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藥劑師的修仙生活>第五百三十四章 要獎勵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四章 要獎勵么

小說:藥劑師的修仙生活| 作者:茴音| 類別:同人競技

拍賣很快便開始了,眾人開始競價,場面十分熱烈。

可陶紫幾個,顯然更關心那月眠的結果。

翹首以盼。

地下拍賣會,自有一套成熟的運作體系和能依仗的高階修士,這等情況下,對於一個凡人孩子來說,莫說是救人了,就是保全自己性命,逃走都是難於登天。

可沒成想,他成功了。

陶紫幾個只看到,參加拍賣會的修士,漸漸陷入昏睡,褚流風衝進拍賣會,將月眠救走。

這都能成功?不知道是他手段確實不凡,還是說……運氣好。

區區一個凡人孩子,怎麼哪裡會有這種手段?

褚南天他,到底是什麼人?

彼時,月眠還沒有被拍賣出去,拍賣行還不敢隨意在她身體里種下禁制,畢竟她當時還沒有入道。

稍微厲害些的禁制,對她來說都太霸道。

所以,她確實算是全須全尾的被救走了。

從此,她對褚南天死心塌地,成了他第一個紅顏知己,從不離棄。

之後,褚南天像是主角光環附體,如有神助,隨便走到一處,都能有奇遇,而且多次歷經生死,但總能化險為夷。

如此,憑藉其參差不齊的五靈根,竟然也在三十年內,築基了。

再往後更是收攏小弟,遍嘗天下美人,更在百歲之前結丹,一時間揚名天下。

這個「天下」,陶紫喃喃道,還有那個「江平城」……

「怎麼了?」褚琰問道。

他們現在的狀態很奇妙,如同魂體一般,遊走於旁人的記憶世界,他們失去了觸覺、嗅覺、味覺,只有聽覺和視覺,而這世界不是別人的,正是那個褚南天的。

「我是覺得江平城有些熟悉……似乎在哪裡聽過……」陶紫道。

辰華界中大大小小的城池不計其數,即便是修士,也不一定花心思一一計數。除了大型的城池,類似這種中小型城池,更是千奇百怪,名字也多有相似。

而江平城就名字而言,只是稀鬆平常,所以陶紫有些不確定……

「江平城……」卓清波叫道:「是不是臨近嘉個湖的那一個?好像是天樞宮治下,我曾經隨師尊路過一回!」

陶紫眼睛一亮:「正是1

當初張瑩瑩被困,陶紫連續五日五夜趕路不停,終於奔赴到裕台鎮。而裕台鎮是合虛宗最南兀再往南,過了嘉個湖,就是天樞宮的屬地了。

嘉個湖她沒有過,但是湖對面的幾個城池,她總是聽說過一二的,江平城可不正是其中之一?

「如此說來……」褚琰眉眼一亮:「這個修士……極有可能是我辰華界中人1

「褚南天……南天……」一個大膽的猜測呼之欲出,眾人倒吸一口冷氣,莫非那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不聞老祖沈南天?

可這個明明姓褚的,姓氏不同……

幾個一邊尋思一邊繼續往下看。

此時的褚南天雖然依舊是個散修,但卻已經有了金丹後期的修為,可他一直沒有道號。

直到結嬰后,他才在海上尋了一處面積較大的島嶼,作為自己的洞府。又在島上蓋滿高樓,遍尋天下珍禽異獸,攜美同祝

這時,他已經有了九名妻妾,沒有名分的紅粉知己更是遍布辰華各地;而他本人,也更名為沈南天,對外號稱不聞,表示自己徹底隱修起來。

若干年後,已經化神的不聞道君才重新橫行於世。

陶紫幾個看的如夢初醒,原來竟是這般,難怪不聞道君的事被傳得神乎其神,但前後出入極大。

想必正是他前後更名又隱修的緣故。

可他隱修這段時間,都做了什麼?

還有,他為什麼要改姓?

太多信息需要消化,眾人良久不語。

「嗤!裝模作樣的一群小兒0隨即那個將測靈尺收走的聲音再度響起。

無人不警鈴大作。

「這裡是什麼地方?「卓清波問道。

「呵呵,是什麼地方?你們心裡還沒個數么?」這聲音一點也不像是以為德高望重的老祖,反而極其陰鷙。

「這裡真的是前輩的碣秘境?「

「哼,明知故問,該罰1

人沒出現,聲調一厲,方才不過問了個問題的卓清波就消失在眾人眼前。

她去了哪裡?遭受的是什麼懲罰?

鍾媛瓊躲在自己師兄的身後,悄悄的伸出手,拉住了陶紫。她也是會怕的。

死在比斗場上好歹算是光明磊落,但若是像那卓清波一樣,就不划算了。

雖然沒有驗證,但在他們心裡,卓清波怕是已經凶多吉少。

所以,他們不敢再說話,那個聲音便沒有再度響起,周圍也沒什麼變化。

不知道過了多久,待眾人想要稍稍舒口氣的時候,那個聲音又來了。

「還算是有點耐性。」

六個人站在原地,依舊不敢說話。

他們之前是在這人的記憶里,又窺見了他最落魄的時候,乞討還算生活所迫,但少小性淫總是不容辯駁。這等不算光彩的事,誰會願意被旁人窺見?

難道這便是離開這裡的人,沒有一個能記住不聞老祖的原因?是不聞有意抹去了這些人的記憶?

這裡不是他的領域么?若是他不想,自己幾個又怎麼能看到這段過往?

「蘭蔚城選上來的人,是一個不如一個了……」

陶紫覺得自己全身冰冷,這語氣不是惆悵,只有冰冷,甚至不滿足。

不滿足於什麼?

傳聞中的碣秘境,寶物眾多,幾乎遍地是寶,每百年能進入此境的只有最後奪得蘭蔚大會各項比試魁首的八人。

當然來的時候是八個人,能回去一半就不錯了。但活著出去的這一半,無一不進階神速,只是,他們離開秘境之後,雖然所悟所得還在,但是與不聞道君的經過大多數都不記得了。

然而,只要所得所悟還在,其他的又有什麼關係。

化神老祖是什麼人?怎麼能甘願自己的面容和手段隨意給晚輩窺視。

更因為出來的人,不記得不聞道君的音容笑貌,所以關於他的傳聞才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傳奇。

傳聞中,不聞道君是及其和藹的,答疑解惑、滿足願望,簡直像是故事中許願燈一樣的存在。

可眼前這個,分明不像。

他們這裡一共有七個人,除了鍾媛瓊、卓清波和陶紫算是已經塵埃落定的魁首,褚琰和司逸幾個可都還不是,而梁慕予根本沒參與任何比試,風煦更是個魔修。

所以,這次不僅人數不合常理,進來的人,也是隨機?

見幾個一言不發,那聲音冷冷道:「說吧,你們想要些什麼獎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