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開個診所來修仙>277章 囂張的泰迪
小說:| 作者:| 類別:

277章 囂張的泰迪

小說:開個診所來修仙| 作者:李閑魚| 類別:都市言情

寧濤又回到了書桌前,直盯盯的看著白聖的全息投影,眼神獃滯。再加上臉上、身上和手上的鮮血,他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心理變態的冷血殺手,而且剛剛行兇殺人了。

「哈哈哈1白聖笑得很開心。

寧濤沒有任何反應,保持著獃滯的表情和眼神。

白聖笑了幾聲突然又止住了笑聲,陰惻惻地道:「我讓你們背叛我!背叛我的人只有死!你們不是喜歡他么,被他親手殺死的滋味肯定不好受吧?」

這話顯然不是對寧濤說的,是對青追和白婧說的。

寧濤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白聖接著又說道:「現在,用你的刀割開自己的喉嚨。」

寧濤沒有半點猶豫,抬起握著日食之刃的右臂,一刀就割過了他自己的脖子。他捂著自己的喉嚨,鮮血從指縫之中涌了出來,他晃了晃,然後倒了下去。

倒在地上的時候,寧濤瞪大著一雙眼睛,死不瞑目的樣子。他看不見白聖的表情,只能看見一點全息投影散發出來的微光。

「哈哈哈!跟我斗?你才多少年的道行?殺你,我根本就不用親自出手1白聖的笑聲從書桌上傳來。

寧濤屏住了呼吸,沒有發出半點聲音。

又過了兩分鐘,白聖的聲音又從書桌上傳來:「寧濤?寧濤?」

寧濤的心裡暗罵了一句:「老奸巨猾的狗東西!親眼看見我割喉,還要試探我有沒有死?」

「寧濤,我知道你沒死,站起來。」白聖的聲音,隨後又是一串嘀嘀咕咕的誦念法咒的聲音。

那個神秘的能量波就不曾消失過,只是這一次有明顯的增強。寧濤的腦海里又冒出了一片陰森詭異的聲音,要他站起來,而且這種力量在不斷的增強!

寧濤心中默念道:「我在胎中息,聽聞大道音。」

當!

悠遠而神秘的鐘聲在意識里敲響,大道之音洪亮,音波猶如潮水一般沖刷走了意識里的所有的「鬼音」,甚至是他自己的一些想法和**也都離他而去,他的整個身心都進入到了一片空明的境界。

又過了兩分鐘,寧濤聽到了白聖的聲音:「看來你是真的死了,等我查清楚你的診所的來歷,我會親自來接管你的診所。」

這聲音之後,桌面上的微光消失了。

寧濤沒有立刻從地上爬起來,他心裡暗暗地道:「剛才那能量波是什麼來頭,天外診所沒有反應,而如果我不是有《你的經》護身,我恐怕也很難擺脫邪靈入體一般的控制,我尚且如此,那些拿了天啟手錶的富豪、官員還有名流,他們的情況更糟糕1

躺了幾分鐘,桌上的天啟智能手錶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寧濤這才從地上爬了起來。卻就在這時,那塊紐扣電池突然開始發光發熱,隱隱有爆裂的徵兆!

這是要毀滅天啟智能手錶,不給人研究調查的機會!

寧濤揮手一刀柄砸在了被拆開的天啟智能手錶上,嚓一聲裂響,已經被拆開的表頓時四分五裂,變成了一堆碎片。那隻紐扣電池卻還在發光發熱,集聚的能量也越來越強烈。

不等寧濤處理,善惡鼎突然發出一聲鼎鳴聲,那隻紐扣電池也應聲裂開。就在那一剎那間,裂開的紐扣電池釋放出了神秘的能量,虛空之中隱隱可聞厲鬼哭喊一般的可怖的聲音。

寧濤心中一動:「難道是靈魂能量?」

寧濤瞬間喚醒眼睛的望術狀態瞬,他的視線捕捉到了一個詭異的影像。那影像就像是善惡鼎冒出來的青煙,可依稀是一個人的形狀,有腦袋和軀幹!

一轉眼,紐扣電池釋放的能量消失殆荊

可它究竟是不是靈魂能量,寧濤並沒有仔細觀察了解的機會,剛才的猜測也僅僅只是猜測,至於是不是就不得而知了。

寧濤隨後將所有的碎片收拾了起來,放進了爛碎鼎之中,然後他回到了租住屋。

看見寧濤滿臉是血,坐在客廳里看亞洲科技論壇直播的白婧和青追都被嚇了一跳。青追更是著急的迎了上來,聲音之中滿是關切:「寧哥哥,你怎麼啦?」

寧濤開門見山地道:「那隻表果然是用來控制人的,表的電池裝著疑似靈魂的能量。白聖的手裡有一個終端,用來控制所有的天啟智能手錶,剛才他通過那隻天啟智能手錶控制我,先是讓我殺了你們,然後又讓我自殺。」

白婧看了一眼寧濤的帶傷的手:「所以你就假裝被他控制,給他演了一場戲?」

寧濤點了一下頭:「我估計他會派人過來查看,你們暫且躲在家裡不要出去,如果有人進來,能騙過最好,不能騙過就殺掉。」

青追抓起茶几上的水果刀,很麻利的在白婧的手背上劃了一刀。

「你幹什麼?」白婧驚訝的看著青追。

青追一本正經地道:「我學寧哥哥的,弄點血出來,如果有人進來看見這屋裡有血,會跟容易相信寧哥哥已經殺了我們。」

白婧瞪著青追:「你還真是聰明啊,有樣學樣,可為什麼不划你自己一刀?」

青追說道:「快在屋裡走走,把血灑上。」

白婧:「……」

這是不是就是近朱者赤?

寧濤交代了白婧和青追之後返回了天外診所,他打開通往劍閣洞府的方便之門,抱著爛碎鼎走了進去。

白聖想要毀掉天啟智能手錶,可這事還得寧濤同意了才行。

來到劍閣洞府中的時候,寧濤就開始找靈材,可找了一大圈之後才鬱悶的發現,那吃煉製天道號電瓶車的時候,他幾乎將所有能用的靈材都用光了,現在能用的也就只有藥物靈材、靈土和那半塊雲礦石了。

用藥物靈材、靈土和雲礦石煉製天啟智能手錶,會是什麼結果?

寧濤琢磨了一會兒這個問題,然後也懶得去琢磨了。他手裡的那些東西都是瞎幾巴煉製出來,比如天道號電瓶車,比如精鍊駁殼槍,還有日食之刃,效果不都很好嗎?

首先加入一點靈土,再加入四顆之前採摘的惡魔之腎,再摘一片白玉聖蓮的花瓣,再削一團雲礦石,最後他還加了一點夜生花和苔蘚靈材……

這些亂七八糟的材料加入爛碎鼎中能煉製出什麼來,鬼才知道。他心裡就一個念頭,那就是挽起袖子煉!

黑白丹火從爛碎鼎之中冒了出來,吞噬了被砸成碎片的天啟智能手錶。看不見那表,可寧濤卻能感覺到鼎里的那些亂七八糟的靈材和天啟智能手錶的碎塊在發生著劇烈的修真反應。

這一次煉製的行為足足持續了半個小時的時間才結束。

寧濤將爛碎鼎中的天啟智能手錶拿了出來,它已經被修復,完好如初,錶殼上沒有曾經被砸碎的裂痕。可它又明顯不再是以前的那隻天啟智能手錶。之前的它是銀色,錶盤也是水晶錶盤,可是從爛碎鼎里「浴火重生」的它渾身漆黑,點綴著星星點點的青色、白色的花紋,也不知道是不是加入了靈土和白玉聖蓮的花瓣的原因。錶盤的材質也不再是單純的水晶材質,更像是晶瑩剔透的青色玉髓。另外,它的重量也明顯增重了許多。

寧濤將修復的手錶戴在了左腕上,這還是他生平第一次戴錶。戴上手錶之後,他試著將它激活。啟動的按鈕按住之後,青色玉髓一般的錶盤散發出了熹微的光芒,這樣的光芒在光線極其昏暗的劍閣洞府里倒是很明顯,如果是室外陽光下,那就很難被發現了。

沒有文字提醒,沒有時間顯示,也沒有電信運營商的信號顯示。

寧濤的心中一片失望:「什麼都沒有,難道失敗了?」

他又按了其它幾個按鍵,結果還是沒有任何反應。

寧濤苦笑著搖了搖頭,這種瞎幾巴煉製的套路看來也不是次次都能成功,這一次煉製算是翻船了。

返回天外診所,寧濤將爛碎鼎放回到了貨架上,然後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還戴在手腕上的表。卻就是這一看,他忽然意識到了自己忽略了什麼,隨即往手錶之中注入了一點靈力。

手錶一下震動,什麼都沒有的錶盤上浮現出了內容,但不是時間和信號格,心跳指數什麼的,而是雪花一般的斑點,它們紛紛揚揚,飄飄洒洒,就像是手機屏幕上的動態壁紙一樣。

寧濤試著用手指點了一下錶盤上的雪花斑點,可惜什麼反應都沒有。他接著戳了幾次,結果還是一樣。他鬱悶的搖了搖頭,放棄了。剛才他以為注入靈力之後會有什麼不一樣的結果,現在看來是他想多了。僅僅是一幅「動態壁紙」,對他而言有什麼用?

走出天外診所,客家巷的巷口有一個大媽牽著往這邊走來。

寧濤看了那個大媽一眼,確定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大媽之後他才從台階下走下來,往租住屋走去。與那個大媽面對著面的時候,他低頭看了一眼大媽牽著的泰迪犬。

泰迪犬沖寧濤叫了起來:「汪汪汪……汪汪汪……」

就在那一剎那間,寧濤左腕上的手錶輕輕的顫了一下,而後他的意識里就想起了一個聲音:傻逼,看什麼看?再看咬你啊!

寧濤頓時驚愣當常

,請訪問請收藏本站閱讀最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