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神話禁區>第八章:它死得其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章:它死得其所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

何凡見他隻字不提藥材的事情,他也沒說,回到廚房,取出凶獸肉,再次做飯。

「我註定是要成為廚神的男人1

何凡看著凶獸肉和藥材,切了小半截藍色草,好東西要省著點吃。

再次用卷刃的菜刀切肉,他可不想新菜刀再卷刃了,費力切完,何凡這次打算多燉會,凶獸肉+6,小半截草+3。

凶獸肉洗凈,再次做起高端菜式,一樣關注著數字變化,凶獸肉配藥材,兩個數字漸漸變成一個數字,同樣波動,但卻是往上波動+9.1……9.2。

「這才是大補。」何凡面上泛起笑容,幹勁十足。

時刻關注數字變化,不敢有絲毫走神,一股焦糊味道傳來,數字這一刻破10,又波動回9.9,何凡連忙關火,藍色的草有點糊了。

還好關的及時,數字又回升到10,讓他鬆了口氣。

「還好。」何凡心中慶幸,還好自己及時關了,分出一片最薄的肉,還有一段草,數字也減少了,變成+9.9,損失了0.1,但何凡不計較,畢竟對方貢獻了+8的藥材,咱也不能小氣不是,盛一碗米飯,快速走向地下室。

「劉顧問,吃飯了。」何凡一臉笑意。

劉顧問睜開雙眼,看著送飯過來的何凡,擠出一絲笑容,伸手去接,但又全身無力:「麻煩你喂我了。」

「沒問題,來,先吃一口米飯。」何凡笑著道。

「好。」一張口,面上的傷痕抽動,疼的劉顧問閉上雙眼。

「再吃一口米飯。」

「好。」

「再吃一口米……」

「等等,菜呢?」劉顧問懵了,一口又一口米飯,你倒是給口菜啊?

「菜?」何凡愣了愣,迷惑地道:「第一口夾在飯里,你沒吃出來么?」

劉顧問:「……」

第一口的時候,好像卻是有那麼一絲暖流?但太微弱了,他本能忽略了,還有,一碗飯,你特么就給一口都不到的菜?

「現在是艱苦時期,等進化法賣出去了,就改善一下生活,現在將就下,你實在吃不下,我去給你加點水。」何凡說道。

「那加點水吧。」劉顧問猙獰的面孔直抽抽,這特么干吃也吃不下去埃

何凡在第一口就將菜混著米飯讓他吃,若不是這樣,那滿是血絲的肉,沒有他這個胃口,誰敢吃的下去?

加了一點溫水,劉顧問兩口喝掉,他也是幾天沒吃東西了,早已餓的不行,否則根本不會吃。

等劉顧問吃完,何凡沒有急著離開:「能問一句,你是怎麼變成這樣的么?」

「過段時間再告訴你。」劉顧問沉默片刻,道:「你最好不要說出去,不然以我現在的狀態,保不了你。」

「沒興趣說算了,你現在感覺怎麼樣?」何凡問道。

「你出去吧,我要恢復了。」劉顧問道。

「好吧。」見劉顧問沒事,何凡這才放心地出了地下室,自己開飯。

劉顧問的實力有多強,他有些猜測,但不敢肯定,這麼虛弱都沒事,那株藍色的草應該沒毒,可以放心吃了。

吃著凶獸肉,一縷縷暖流入體,身體數字也在不斷增加,體表也泛起一絲絲光澤,五感也在增強。

「比昨天好吃一些,略有進步。」何凡暗自道,覺得自己做的還是不錯的。

27.5…28.1…數字不斷變化。

31%!

將最後一口菜咽下,何凡大腦嗡鳴一聲,腦海一片空白,周身散發出一股惡臭氣息,黑色污垢從皮膚毛孔往外溢出。

「不是應該沒毒么?難道又找錯試菜對象了?」

何凡臉都白了,劉顧問都那麼虛了,吃了都沒事,自己吃了,怎麼還往外冒……等等,黑色污垢,難道是前世故事中的洗經伐髓?

「應該是。」

何凡連忙去洗澡,剛伸手準備脫衣服,稍微用力,撕啦一聲,衣服直接裂開了。

隨手一拳打出,帶著風聲,空氣都像是被打爆了一般,和之前完全不同,甚至他隱約還能感應到,地下室內的微弱呼吸聲。

進化者!

何凡現在敢肯定,自己現在是一位進化者了,這已經超出了常人能力。

洗了一個多小時,總算將污垢洗乾淨,體內力量也熟悉的差不多了,這才換上衣服出去,已經六點了。

何凡坐在沙發上,內心還有些激動,自己現在也可以去上進化學校,前提是交得起學費。

回到房間,何凡繼續熟悉增強的力量。

「何凡,我的大凶龜呢?」

兩個小時后,柳清緣回來了,徑直前往何凡的房間。

「你回來了。」何凡笑著開門,有這兩個小時,他已經徹底掌控了力量:「我們到客廳看電視。」

「我的大凶龜呢?」坐在沙發上,柳清緣問道,她有不好的預感。

「柳清緣,我要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希望你能有所準備。」何凡沉痛地道。

「你不會將大凶龜吃了吧?」柳清緣面色不善,你胃口那麼好,大凶龜肯定也吃的下。

「我是那種人嗎?這要從早上說起。」何凡面色不自然,柳清緣太聰明了,第一時間就猜到了,搞得自己都不好忽悠:「在你走之後,我帶著大凶龜去遛彎,呼吸新鮮空氣,散步鍛煉身體。」

「遛彎?」柳清緣微微一呆,有遛狗,遛鳥的,你遛烏龜?

「對,大凶龜也是要鍛煉的,這是寵物必有的活動。」何凡說道:「遛彎之後,我帶它去買食物,結果,你的大凶龜不守交通規則,被一輛車給碾死了。」

柳清緣:「……」

我覺得,你肯定在忽悠我,你和我說,一隻烏龜不守交通規則?這大凶龜不應該是被你拿在手上么?

「最後,我將大凶龜安葬了,我想,它是在用生命告誡你,珍愛生命,遵守交通規則,它死得其所。」何凡沉聲道。

「你把它葬哪了?」柳清緣問道。

「一座廟裡。」何凡說道。

「廟?江河市的佛廟,距離這裡都挺遠的,你也有心了,這事就算了。」柳清緣雖然有些不爽,但也不在說什麼,畢竟只是一隻烏龜。

何凡鬆了口氣,還好沒問哪座廟,不然真的只能告訴她,五臟廟了。

柳清緣打開電視,調到一個推銷藥品的節目,節目中一男一女,女的是主持人,男的是什麼顧問:「大家好,歡迎來到金龍藥品贊助的進化訪談節目,這次請來的進化者正是召喚領域的宗師,劉明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