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藥劑師的修仙生活>第五百八十八章 程隱程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八章 程隱程岸

小說:藥劑師的修仙生活| 作者:茴音| 類別:

程岳,恐怕是真的得了失心瘋。

陶紫一直都在王碧筠的身體里,伴隨著王碧筠的出生、長大,被程岳劫走。

她能清楚的感受到王碧筠的所思所想、冷暖饑飽,但卻無法和王碧筠有任何溝通,更無法主宰王碧筠行事。

開始,陶紫是有些怕的。

她是一個獨立的人,一個修士,怎麼能夠輕易的就泯滅在天地之間,成為了誰都不知道的存在呢?

既然什麼都做不了,她存在的意義又是什麼呢?

她一直不明狀況的陪著王碧筠長到六歲,然後,她見到了年輕時候的程岳。

當王碧筠睡的香甜,無知無覺中,被程岳采血測資質的時候,天知道,陶紫有多著急。

可是再急,她也做不了任何事。

她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小的王碧筠被抓走,從溫暖的父母懷抱,到了程家村這個狼窩。

現在,她見到了程隱,連程家墳墓上,都沒有立碑存墓的名字。

可是,這個人,好熟悉。

看著王碧筠在程隱懷裡睡去,看著一動不動,連眉頭都一刻不松的程隱,陶紫的心,忽然酸酸澀澀起來。

為什麼會這樣?

老蛟的藏寶室,如何能通往遠在萬魔之淵底下的隱村?

這個程家村,到底是不是後來的隱村?

這個程隱又是誰?為什麼會給自己這樣的感覺?

程隱,就像是她的親人。

自己,是不是一直處在一個巨大的幻境之中,可眼前這一切,又如此的真實。

原來,自己竟然一直還記掛著萬魔之淵么?

天微微亮,程隱抱著王碧筠坐了一夜,剛要睡著,王碧筠又醒了。

她揉揉眼睛,哼哼道:「娘,我要吃鹿肉……還要梗米粥……」

咕咕,咕咕咕咕,王碧筠捂著咕咕叫的肚子睜開了眼。

看清眼前的茅屋,看看程隱,又想想他說的狼,王碧筠癟癟嘴:「大哥哥,我真的好想吃肉啊1

……

雙眼烏黑,想睡不能睡的程隱,點點頭:「你乖乖呆在這裡,不許離開,我出去給你找肉。」

「好!我保證乖乖的,爹爹留的功課還沒有完成,我正好溫習一下,等著大哥哥的肉回來。」

程隱摸摸她的腦袋,深吸一口氣,推開了茅屋的門。

這是程隱自八歲以後,第一次主動離開這個茅屋。

原來還有一個不會說話的程豈的照顧自己,三年前,他也死了。

那個可恨的人不知道,程隱的記性特別好,除了襁褓之中,幾乎是一歲多之後,就開始記事了。

所以那個人讓程隱躲在茅屋裡,他便沒有再出來過一次。

含著怨、憋著氣,卻清楚明白,即便走出這間屋子,也走不出這個村子。

程豈不會說話,教給程隱的東西卻不少。

那個小女童說要吃肉,可程隱記得過去的事,唯獨忘記了肉的味道。

他很小時候,就靠辟穀丹活著。

但想一想,那個小女童其實比自己還要可憐,看她的打扮和一身嫩肉,想來也是嬌生慣養長大的,沒想到有一天會禍從天降,被那人抓來。

等著她的,不僅是遠離父母的苦難,還有要成為祭劍的亡魂。

那個人,似乎一直在選人生祭。

想到這裡,程隱心中恨意再度升起,,真是壞事做盡,喪盡天良。

他囚禁自己,是為了更好的為小岸鋪路,尚算情有可原,可是對於那些無辜的孩子呢?

程隱顯然忘記了,他這一年,也只不過十一歲,也還是個孩子。

氣沖沖的走到那人的居室,程隱又有些猶豫了,自己這樣,問那人要肉吃,會不會暴露了那個小丫頭?

自己怎麼就忘記問,她是從哪裡逃出來的。

他在門口徘徊,然後被人一把拉住了胳膊。

「你怎麼敢出來?」程岸一把將程隱拉到自己身前:「他又外出了,短期內不會回來。」

程隱不自覺的鬆一口氣,雖然恨他,但也畏懼見到他。

他跟著程岸躲進了一間不知道是誰的屋子:「你說的那個小丫頭,昨晚跑到我那裡去了1

這間屋子布置的不算豪華,一應事務卻應有盡有。硯台、筆洗、典籍、劍譜……每一樣,都是程豈告訴過他,但他從來沒有見過的東西。

程隱自覺一一都對上了,他沒有弄錯。

見此,程岸心裡不是滋味,他是六歲之後,才知道自己有個哥哥,可是能為他做的竟然少之又少。

「你等著,我去弄肉來。」

此時,救了村外人、引狼入室的程嵐,還沒有出生,那劍還沒有鑄好,程家村的族長家中,也沒有多餘的人口。

程嵐的與程隱程岸並非同母,程隱和程岸的母親,早在生產之際,就死了。

如此,程岸想偷偷弄些肉出來,並不算困難。

半個時辰后,他和程隱一起將燉好的肉端到了茅草屋。

王碧筠一下子沖了過來,見到一盆肉,根本顧不上與人招呼,也不管手臟不臟,直接就以手抓起一塊,填到嘴裡。

那肉足有她拳頭大小,她連著吃了三塊,才用油汪汪的手抓起一塊肉:「謝謝大哥哥,你也吃1

「哎?兩個哥哥一模一樣,可是這個才是我的大哥哥。」

她十分堅決的將肉給了程隱,程隱面色微紅,程岸搖頭失笑:「這也是我的哥哥。」

「大哥哥,你怎麼不吃?」王碧筠摸摸總算被犒勞了的肚子,又拿起一塊肉。

程隱點點頭:「我吃。」

看著三人吃肉的陶紫,心中那股酸澀的感覺再也壓抑不祝

王碧筠是誰,程隱程岸又是誰?

當年在萬魔之淵下的劍冢,她心頭也有些難過,可那都不是來自於那頭夔的長骨么?

難道還有什麼別的東西,被自己忽略了?

這個王碧筠,也是單木靈根,莫非這也是自己與她之間的緣分?

可天下的木靈雖然稀少,也不是只有自己。

「哥。」程岸喚了聲。

「嗯?」程隱抬頭。

程岸默了默,其實,他想問,娘是不是留下了一盞燈,可看著明顯有些開心,不再對自己惡狠狠冷冰冰的程隱,他又開不了這個口。

自己什麼都得到了,哥哥卻只得到了一盞燈。

如此,不問也罷。

他清淺的笑笑:「我是說,你常年不吃肉,一下子吃太多,可能不太好克化,這幾日,爹不在家,我偷偷再給你送些1

程隱點點頭,將手裡的肉放下。

王碧筠用油汪汪的手摸摸小肚子:「小哥哥,你說的對,我娘也總這樣說,我現在覺得肚子有點痛,是不是就是不克化了……」

程岸:「……」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