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囂張鬼醫妃,邪王請乖乖>第65章 千鈞一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65章 千鈞一髮

小說:囂張鬼醫妃,邪王請乖乖| 作者:佟心| 類別:

「小姐,你快……快跑1宋嬤嬤死死抱著那蒙面人的腿,口中溢出了鮮血。

「你個死老婆子,滾開1

那蒙面人厭惡的一聲,抬腿就將宋嬤嬤踢開,手起刀落狠狠又砍在她背上。宋嬤嬤再也支持不住,倒了下去,掙扎了兩下就不動了。

「奶娘!奶娘1洛青鸞看的肝腸寸斷,奶娘,她的奶娘……

為什麼,她為什麼會遇到這樣的事?眼睜睜看著自己最親的人慘死眼前,卻束手無策。這時候,她多恨自己沒有武功,空有一身醫術卻沒有半點用。

蒙面人獰笑著越走越近,看洛青鸞面色慘白的站著沒跑,他還以為她嚇傻了,冷笑一聲再次舉起了刀。

「要怪就怪你得罪了人,死了也不別怪我,冤有頭債有主,你找閻王老子問去吧1惡狠狠的一句話后,刀光一閃,洛青鸞眼神一凜,拚命閃開,立即朝對方射出一枚銀針。

「嗯……」那蒙面人一頓,立即注意到了什麼,伸手從身上捏起一根針,正是剛才洛青鸞射出塞頓時殺機一閃,冷冷道:「敢耍花招?」

不好,對方竟然能夠擋得住她的銀針刺穴,看來身手不簡單。

不可能有近距離刺穴的機會,遠距離卻因為她沒有內力,只能利用特殊手法勉強試試,果然失敗了。現在並不是哀傷認命的時候,洛青鸞想都不想,轉身就逃。

她要活下去,她要給宋嬤嬤報仇,她要找出幕後之人!

拚命的狂奔,根本沒有管地上凹凸不平,可洛青鸞再是比一般女子好一些,但終究敵不過男子。何況她一身長裙,根本不方便行走,身後的衣袂響動已經清晰入耳,那蒙面人猶如貓戲老鼠般,不緊不慢的跟在她身後,一點點逼近,就像存心要看她嚇破膽的狼狽樣。

腳下一絆,洛青鸞噗通一聲摔倒,隨即自己的裙擺被人踩住了。

「臭丫頭,你跑啊,我看你能跑到哪兒……呃……」

話沒說完,一聲怪異的聲音傳來,蒙面人雙眼陡然凸出,像是發生了什麼驚愕的事。洛青鸞一怔,就看他身形搖搖欲墜,伏地倒了下來。

在他后肩頭上,赫然一個血洞,觸目驚心。

就在這蒙面人痛苦呻吟的時候,遠處一陣急掠的聲音傳來,七八個勁裝的護衛沖了過來,將洛青鸞和蒙面人團團圍住,馬蹄聲由遠及近,如此清晰醒目。洛青鸞轉頭一看,一匹渾身漆黑的駿馬朝這邊疾馳而來,馬背上的人影越來越清晰。

納蘭夜!

他面色清俊,渾身釋放著強烈的冷意,衝到洛青鸞附近,他一個矯健的動作翻身下馬,大步走到洛青鸞面前。看了看周圍,他臉色越發深沉了,皺眉道:「怎麼會弄成這樣?」

他竟然來了?

雖然洛青鸞很意外,但也知道自己安全了,猛地想起什麼,她朝宋嬤嬤倒地的方向跑了過去。即便已經有預感了,可當洛青鸞看到撫養自己長大的奶娘已經徹底沒了氣息,她還是忍不住渾身冰涼。

奶娘為了救她,被人殺死了!

到底是誰,是誰派來的這四人?

滿心的傷痛刺激的洛青鸞根本哭不出來,她現在只有一個念頭,一定要查出幕後之人。

奶娘的事自有納蘭夜的人處理,洛青鸞一言不發的跟著納蘭夜回到京城。一路上,無論納蘭夜怎麼問她,她也沒有開口,既沒有說自己為什麼要出城,也沒有說自己遇到了哪些事。

還有兩個蒙面人沒有死,她會從他們口中詢問出來的。

……

華燈初上,夜幕降臨,等洛青鸞清洗換衣之後,她並沒有回去將軍府。

第一次來納蘭夜的楚王府,若是換了個時間,她或許還有心思慢慢欣賞,挑刺一番。可今晚,她只有一個念頭,儘快查清楚事實。

讓伺候自己的丫鬟去叫納蘭夜來,片刻,納蘭夜來了。

「今天你受驚了,我已經派人去將軍府給你爹說了,說皇後娘娘留你在宮裡,不回去也無妨。你如果累了就好好睡一覺,明天就好了。」還以為洛青鸞是擔心這事,納蘭夜一來就安慰她道。

「那兩人呢?」洛青鸞冷聲道。

「什麼?」一時之間,納蘭夜還沒有沒反應過來。

面上一片寒霜,洛青鸞一字一句道:「我問你,帶回來的兩個人呢?」

還以為她要問什麼,原來是這個事。

並不想她再操心這些,終究是女孩子,納蘭夜也已經知道,死的那個老婦人是她的奶娘,無論洛青鸞多傷心難過,他都能夠理解。

「別傷心了,我的人正在審問,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我會幫你調查出來的。」說完,納蘭夜吩咐人端來一些飯菜,還冒著熱氣,顯然是剛讓人做好的。

「先吃點東西吧,不要餓著了。」他放輕了聲音,顯露出一絲溫柔。

洛青鸞坐在臨窗的桌子前,從回來到現在,她幾乎就沒有一句多餘的話。與往常的巧笑倩兮,伶牙俐齒完全不同,她彷彿變了一個人,臉上再沒有一絲笑意,反而透著一股冰寒。

不知為何,看見這個樣子的她,納蘭夜很覺得心疼。

這個丫頭一直就是活蹦亂跳的,就算是最初見她在水池邊,那雙眸子中也充滿了靈動。可是現在……渾身的黯然,傷心,後悔……他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她,猶如受傷的小貓,帶著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氣息,任何人都無法靠近。

這怕她已經餓了,可就是不吃飯,納蘭夜輕嘆一聲,將面前的碗筷推到洛青鸞面前,還給她夾了一筷子菜在碗里,柔聲道:「我知道很難過,可是人死不能復生,你要堅強一些。聽話,先吃飯好不好?」

桌上擺著四五個菜,一看就知道是精心準備的,可洛青鸞沒有半點胃口。

彷彿眼前還浮現著奶娘被殺的那一刻,鮮血從她身上冒出,她不管不顧,只抱著那蒙面人的大腿,讓她快逃。

奶娘……這個除了黛月之外,對她最好的人,從此以後她再也看不到了。

如果不是奶娘幫她調查這件事,就不會出事了。洛青鸞緊緊的握住了手,不管是誰,她一定會為奶娘報仇的!

「想什麼?」見洛青鸞半天不說話,納蘭夜越來越不安了。

他發現自己開始在乎這個丫頭了,這種感覺很特別。

今天一聽到她和下人出了城,他立即就派人跟上。可到後來,他心裡越來越不安,總覺得有什麼事會發生,以至於心神不寧,坐立不安,所以他放下一切事情,急匆匆趕到城外。

幸好……

若不是他這個決定,可能他真的再也看不到這丫頭了。

一陣慶幸和后怕,即便現在洛青鸞已經安然無恙的在他眼前,可納蘭夜依舊擔心。雖然沒有受傷,可看她這個樣子,只怕是被嚇壞了,平時她再怎麼胡鬧,可終究是個女孩子,一旦遇到這種危及生命的事,她終究還是害怕了。

擔心她餓著,也擔心她真的嚇壞了,納蘭夜乾脆端起碗,準備喂她。

「王爺1正在這時,手下推門進來了,抱拳行禮道:「那兩人怎麼都不肯招認,骨頭硬的很,要不要……」

後面的話沒有說出來,但納蘭夜明白,手下是來請示他,要不要嚴刑拷問,動用那些特別手段。想了想,他正準備開口,一直沉默不語的洛青鸞站了起來:「帶我去看他們。」

「這……」手下不知道如何接話,為難的看著納蘭夜。

「你去看什麼,那些地方不是女孩子應該……」

「我說,我要去1

洛青鸞冷冷的出聲,語氣不容置否:「納蘭夜,你的人問不出來,我要親自問。」

看著她清冷卻又堅定的樣子,納蘭夜這才發現自己感覺錯了。她並沒有害怕,也沒有彷徨,眼中只有一片果決,還有一閃而過的狠厲。

他忽然好奇起來,她一個女子,難道還有什麼辦法拷問這兩人嗎?

沒有再拒絕,納蘭夜起身,洛青鸞默默的跟著他身後,從王府中的囚牢所在進去,穿過點燃火把的通道,終於來到了刑室中。

牆壁上掛滿了各種刑具,斑斑血跡已經變成了黑褐色,空氣中透著一股腥臭和發霉的錫中間有個燒熊熊炭火的爐子,裡面一柄烙鐵已經通紅。

若是換了一般人,別說女子,就算是成年男人,看了這些只怕也會渾身不自在,膽小的還會渾身發抖,可洛青鸞彷彿根本沒有看見這些,一進來,她就只盯著綁在柱子上的兩個黑衣人。

兩人臉上的面罩已經沒了,面容看起來很普通,丟入人群中也不會有半點注意的類型。只是二人的眼神有別不同,冷漠的殺機,看不到半點人性,額頭上布滿了汗珠和血跡,卻依舊咬牙冷笑。

「王爺1一看納蘭夜到來,刑室中的手下紛紛行禮。

「你們讓開。」納蘭夜吩咐。

洛青鸞的目光落在兩個渾身被打的皮開肉綻的黑衣人身上,臉上卻沒有任何錶情。看不到害怕,也沒有緊張,惶恐,有的只是平淡,淡漠到讓人看不出一絲溫度,彷彿她整個人都沒了感情。

這丫頭,來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