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八零軍嫂嬌養成>169 讓人省不少心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169 讓人省不少心思

小說:八零軍嫂嬌養成| 作者:苦嗎| 類別:

安小萍一直打哈欠,懨懨的看著唐元誠。

跟在唐元誠身後的唐春生面頰緋紅。

「春生,你昨晚怎麼到我們屋裡睡了?」安小萍當著眾人的面,質問道。

唐春生羞的臉更紅了。

「我跟元誠哥一塊長大,看不到他,我睡不著覺。」唐春生輕聲解釋道。

安爸安媽對視了一眼。安爸微微頜首。

安媽說道:「那就讓春生跟你們一個屋睡吧,裡面不是多一張床么?要不方便就掛一張布簾隔著。」

安小萍癟了癟嘴,臉紅了起來,「那總不能讓她跟我們睡一輩子吧……」

唐元誠看了她一眼,明明是輕描淡寫的一眼,卻讓安小萍感到心裡發悚,聲音越來越低。

唐春生上前幾步,伸手握住安小萍的手。

「好嫂嫂,就由著我一回吧。以後我年齡大了,還不得尋個好人家嫁了嗎?到時候我還有幾回跟我哥相處的機會?」

唐春生悲傷道,「連見面可能都難了。」

安小萍一嘴難敵眾口,更何況還是她丈夫唐元誠主動放唐春生進屋的……

安小萍抬頭看了一眼唐元誠。除了先前含著警告的一眼。眼下的唐元誠含情脈脈的望著她,就好像一雙溫柔的眼睛能說話似得,千言萬語的愛意含在其中,看得人心都醉。

安小萍縱使再不願意,看在唐元誠的面上,還是輕輕點了點頭。

吃過早飯安爸安媽又開始一天的忙碌。

安小福趁著安小萍拽著唐元誠到院外說話,招呼了安小暖、唐春生一塊幫他拆木架床,十幾塊木板、木棍被卸下來。移到了堂屋,屋裡又拆了床,很快就將兩邊床都拼好了。

這邊帶窗的屋子只擺兩張床算是比較寬敞了。

安小暖跟安小福在其中掛了一張布簾,各佔一半,出門的時候安小暖從里側會路過安小福那半邊屋。

忙完了家裡的事,安小暖抽空去了郭家那邊打聽消息。

郭平安跟杜春華不在家。

二樓屋門依舊是壞的,踢壞的門板靠在牆根。

冷清的屋內,郭澤強仰躺在床上,雙手枕著後腦勺,眼睛盯著天花板發獃。

地上散落了幾根拇指粗的稻草繩。

屋裡擺設顯得很亂。

安小暖不由放慢腳步走進屋,直到看到郭澤強掛了傷口的左臉,她一顆心頓時提了起來。

「澤強哥?」

郭澤強側目看了過來,神情淡漠,「我沒事。」

安小暖輕撫他臉上靠近左眼的一道刮痕,已經結了痂,塗了紅藥水。

「疼么?怎麼會這麼不小心?」安小暖心疼。

好好一張俊臉颳了一道傷口,要是再往邊上一寸,左眼可能都要瞎了。

郭澤強不習慣臉上酥癢的感覺,抬手,大手裹住柔荑。

「我一向皮粗肉厚的,感覺不到疼。」

安小暖很想打他一下,這麼不懂得自愛。

心中湧起的那股酸澀感卻也隨他的話奇異般的退了大半,她唇角掛起一抹無奈的笑容。

「總不能是自己摔倒的吧?」

聞言,郭澤強嘆了聲,側過頭,將安小暖的手牽著覆蓋在了他的臉上,閉著眼遮掩眼中的悲傷。

幽幽道:「我想不通,二哥究竟能從李貴和那裡獲得什麼?這樣做,難道不知道會鬧得眾叛親離的下場么?」

安小暖無言。

她不敢告訴郭澤強太多關於郭寶強的事,怕扯出一樁也會扯上她的一樁事出來……到最後,沒完沒了,反而弄巧成拙。

安小暖低下頭,額頭貼著他的額頭,給他無聲的安慰。

郭澤強緩緩睜開眼,瞳仁有悲傷閃爍,唇角扯著一抹苦澀的冷笑。

「昨晚,爸媽把二哥強行帶回來。下半夜的時候,二哥拿了東西砸在我頭上,直到天亮我才醒過來,卻發現手腳被綁住了,嘴裡塞了布塊。」

郭澤強嘆道:「二哥的手法,可真是老練毒辣。」

也不知道唐修德他們那一塊進展到什麼程度。

安小暖心裡起了念頭。

打算將這樁事轉告給唐修德他們,希望他們能提前防備李貴和逃走。

安小暖想走,卻捨不得丟下郭澤強在這冷清的屋子獨自待著想心事。

「澤強哥,你沒想過借別人的手來阻攔強哥變壞么?」安小暖提醒道。

郭澤強撩了撩眼皮,懨懨道:「把這樁事告訴唐修德背後的人?」

「恩。」看胡孝明似乎很厲害的樣子,能藉助大人物的手,剷除小人物的麻煩,最好不過了。

安小暖覺得這機會挺好的,又能讓郭澤強去混臉熟。

郭澤強道:「辦法雖然好,但是那群人還想利用李貴和釣出背後其他人,所以一直沒動手。我恐怕告訴他們,他們反而會利用二哥,到時候就連二哥都會牽扯其中脫不了身。」

一番話打消了安小暖去找唐修德的念頭。

「澤強哥打算怎麼辦?」不告訴他們,難道就由著李貴和兩個逃跑?

「傻瓜,那群人一直盯著李貴和,怎麼可能讓他們輕易逃走?」郭澤強擰著眉頭,「二哥有可能也被盯上了,只希望他別傻乎乎做蠢事。」

「再過十幾天就是我們的訂婚宴,也不知道會不會受到這樁事的影響。」安小暖喃喃道。

她還不知道準確的時間,上回杜春華找人去算訂婚的好日子。碰上這樁事,安小暖很擔心訂婚宴會被取消,那就糟心了。

聞言。

郭澤強扯唇笑了,單手撐著坐起身,低頭吻了下安小暖光滑額頭,安小暖蹲在趴在床沿邊,仰頭看著郭澤強,被吻的愣住了。

很快。

安小暖回過神。

「澤強哥,你可別打算拿吻搪塞我。訂婚就是訂婚,不許再推遲說初中畢業再訂婚!那得好幾年。」

不知道郭寶強昨晚用什麼砸的,郭澤強頭仍有點暈眩,扶額揉了揉太陽穴,並不打算理會安小暖抱怨。

「哦~澤強哥心虛了,難道被我猜中了?」安小暖站在床邊,一眨不眨的看著郭澤強,「說吧,是不是背地裡又跟郭嬸偷偷說推遲時間了?」

安小暖知道郭澤強不會這麼做,就是看他悶悶不樂,故意逗他解悶的。

郭澤強道:「別說話,我頭有點暈。」

安小暖道:「不去醫院檢查么?」

「早上去過了,說沒什麼大問題。」

安小暖爬上床,跪坐在床上,替他按捏太陽穴,「躺下吧,好好歇一會,等會就好了。」

郭澤強順從地躺下,疲乏地磕上眼皮,啟唇喃喃道:「家裡丫頭懂事了,真讓人省不少心思。」

「可不是,這麼好的丫頭,你上哪找去?」安小暖抬手替他蓋好被子,力度適中的替他按捏著,忍不住抱怨道,「讓你訂個婚還推三阻四的,真是麻煩。」

郭澤強沒有搭腔,唇角、眉間卻盪開一抹淺淡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