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1903 一條大蟲
小說:| 作者:| 類別:

1903 一條大蟲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女生小說

蕭管家答應,會替他們隱瞞島上莊子里的事兒,唐海和公孫昭長長吁了一口氣。

公孫昭長在公孫家,還是極懂得權謀之術,也是他被折騰了一整晚,又累又困,腦子已經混沌了,並不太好使。

須不知,蕭管家的確是答應了他們,會替他們隱瞞,但莊子里的農戶會不會說,他可沒保證。

還有蕭家的其它人,還有來島上參加競價盛宴的賓客……

參加了州府鄉試的學子,在初冬放榜前不用回書院,所以書院空置的院落,正要用來宴請賓客。

從小澤鎮到梧桐島,走水路只要一個時辰。

公孫昭和唐海,卻經歷了重重險阻。

從昨天落水到現在,他們沒有闔眼過,擔驚受怕、饑寒交迫的百般滋味,都體驗過了。

他們已經累得沒法思考這是不是一場陰謀,泡在浴水裡洗去一身臟污,換上乾淨的衣裳,一沾上蕭家的床,沉沉睡了過去。

蕭管家給夜染和龍胤天安排的院落,除了蘭園,是最好的一處園子。

一推開窗,山下的湖景盡收眼底。

由遠及近,泛黃的梧桐夜,被秋風一吹,飄飄洒洒。

夜染晨起倚在窗口,手上輕輕摩娑著一塊令牌,不知道想什麼想得入神。

這時候,一雙結實有力的手臂從身後環住她。

他頭抵在她柔弱的肩上,如清竹般的氣息直衝夜染鼻息,因為是晨起,他的聲音略略沙啞。

「為夫比不過這中州唐家的令牌?」

這不滿的口氣,是在跟一塊令牌吃飛醋?

夜染哭笑不得,推了推抵在肩上的腦袋:「我是在想,幽王從林渺渺身上搜出了這塊令牌,可見唐海只是中州唐家的傀儡。」

夜染拿手來推抵在她肩上的腦袋,龍胤天紋絲不動,反而握住他柔軟的小手,愜意的微眯著眼。

「你是在想,滅了中州唐家的,是公孫家還是皇上的勢力?」

夜染扭過身來,柔軟的手輕輕撫過他的眉眼,溫柔中帶了一絲俏皮:「驍王殿下,你是我肚子里的蛔蟲不成?」

「本王不是蛔蟲,是一條大蟲1

他這話噴在夜染耳邊,一陣滾燙。

昨晚他索取無度,今天一早起來,還精力如此旺盛,她這麼轉身,他摟緊了她,夜染感受到身下的變化,自是知道他話里話外的意思。

見懷中的人臉頰泛紅,成功捉弄了她的某王,在她額上輕輕啄了一口,這才正色道:「其實不難猜,公孫侯府不受父皇器重,卻韜光養晦,當初公孫老侯爺自請來西陵州剿匪,就是為了積蓄勢力,扶持一位沒有外戚的皇子繼位。當初的唐家家主心高氣傲,又怎麼會願意捲入這是非中?故此才有了滅門之禍。染兒,公孫侯府的勢力,遠不如表面上那麼簡單,不然……」

不然,龍胤軒不會在百里家的養女和公孫芷之間,選擇了後者。

當然,這話他埋在心裡,深深看了夜染一眼,沒有往下說。

夜染卻感覺有一盆冰水潑到了自己身上,心裡泛起陣陣寒意。

本書來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