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神話禁區>第二十一章:你就在桌子上留五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一章:你就在桌子上留五毛?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

當一鍋菜吃完,何凡的數據已經到了57.4%,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成為六級進化者。

回到房間,將生元草和凶獸肉也記錄下來,以後不打算這麼配了,不能增多基因的菜,不是好菜。

瀉王葯隨手扔在桌子上,起身出門,剛入賬十萬,還有成就涅槃的召喚進化法等著出手,暫時不缺錢,可以去找藥材了。

依舊是易家藥材鋪。

「這次要點什麼?」老闆笑著道。

「來了幾次,還不知道老闆大名?」何凡笑道:「我先看看。」

「杜峰。」老闆笑道:「要什麼藥材,和我說,我給你優惠。」

「有沒有更好點的?」何凡掃了眼,有幾株+2,+3的,其餘的全都沒什麼幫助。

「當然有,等我片刻。」杜峰走入店鋪裡面,沒多久,帶著兩個木盒出來:「這也不算好東西,小本生意,太好的我也弄不到。」

盒子打開,裡面躺著兩株藥材,顯示著+6,+7。

「價格多少?」何凡問道。

「這株十三萬,這株十五萬。」杜峰道。

「這麼貴?」何凡皺眉,若是賣掉進化法,買一株沒問題,隨便一株都足夠他成為六級進化者了。

「優惠價,一株十二萬,一株十四萬。」杜峰道。

「我考慮考慮。」何凡離開了,猶豫要不要買,一旦買了,自己怕是又要想辦法弄錢了,先去別的藥材鋪看看,待會再去菜市場看看,任何有可能的都不放過。

在何凡到處找藥材的時候,地下室內,虛弱的劉明捂著肚子,一臉痛苦:「難道昨天瀉王葯還有殘留?管不了那麼多了。」

劉明直接衝出地下室,進入衛生間。

小灰兇狠地看著叫著,直接撲向劉明,好在有繩子拴著,沒有接觸到。

劉明下了一跳,臉色發青:「這何凡是神經病么,將小狗……不對,這是凶獸?將凶獸拴在衛生間?」

估量了一下自己的狀態,劉明表示沒把握幹掉這隻凶獸幼崽,總不能在外面方便吧?

「想個辦法……不對,何凡只是普通人,怎麼會有凶獸幼崽?」劉明皺眉,這時肚子又痛了。

劉明痛苦的齜牙咧嘴,但卻沒有莽撞,打算去廚房拿菜刀,和小灰拼了。

「還有紙巾。」劉明麵皮直抽抽,一頭闖進了何凡的房間,第一眼看見桌子上放的瀉王葯,面色發黑:「瀉王葯?是金龍葯業經理賣給他的?」

「嘶。」

肚子又痛了,拿到紙巾,順手摸走瀉王葯,劉明可不想以後再被何凡給誤加了。

進入廚房,劉明拿著菜刀,正要離開,臉色沉了下來:「這是凶獸幼崽的皮?」

心中疑惑,又看了眼客廳的垃圾桶,還有一些骨頭……

說好的沒錢呢?說好的窮的揭不開鍋呢?

我特么在地下室白米飯兌水,你在這吃凶獸肉?看這骨頭數量還不少!

劉明內心有種MMP的感覺,又想到廁所那隻,也是養著殺的?奢侈啊,我特么就沒這麼奢侈,養凶獸現殺,這種人是普通人?這還需要買補藥?

這瀉王葯,該不會是何凡故意買的吧?劉明一瞬間聯想很多。

「先把眼前事解決。」看著骨頭,劉明果斷地將瀉王葯撒上去,然後扔進衛生間,讓小灰去吃。

凶獸可不管有沒有瀉王葯,也不會分辨,餓了一晚上了,看著骨頭就撲了上去。

劉明關閉衛生間的門,捂著鼻子,在外面等待。

一個小時后,裡面沒動靜了,劉明捂著鼻子進去,裡面充滿了惡臭,小灰也是奄奄一息了,連忙打開水龍頭沖刷,這樣的廁所,他可不想待。

花費了半個小時清理,至於小灰,一樣放在水龍頭下面沖了半小時,順便用菜刀解決了他的生命。

半個小時候,劉明從衛生間出來,順便沖了個澡,衣服也換掉了,換的是何凡的,他衣服早已破破爛爛,不能再穿了。

「這地方不能再待了,進化法已經賣出去,黑市雖然隱蔽,但瞞不過他們多久,何凡,抱歉了,利用你吸引注意,等我恢復,你若活著,我就帶你成進化者。」劉明喃喃道,在何凡房間找了一圈,沒找到一分錢,這讓他有些鬱悶。

又去其餘房間轉悠,一個空房間,剩下的就是柳清緣的房間了。

柳清緣的房間很簡潔,幾張照片,一些文件,衣服都鎖在柜子里,至於錢,櫃檯上剛好有一張五毛的。

「柳清緣?進化學校學生?」劉明看著文件,又看了眼照片,心中猜測,那凶獸可能是柳清緣抓的,那凶獸肉也是柳清緣吃的?

「這柳清緣能耐不小,肯定也是個大勢力子弟,不然吃不起凶獸,更不可能現殺凶獸吃。」劉明猜測道。

若是讓他知道,這只是半夜召喚來的,肯定不會這麼猜測。

「只是,這大勢力子弟,你就在桌子上留五毛,是不是有失身份?」劉明拿著五毛錢,內心凄涼。

算了,五毛就五毛吧,總比一分都沒有的好。

劉明拿著五毛錢,離開了何凡的家,順便給何凡留了張字條,告訴自己走了,等自己恢復后再來找他。

傍晚,沒找到合適的藥材何凡,一臉鬱悶地回到家中。

「這是,進賊了?」

站在自己房間門口,何凡獃滯,自己房間被翻的亂七八糟,不知道我是窮人么,誰這麼眼瞎,來這裡偷東西?

何凡第一時間找到自己的食譜,還好,這個沒丟,這才整理房間。

半個小時候,一切恢復如初,何凡皺眉,自己丟失了瀉王葯和一套衣服,除此之外,再無損失。

「來偷衣服,瀉王葯?難道是周文乾的,他怕自己吃瀉王葯死他家門口?」何凡摸著下巴,感覺這很有可能,只是門窗都沒有進來的痕,應該是位老手。

「對了,還有劉明。」何凡連忙沖入地下室,地下室內空空如也,劉明早已沒了蹤跡:「難道劉明被帶走了?他的敵人找來了?」

何凡臉色很難看,又去衛生間看了下小灰,面色徹底變了:「究竟是哪個缺德的乾的,弄死小灰也不帶走,嗯?+4?」

小灰屍體上,漂浮著+4數字,這讓他有些驚訝,難道小灰比較特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