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掌嬌>232 看透
小說:| 作者:| 類別:

232 看透

小說:掌嬌| 作者:帥少江楓| 類別:同人競技

看來,許染衣到底是不是許行書和無上長公主的孩子,還真是值得研究一下。

然後,看向許染衣的眸光里,就有了同情。

其實此時的太子,基本上就已經認定,許染衣或許是被掉了包的。

只是證據。

太子一定要拿到證據。

他要這個,不是為了威脅許駙馬。

而是拿來要挾許染衣。

對於這一話題,許染衣並不感興趣。

而她感覺興趣的,卻是太子到底喜不喜歡魏芳凝。

她今天來的目的,也是來試探太子的。

即使太子不喜歡魏芳凝,做為太子的元配,許染衣還是非常在意的。

因為喜歡,所以才會如針扎心一般。

她身邊的每個人,從沒有像現在這般意見一致過。

全都告訴她,她和太子不合適。

許染衣不能恨身邊的人。

所以,她就只能恨魏芳凝,這個佔了太子元配的女人。

太子見許染衣咬牙切齒的模樣,自然就想到了她在想些什麼。

馬車在無上長公主府門口停下。

許染衣和太子,都不是急著下車的人。

直到一月、二月上前,齊聲說:

「請太子爺、許小娘子下車。」

太子可不想先下去,還得扶許染衣。

所以做了個請的手勢,笑說:

「染衣妹妹先下去。」

許染衣倒沒有多想什麼。

這麼些年來,這還是太子第一次主動的靠近她。

雖然是她先去東宮找的太子。

但太子能主動陪她回無上長公主府,許染衣的心一直處在亢奮之中。

主要還是,無上長公主曾經說過,只要太子對她有意,無上長公主才會答應為她爭齲

許染衣不傻,她能感覺出太子並不是十分的相親近她。

但那又如何?

只要她有法子,讓無上長公主以為,太子對她有意就行。

那樣的話,她就可以求著太後下旨,取消太子與魏芳凝的婚禮。

其實太子今天不來,許染衣也一早就打算好了。

這場婚禮,如果阻止不了。

那麼,她就去親手殺了魏芳凝。

許染衣完全有自信,只要有梁太后的庇護,誰也不能將她怎麼樣。

她就是要盡一切可能,來破壞魏芳凝嫁給太子。

許染衣先下到車下,卻沒有離開。

而是回手想要去扶太子。

太子笑了。

那一笑,如夜空中綻放的煙花。

許染衣覺得瞬間就點亮了她整個人生。

那顆少女心,又開始「砰砰」不由自主地跳了起來。

太子一個漂亮地騰躍,從馬車上跳到了地上,說:

「妹妹拿我當成什麼?又不是大家閨秀,下個馬車還讓人扶。咱們進去吧。」

由於太子是儲君,自不會走側門。

長公主府的門丁早已經進去通報,正南門打開。

「無上長公主府」幾個大字,在陽光之下,熠熠生輝。

自景元帝死後,梁太后簡直連掩飾都不做。

就差沒直接下懿旨通告天下,乾武帝是梁太后狸貓換太子,換來的。

其實真正親生的,是無上長公主。

漂亮的薄唇微翹。

許染衣很是開心,像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圍著太子轉來轉去。

若是不了解許染衣的人,一定會覺得,她就是一個單純的小姑娘,活潑又可愛。

許染衣再一次地想伸手去拉太子地手,說:

「咱們先去見我母親。我母親最近身子不大好,多半的時間總是在佛堂里,都快比那老還要入定了。」

入定?

為當年自己的私慾恕罪嗎?

太子很有技巧地閃開許染衣的手,說:

「沒想到皇姑竟然都設了佛堂了?會不會打擾到皇姑禮佛?」

許染衣沒有出言。

太子輕笑,瞅著無上長公主府那堪比東宮的布局,若有似無的輕聲在許染衣耳邊說:

「難為你說駙馬爺長局書房,男人沒幾個喜歡部伽南香的味。」

許染衣冷哼,但也沒放過能親近太子的機會。

學著太子,許染衣輕抬起後腳跟,同樣在太子耳邊說:

「打我記事,就沒見我爹晚上去過我娘的院子。」

這種話,其實不是許染衣應該說的。

人都說兒不管母事。

更何況她是個未出閣的女兒。

可是,也許是許染衣太過憋悶了。

她曾在她娘無上長公主面前,被無上長公主逼著發過毒誓,不能將無上長公主府的事,透露給她的外祖母梁太后。

而只要是人,就應該有傾吐的對像。

顯然無上長公主除了怕許染衣將長公主府的事,透露給梁太后外,並不會與自己的女兒,分享自己婚姻的不幸。

這麼多年來,無上長公主其實是想給許染衣一個,夫妻恩愛的假像。

只可惜,一場雙人戲排練的再久,只有一個入戲是不行的。

即使小時候許染衣不懂,她的父親為何對她不理不採。

但大了,也總會明白。

而這一切,卻又無處可說。

許飛對她,也是遠遠的。

她的跋扈又造成了她沒有朋友。

所以此時,突然對她來了個笑臉的太子,自然就成了她傾吐的對象。

而這一時候,許染衣倒也不急著領著太子,去見無上長公主了。

他們兩個順著入口,慢慢的往夾道上走。

卻走上了直接去後花園的路。

太子也不點破,就那麼跟著許染衣走。

以往太子倒沒有注意。

此時看過去,整個無上長公主府華貴非常,但卻也顯示出了主人的不走心。

整個亭院給人一種沒有感情,按著一定的標準建造起來的院落。

主人的喜好,全然顯現不出來。

倒像是一個供人租用玩耍的別院。

流於表面。

一眼看去,誰都喜歡,又沒有特點。

許染衣又在太子耳邊說:

「我娘不讓我往外說,尤其是太後娘娘哪兒。太子哥哥會給我保密吧?」

太子搖頭,笑說:

「這是大人的事,你一姑娘家家的別亂管父母的事。我自然不會往外說這種事。依著我看,肯定是你誤會駙馬和皇姑了。」

許染衣不服氣。

到了花園裡,讓底下人離得遠遠的。

許染衣哼說:

「我誤會?我曾經有一次,去我娘哪兒偷東西,躲在暗處,看著我娘跪地上求我爹留下。」

  • (快捷鍵:←)
  • 掌嬌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