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穿越七零俏軍嫂>第236章 驚喜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236章 驚喜

小說:穿越七零俏軍嫂| 作者:珠燈| 類別:女生小說

江筠的說辭不夠有力,態度有點閃爍。

「小筠,你的顧慮,除了老江,還有誰啊?」陳忠多厲害,一眼就看出江筠沒說出來的猶豫:「老江這幾天也要回部隊來補辦手續,要不,你等老江過來,你們爺倆再商量商量?」

江筠知道適可而止才不會堵死自己的路,也就不再堅持表達自己的想法,乖巧的點點頭。

想到就要見到江永華,父女三人即將團聚,江筠就有點小激動:「謝謝陳叔叔,我會跟爸爸商量完再做決定1

經過這幾個月的相處,陳忠發現江筠不但聰明乖巧,考慮問題特別有主見,而且做事絕不拖泥帶水,痛快得很。

千金易得,良將難求。

陳忠等江筠離開,親自往裝備部打了個電話。

「小武,明天晚上軍里有演出,你過來跟我一起看,順便跟你說個事兒。」陳忠對兒子講話,就像下命令。

陳援武剛剛結束任務回到單位,一聽有演出,就條件反射般的拒絕:「爸,我明天要跟張幹事一起出去辦事,等下了班就馬上趕過來。」

辦事辦久一點,辦完事,吃過晚飯,路上車子出個小毛病什麼的,趕到軍區禮堂,演出差不多就結束了。

陳忠沒想到兒子會有別的想法,唔了一聲就掛掉了電話,立即安排警衛員:「小武要過來看演出,你讓他們給安排個票,明天讓勤務兵把菜買回家。」

小丁一愣:「明天您不是要接待外賓嗎?」

陳忠的手指頭點著桌子:「讓小筠她們自己做飯。」

小丁會意:「是1

陳忠又想到一點:「把小武的票,安排在小筠她們的正前方。」

呵呵,小筠來了三個月,小武也來了軍部幾趟,這兩個人居然一次都沒碰上。

明天晚上他非得搞清楚這兩個孩子之間是怎麼回事不可。

可惜喲,他要陪著外賓坐在第一排看演出,要不然他真想親自看看他們的表情。

小丁趕緊出去安排陳忠交代的任務。

那邊陳援武放下電話,揉了揉眉心。

反正話都說出去了,他只能真的約張明濤:「張幹事,明天有空嗎?」

張明濤:「有!正好有特別重要的事跟你說,過來我辦公室,現在剛好我一個人在。」

陳援武心中一動,憑直覺認為張明濤說的特別重要的事跟他有關,立即放下電話,去找張明濤。

張明濤見到陳援武,誇張的笑:「參座帶你去非洲了嗎?怎麼曬得跟黑炭似的?」

陳援武擺擺手:「跟參座去了五指山。那邊的天氣可真是熱,太陽毒得能把人曬脫皮,在海邊吹的風,都像是爐子里吹出來的暖風!我們只要出門,就能熱的汗流浹背,參座的警衛員包里都裝著小扇子。聽他們說在那邊當海軍的,退伍之後再也捂不白。」

在那邊當海軍真是挺辛苦的,坐船過海就是個考驗。

張明濤笑著點頭:「你晒黑點挺好,這回再也沒有人叫你白面書生了。」

陳援武攤攤手:「我哪裡像書生了?」

都是戲曲電影戲劇鬧的,皮膚一白,又多讀了點書,說話辦事文質彬彬的,人家就叫他白面書生。

張明濤樂不可支:「一會兒去打球吧,你這幾天不在家,我們打得都沒意思。」

「你不是說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說嗎?」

「對,特別重要!你岳父的事有好消息了。」

陳援武的這些親密戰友們,聚在一起互通有無之後,得出了陳援武和江筠之間的正確關係結論,他們幾個,年紀比陳援武小的就管江筠叫嫂子,年紀比陳援武大的就管江筠叫弟妹,江永華當然就是陳援武的岳父咯。

「快說1

「嘿,看把你急的,你岳父的申請材料已經批了。」

「什麼申請材料?」

「申請平反的啊1

「是什麼時候交上去的,就已經批了?」

「應該能有好幾個月了,要上報,要審查,還要去實地調查,走一圈程序下來,怎麼也得三五個月吧。」

「那是誰來交的材料?」

「這就不清楚了,反正材料是從你爸他們那邊報過去的。怎麼,你爸沒跟你說過嗎?」

陳援武坐不住了,他想馬上就打電話去問問:「我爸最近特別忙,我每次過去都沒見著他。我先回辦公室,換上球衣直接去球場,你把他們都叫上。」

這麼重要的事情,陳援武得私下問問,別一會兒什麼事別人都知道了,他還蒙在鼓裡。

江永華的材料早都交上去了,怎麼父親也不透露一點口風呢?

現在批下來了,那就是說江筠他們的去向已經找到了!

接連撥了兩回電話,陳忠辦公室都沒人接聽。

陳援武心想,反正明天也要去軍部看演出,在家住一晚上,慢慢再跟父親聊,索性大大方方的問仔細一些。

換了球衣球鞋,陳援武從柜子里拿出籃球,興沖沖的去找張明濤他們打球去了。

到了球場上,陳援武照例又被大夥取笑了一番膚色。

紅色的籃球背心,脖子和手臂特別黑,背心領子那兒露出一小圈胸膛,就顯得格外的白。

陳援武才不管人家怎麼笑他,打起球來依舊特別狠。以前狠是因為心情不好,現在狠是因為心情特別好。

中場休息的時候,張明濤叉著腰問:「我今天跟你說了這麼好的消息,你手下也不留情啊?」

陳援武笑了:「行,一會兒我不搶你的籃板。」

張明濤驚了:「會笑了!你剛才給你岳父打電話啦?還是給你對象打電話了?」

陳援武哼一聲:「我要給他們通了電話,現在還能來跟你打球?」

早就跑了好不好!

張明濤點頭:「也是哈,盼星星盼月亮,大海撈針,這時候必須重色輕友1

陳援武跟戰友們痛痛快快的打了一場球,興奮的想了一晚上,第二天上班點了卯之後,就迫不及待的直奔軍部。

陳忠正在陪同來訪的外賓談話。

陳援武不問也知道,接下來還會有一系列的外事活動,現在父子倆根本就碰不著面。

那他就回家等著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