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快穿之這個願望不靠譜>第97章:皇帝的煩惱(2)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97章:皇帝的煩惱(2)

小說:快穿之這個願望不靠譜| 作者:若是花開伴葉| 類別:科幻小說

哎,不知道她有選擇恐懼症嗎?正苦惱的時候,突然有人扯了她一下,她皺起眉,看過去,發現是德喜,此時他正在給她使眼色,郝欣順著他的眼神看下去,卻發現之前還吵吵嚷嚷的大殿不知道何時已經安靜下來了。

「眾卿討論完了?」郝欣一點也沒有走神被抓包的羞愧感,而是好整以暇的詢問下面的人。

「是的。」朝臣們也不敢對皇帝抱怨什麼,只能回答。

「那有結果了嗎?要立誰為太子?」郝欣挑眉,直接詢問。

「當然是大皇子。」

「當然是三皇子。」

「當然是四皇子。」

「當然是七皇子。」

「當然是八皇子。」

「當然是十皇子。」

「當然是十一皇子。」

眾位朝臣異口同聲的說道,郝欣揉了揉腦袋,開口:「這樣吧,等你們的意見什麼時候達成一致了,我們在討論這件事情,退朝。」說完郝欣就直接站起來離開。

眾朝臣無語的看著離開的郝欣,他們要是能夠達成一致,那還要什麼站隊?要什麼從龍之功?他們就是無法達成一致才,你絕不覺得今天的聖上有些不一樣?」

「大概是最近被我們催著立太子有些不耐煩了。」王冕倒是沒有覺得郝欣有什麼不同,只不過是沒有裝糊塗了,只是將卻也直接將問題又丟給了他們。

「難道皇上還不想立太子?」眾人瞭然,可是他們催著立太子也不是全部都是私心,皇帝如今已經45歲了,皇帝很少有長壽的,要是皇帝在還沒有立太子的情況下突然駕崩,那麼國家肯定會亂起來的。

他們有私心卻也不全部都是為了自己的私心作祟,至少如今七位皇子都很有才幹,都有當皇帝的潛力,要是到時候真的鬧起來,胡國恐怕會亂起來。

退朝之後,吃了一點早餐,又就這剛剛出生的太陽修鍊了一下太極,瑜伽術原主則老胳膊老腿實在是做不了了,等到太陽出來之後,她又去處理了一下公務,批閱了今天早上上朝後朝臣們交上來的奏摺。

奏摺上面的古文,還有沒有多少實務的內容讓郝欣看了覺得頭大,再次覺得皇帝真的不是人乾的活,要不是有原主的記憶,郝欣覺得她可能弄不來這個,一個早上郝欣都在處理這個,平日原主還要召集尚書們開會,不過今天她是沒有心情了。

她只想要早點解決原主的願望,可惜現在他還沒有什麼頭緒,哎,真是麻煩,總之在這之後,她肯定是要對皇位敬而遠之了,「皇上,容昭儀讓人送來了點心。」德喜回稟道。

「哦,端上來吧。」對於後宮郝欣是不想要踏足的,不過他們的殷勤她也不會拒絕,反正等原主回來了自然他自己會搞定,她不要給後宮增加煩惱就是了,哪個得寵哪個不受寵她統統都不在乎,送東西來那就來者不拒,要侍寢,呵呵,沒有。

郝欣吃了一些點心之後就繼續批閱奏章,一些說的一些有的沒的的奏章被她單獨挑了出來,按說已經經過中書省的一次篩選了,這些東西應該不會出現在她案頭上的才對,也不知道那些人是怎麼處理的。

好在郝欣繼承了原主記憶之外還有原主的技能,比如筆跡什麼的,不用重新學習,郝欣覺得這個其實是一個不錯的金手指,至少在這樣的時候她不會暴露。

吃過午飯一直到下午兩點多才弄完了這些奏摺,其中很大一部分說的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真正重要的事情沒兩個,雖然這樣也好,說明胡國國泰民安,可是白白浪費那麼多時間她也很不高興的。

「傳中書令來見我。」弄完了奏摺之後,郝欣直接對德喜說道,她可不樂意以後每天都要花費這麼多時間看這些沒有什麼意義的奏摺,不過想到一點,她又叫住了德喜,「算了,我們去中書政務堂。」

「喏。」德喜連忙應是,讓人去備轎,他自己則是跟在郝欣身後。雖然覺得今天的皇帝有些不一樣,不過又覺得也沒有什麼不同,跟在身後的時候他偷偷看了一眼郝欣的脖子,在耳朵後面那裡有一個胎記,確認胎記存在,而且沒有一點變化之後覺得是自己想太多了。

郝欣可不知道德喜已經懷疑過了,不過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很在意就是了,畢竟她雖然今天的舉動不太一樣了,可是態度卻一直沒有多少變化,最多也就是讓人覺得她因為被催著立太子而最終不耐煩要爆發了。

坐著轎子來到了中書堂,裡面正在處理公務的中書令和五個中書舍人連忙見架,「參見皇上。」

「免禮。」郝欣大步走入中書堂,並且走到主位上坐下。隨手就拿起了桌上剩餘的奏摺看了起來,發現是一個地方太守稟報他們那裡今年雨水過多引發大水導致收成減低,請求減少賦稅的摺子。

又看了一下另外的一些摺子,發現一些事彙報工作的,沒有什麼用,也有一些是說了各地出現的情況的,或者是山匪作亂,或者是天氣欠佳導致歉收請求朝廷援助的。搜索了一下原主的記憶,發現有一些應該是已經解決掉的,可是看了一下奏摺上面的時間,很明顯並沒有。

「為什麼這樣的摺子沒有出現在朕的案頭上?」郝欣直接將奏摺合起來看著中書令。

「皇上,這裡的奏摺都是來自地方,微臣還在整理。」中書令連忙說道。

「呵,那你說說這些需要怎麼整理?」郝欣冷笑。

「一折地方問題之前已經解決,卻依舊上摺子,微臣需要派人去審查是否屬實。」中書令額頭沁出一些汗水,但是還是冷靜地回答。

「還要審查,你確定之前播下去賑災的錢款不是被你們這些蛀蟲一層層剝削,導致落在災民手上的寥寥無幾1郝欣雖然不懂的怎麼治理國家,但是卻也知道這些官僚的秉性,雁過拔毛說的就是他們。

要說在官場上不求有真正兩袖清風的清官,可是也不能貪得無厭啊,連人民的救命錢都要伸手,這就讓人覺得不能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