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2378 是酸是苦
小說:| 作者:| 類別:

2378 是酸是苦

小說:農醫悍女:傲嬌夫君,太會撩| 作者:青睞| 類別:

林掌柜和雲顏去前邊診堂忙活了,夜染收拾了一下準備去見一個人,一打開屋門,便見阿滿坐在牆頭,拽著李樹一顆李子往嘴裡啃。

阿滿一個粗漢子,咬這麼酸一個李子,連眉頭也不蹙一下,夜染都替他覺得酸。

「不酸嗎?」

「酸?」

阿滿將咬了一口的李子,隨意往院牆下一拋:「不酸,是苦的。」

這樹李子夜染挑了一個半紅的摘下來吃過,酸得舌頭打結。

她問阿滿:「怎麼會是吃苦的?我嘗的時候是酸的。」

阿滿並不答她的話,坐在院牆透過樹隙往街邊張望。

很快,驍王要從北疆班師回京了。

有驍王守護她,不用他再護著。

他沒有什麼用處了,如何能不苦澀?

所以,李子是苦的。

這個女人哪裡又知道,他心裡是?

過了少頃,他扭過身來,一躍縱下了牆頭:「公孫侯爺在這兩天解押出京,明天我要出京替你辦事,少主子要去哪兒,阿滿陪著你一起去……」

天色越來越暖和,晴空萬里,陽光燦爛。

但鳳棲宮的公孫芷,卻沒來由感覺心內一陣虛空,似乎有什麼重要的東西,一點一點從她身體的抽離了。

一杯熱茶下肚,她還是禁不住打了個寒顫:「薏兒,天氣怎麼這麼冷?」

「娘娘,哪兒冷啊?」

薏兒抹了一下危骸骯兩天便是五月初五了,天氣愈發悶熱,奴婢給娘娘沏了杯熱茶,弄得一身是汗。」

公孫芷一仰頭,看到了薏兒額的汗珠。

看薏兒的樣子,好像很熱,可她卻冷得一身發顫。

近來嬤嬤千叮呤萬囑咐,說她懷著身孕要保重身子,她母親公孫夫人那會兒懷著她時,身子發虛,總容易看見不幹凈的東西。

這後宮死了多少人,又有多少不幹凈的東西?

公孫芷想到死在鳳棲宮的百里青黛,頓時感覺身一陣惡寒。

「許是我爹今日要被押解出京,南疆路遠,經此一別,不知何時才能相見,一想到公孫家如今只有一個撐不住侯府的庶弟,我身子虛得很。」

公孫芷站起身來,讓薏兒扶住他:「尤管家送我父親出京,說回了侯府,會讓李蕭蕭入宮稟報一聲。她這個時候怎麼還沒入宮來?你將我的剪子拿來,扶我出去晒晒太陽。」

鳳棲宮的園子里陽光明媚,沐浴了陽光,園內的刺玫開得格外燦爛奪目,那紅艷艷的顏色,像極了鮮紅的血。

公孫芷被那抹刺眼的紅,晃得一陣頭暈眼花,手的剪子一抖摟,嚓一聲,主枝一朵刺玫應聲而折。

她看著掉在泥地那朵刺玫,失落的喃喃出聲:「本宮不是要剪這一枝,陽光晃花了本宮的眼……」

薏兒扶著她一臉關切:「娘娘身子發冷,在陽光下曬著又頭暈目眩,會不會是昨土梗顆婢這讓人去請太醫來給娘娘號個脈。」

薏兒剛要譴了小魏子跑一趟太醫院,尤嬤嬤進來稟報。

「娘娘,李蕭蕭入宮了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