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星際萌商時代>第289章:多吃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89章:多吃點

小說:星際萌商時代| 作者:愛喜婉| 類別:武俠修真

自從穿越到這裡,她受到的大多都是讚美和驚嘆。

驚嘆她的天賦,驚嘆她賺錢的本事。

但這次訓練,寧之讓她深深的認識到:

她擁有的這一切優勢都是理所應當的,沒有什麼值得驕傲自豪的。

因為她要面對的是比她同齡人要面對的困難危險可怕一萬倍。

沒有可比性。

而她卻在心中沾沾自喜了

想到這裡,她忽然就明白了寧之的用心良苦。

md

再怎麼良苦用心,吃她的果子,還來挑釁她,就太無恥了。

她「噌」的坐起來,還沒來得及感慨自己恢復得真快,一點疲憊感都沒有了,

就聽到室外傳來寧之一如既往的低沉嗓音:

「起來了就出來吃飯,吃完飯早訓,然後去上課。」

早訓??!

去特么的愛情!

曲奇打定主意死都要死在被窩裡,堅決不接受早訓。

事實證明,在寧之面前

一切賴皮耍混都是沒用的。

該早訓還是得早訓。

兩千五百米負重跑,負重的包裹裝的還是她的早餐!

非常沒有人性。

寧之的原話:「你吃多少,背多少。」

曲奇當機就撲上去在他下巴上咬了一口。

他又不是不知道,她早餐要吃四人份的東西,還要再加一杯一升高蛋白飲品,才能基本支撐到中午飯點。

這不是存心搞她嗎?

被咬了一口的寧之,大手一揮,又塞給她一罐三斤重的牛乳,笑道:「多吃點。」

…………

曲奇以為上學后,寧之就能放她一馬了,

她錯了。

為了能方便訓練,曲奇退宿了,改為走讀生。

為此鍾小軟還跟她鬧了一陣。

洛斯塔也來勸過她好幾次。

雲懌,於釗,楚子豪幾個輪流來給她做思想工作。

曲奇都一一婉拒了。

雖然每次嘴上說著討厭訓練,討厭寧大魔頭

但每次她都會堅持下來,不論多扯淡的歷練,她都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完成。

她希望自己學有所成,希望在月底,寫生課前的考核中,取得一個好成績。

前往外星曆練的寫生課都是要經過考核的,天賦等級不合格的學生是不允許參加的。

雖然這個考核對培養專業的要求不高,畢竟他們就是去覺醒培育師天賦的,對體術不是很看重。

但曲奇還是覺得,自己雖是培育專業的,但不能按培育專業的要求來要求自己。

不然,她當真對不起寧之這一番用心良苦的教導。

之後的小半個月里,曲奇過著兩點一線的生活。

白天上課,放學的時候和寧之一前一後回家。

回到家,就收拾東西前往下一個歷練地點。

整整十天,曲奇每個冗長的夜晚都是在克服恐懼中度過的。

寧之帶著她去了各種各樣奇怪險峻的地方,例如「魔鬼之舌」,就是一處活火山的山口,一不小心就會葬身火口。

還有什麼「極靜之地」,一個異常無聲無息的恐怖世界。

曲奇愣是在裡面,沒有任何電子產品,獃獃的干坐看兩天。

那每一分每一秒的煎熬,事後想起來,曲奇還是渾身難受,猶如被人挖了心臟。

從「極靜之地」出來后,什麼黑暗,密閉恐懼症全都滾蛋了。

「亂蟲冢」,顧名思義,就是各種各樣,應有盡有的噁心蟲子屍體堆積在那裡。

那天,曲奇從自己的領口扯出一條半死不活,渾身滲著粘液的白色大蠕蟲,再面不改色的捏死後,她再也沒怕過蟲蛇了。

……

6月11這天,寧之告訴她今晚不用歷練了。

因為膽量與恐懼的初級篇已經結束了。

給她緩口氣的時間。

曲奇看著精神力和體術測試儀上的等級顯示,一時間不知道該做何感想。

精神力22級瓶頸,與23級僅一步之遙。

體術四段巔峰。

這個天賦成績,即使放在機甲系,那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放在培育系……

曲奇已經遠遠甩他們幾條大馬路了。

中午,曲奇照常和鍾小軟兩人去食堂吃飯。

吃到一半的時候,莎蔓突然面色一面,驚叫了一聲。

半個食堂的學生的目光都被引了過來。

鍾小軟被嚇得從凳子上跳了起來:「?怎麼了?怎麼了?」

「好,好……大一隻蜘蛛在你后膝蓋上。」

莎蔓驚恐的指著鍾小軟道。

一向糙漢子的鐘小軟都僵住了。

端著盤的女生路過,看到她腿上掛著的那隻拳頭大小的蜘蛛也都尖叫一聲躲開了。

不怪這些學生這麼膽小,

實在是,這隻蜘蛛長得實在太丑,太人了。

成年人拳頭大大小,全身黑黃色,腿上和身上全是肉眼可見的噁心容貌,

更可怕的是,它有兩雙疊在一起的多瞳孔眼睛。

讓人看上一眼就汗毛倒立。

凡賽森見鍾小軟整個人猶如一根直挺挺的木樁子一樣僵在原地,一動不敢動,臉色的血色都退下去了。

他還是第一次見這個男人婆露出這種表情,一時間大感痛快。

這隻重眼巨蛛是他三星級的異獸,是他考中深海一中后,他父親在異獸中心給他買的。

凡賽森從小就喜歡蜘蛛和甲蟲,覺得越是醜陋的東西,越是強大讓人忌憚。

果不其然,但凡見過他異獸的人,都很害怕。

凡賽森雖然考上了深海一中,但在高手天才如雲的深海一中,他只能墊底。

因此,初中時那些優越感,在考上高中后蕩然無存,

不優秀,不帥氣,喜歡的女生看不上他。

直到有一天,那個女生看到了他的蜘蛛,嚇得花容失色,凡賽森才找到了一點存在感。

於是乎,從這一天開始,他就跟染上毒癮一樣,開始用這種方法嚇唬女生,

凡賽森總是能從這些人害怕的眼神和驚恐的驚叫聲中,體會到詭異的滿足感和成就感。

他其實很早就聽過鍾小軟的大名,聽別人說她是一個能頂兩個男人的女生。

凡賽森就想著,這樣的女生會害怕蟲嗎?

哈哈哈,今天一見,果然是女生都怕蟲!

他越想越興奮,看著鍾小軟驚恐的表情,也越來越激動,「小蛛,爬到她脖子上去,哈哈哈,看她叫不叫1

重眼巨蛛聽到主人的命令,一路向著鍾小軟的脖子爬去。

「啊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