是素荷夠不上陪在你身邊,值得你信我?」

她說,有一事要怨她,夜染嚇了一大跳。

當初華興寺施粥時,出來搗亂的小乞丐,是阿柏和阿松,後來陰差陽差之下,她收留在了葯庄。

還有,唐雲哲。

唐雲哲差點害素荷丟了一條性命,卻最後會成了百草藥庄的大藥師。

她會不會以為,是自己算計於她,為了接近她,這些人其實都是她的安排?

其實這兩件事情,夜染一直想跟蕭素荷解釋。

但她在葯庄看過阿柏阿松,一臉平靜,並沒有多問一句什麼。

夜染以為,這兩件事情埋下了禍患,沒想到,她說的竟然月兒爹爹的事情。

她吁了一口氣:「就是這事兒啊1

「這件事情,我比你還惱,我朝夕相處的相公,竟是馳騁北疆戰場的戰神驍王殿下,我去了州府後,被人算計,才得知此事。」

夜染將在澤城時,龍胤天要回州府的事情說了。

她和月兒想念他,決定隨梧桐書院一起上州府去,泰安客棧的事情,還有柳如煙將她引去驍王府的事情,都細細說了一回。

連如何離開驍王府,包括離叔的身份,也沒有刻意隱瞞。

蕭素荷實在是感到意外:「染娘,沒想到其中這麼複雜?沒想到你的身世,竟與陶滇國有關係?還有,那月兒爹爹為何一直瞞著你?」

這事情,說來複雜了!

這是她藏在心底最深處的秘密,以素荷如今的柔弱,知道得越少越安全。

「聽說是玄誠道長卜了卦象,我和他之間極為坎坷,不透露身份才能化解劫難。」

夜染轉移話題:「素荷,你剛剛說怨我,我嚇了一大跳,我還以為,我收留了阿柏阿松,還有唐雲哲,你是在怨我,更有甚者,你懷疑一切是我指使,為了接近你。」

「染娘,你若真要害我,沒必要帶我走出蕭家深宅大院,也沒必要讓我爹和三哥在我身上費心思,我一點,我從來是信你的。」

蕭素荷問夜染:「染娘,只是為何唐雲哲會成了百草藥庄的大藥師?」

夜染於是將唐雲哲身世,細細說了。

蕭素荷終於明白過來了:「原來如此,唐雲哲和一禪法師身世竟坎坷至此,一禪法師和玄誠道長交好,說是皈依佛門,身在塵世間,到底還是要沾染凡塵俗事,一禪法師像是塵緣末了。」

這次蕭素荷的事情,一禪法師相幫,她和易朝陽才脫困。

他是佛門清靜之人,議論他到底不好,夜染忙岔開話題:「月兒爹爹雖砍掉了公孫昭一條手臂,但是素荷,他陰狠毒辣,像一條毒蛇,你還是要提防著他。」

蕭素荷一驚:「他不是已經落水了?」

「你以為,他落水了,當真就死了?星晷。功力尚淺,將湖中的怪魚引來撞船,也只能維持一柱香的時辰。而公孫昭身邊高手眾多,不乏懂水性的人,明天是梧桐島競價盛宴,往來船隻很多,他很快會得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