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神話禁區>第十九章:我遺書都寫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九章:我遺書都寫了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歷史穿越

柳清緣翻了個白眼,懶得搭理他:「沒興趣,要抓你自己去抓,我還要修鍊進化法,我今晚要成就八級進化者。」

「進化法隨時可以修鍊,但凶獸可不等人,你可是一位召喚進化者,如此磨鍊的機會在前,你就不把握?」何凡嚴肅地道:「你這樣,如何召喚凶獸軍團?如何為整個人類做貢獻?」

「你說的不錯,突破之前磨鍊下也好,不過等我先去洗個澡,今天累了一天了。」柳清緣思慮片刻,贊同他的說法,緊接著沒好氣地道:「先說好這次不論召喚出什麼,你都要留著等我回來,我找到廚師在一起吃。」

「為什麼找廚師?站在你面前的,可是廚道創始人,未來的廚神1何凡傲然昂頭,有些不滿柳清緣,你這不是侮辱我么?

柳清緣看著那張驕傲的臉,實在想不通,究竟是什麼樣的臉皮,才能讓他說自己廚藝很好?

「你先看電視等我。」柳清緣回房間拿衣服洗澡。

何凡看著電視上播放的節目,實在沒什麼心情。

柳清緣洗澡速度實在有些慢,等了快一個小時,還沒動靜,要不是自己還有點節操,都想衝進去問她洗澡還是蛻皮,自己買的生元草還等著凶獸肉下鍋呢。

「小心一點。」

一道低聲從外面傳來,已經成為五級進化者的何凡,眉頭一皺,清晰聽見這道聲音。

「現在都還沒睡熟,我們小心行事,別被人發現了。」

「怕什麼,我們不是帶了執法隊衣服么,雖然是假的,但這些人可看不出來,到時就說是執法隊晚上來查看。」

「我是擔心壞了周少的事情。」

「……」

聽著外面的交談,何凡心中好奇,將門打開一道縫隙,透過縫隙看到三道人影,周文?

打開房門,何凡直接走了過去:「周文?」

三級進化者,完全不怕,自己五級,至於身邊那兩個,就算強一點,後面還有個柳清緣,他已經聽見聲音了,柳清緣已經洗完準備出來了。

「何凡?」周文愣了愣,旋即冷笑:「我倒是忘了,你家住這裡。」

「你在我家門口乾什麼,還不走遠些。」何凡冷聲道。

「你真是找死,何凡,你已經徹底惹怒我了1周文咬牙切齒,一臉兇狠,就像之前凶獸幼崽小黑狗一樣。

「說的你之前就不怒一樣。」何凡撇嘴,毫不在意地道:「我就站在這,你敢動我一根汗毛,我跟你姓1

「你……」周文憋屈啊,從沒遇到過一個敢和進化者這麼說話的普通人,太特么氣人了。

「周少,只要不弄死,打殘了,賠點醫藥費而已,他敢報復,我們對他親人下手。」其中一人冷聲道。

周文面色難看地看著他:「他是個孤兒1

出聲之人懵逼,孤兒?那這就難搞了,自己不怕死,身邊無親人,威脅都威脅不了。

「看你們這麼生氣,又干不掉我,真的很爽。」何凡負著手,悠悠道:「執法隊來我家了。」

「你將那事說了?」周文面色一變:「你收了錢的1

你要點臉行不,錢你都收了,你還報執法隊?

「我遺書都寫了。」何凡淡淡地道。

「滾,趕緊滾,我不想看見你。」周文怒罵道。

「搞清楚,這是我家門口。」何凡揚了揚鑰匙:「我家門鑰匙,要不給你表演下開門鎖門?」

周文真的氣壞了,在何凡家門口,讓他滾哪裡去?滾回家不出來,這廝會答應?

「周少。」身旁二人,一胖一瘦,之前出聲的是胖子,這次是瘦子開口了,他陰冷地看向何凡:「我們就不走,你能如何?有本事動手埃」

周文一愣,隨即明白過來,是啊,就是不走怎麼滴,你無恥,我也可以無恥!

「柳清緣,將我買的繩子拿來。」何凡喊道。

「自己拿。」柳清緣的聲音傳來:「遞給你繩子,我也有責任,我才不幹。」

「你真買了?」周文面色煞白,你真不要命么?

「沒有。」何凡搖頭,看著恢復平靜的周文,笑道:「我覺得服毒比較好,你們等一下,我去拿毒藥。」

周文:「……」

何凡轉身進屋,拿著那包瀉王葯,再次面對周文:「看見沒,這是我買的毒藥,用繩子哪比的上毒藥好。」

周文臉色很難看,額頭已經開始滲冷汗了,如果何凡真的服毒死了,他背不起這個鍋,不說關押進執法局,等他出來,進化學校也不會再要他。

可總不能一直被何凡欺負吧?周文內心很憋屈,很想反抗一下,但又不敢用自己的前途來做賭注。

「周少,他手中的是瀉王葯,只會拉肚子。」瘦子冷笑一聲道:「這葯毒不死人,再者,我就不信,你真敢死1

「周文,我知道你家在哪,我要去你家門口。」何凡面無表情地說了一聲,抬腿就走,沒有絲毫遲疑。

「跟上。」周文已經沒心情處理自己的任務了,他現在必須把何凡應付了。

何凡快步走著,周文在後面跟著,一顆心那是緊張的不行,若是何凡真的死在自己家門口,那該怎麼辦?怎麼和執法局解釋,自殺?鬼信!

周文家很氣派,一個小別墅,何凡站在門前,面無表情地拆開瀉王葯。

「周少,你別擔心,這瀉王葯毒不死人。」兩個手下勸慰道,其實他們也很緊張,一旦出事,他們也逃不了干係。

何凡很平靜:「是吃不死人,九級進化者吃了也只是拉肚子,涅槃級也就蹲個半小時,我一個普通人,應該也不會有事。」

說完,何凡已經拆開了瀉王葯,拿起就往嘴裡塞。

「普通人?槽……」、

兩人懵了,你只是一個普通人?普通人你敢和周文這麼作對?

「你們不知道么?」何凡一臉奇怪的表情,隨手打開腕錶:「你看,我還有普通人鑒定證書,要不發你們一份?」

兩人獃滯,猛地看向周文:「周少,這不能吃,瀉王葯,進化者吃了都受不了,普通人怕是,怕是……」

兩人說不下去了,周文卻聽明白了,一旦何凡服下瀉王葯,那場景,周文想到的是噁心,外加噩夢。

「你……你別死了,我給你錢,你滾。」周文惡狠狠地道,頓了頓,又補充道:「我這是不想你將我家弄的太噁心。」

「老規矩?」何凡沉吟道。

「已到賬,趕緊滾。」周文欲哭無淚,尼瑪,別讓我找到機會,否則一定弄死你!

「滾?這……對了,這是你家門口,再見。」何凡回頭看了一眼,小心地收好瀉王葯,喃喃低語:「下次繼續。」

下次?我不會再給你下次機會了,周文心中冰冷地道,殺意在升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