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神話禁區>第二十二章:柳清緣,你變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二章:柳清緣,你變了。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女生小說

看著小灰的屍體,何凡心中很不理解,究竟是哪個盜賊進來,殺死了小灰還不帶走,難道看不上凶獸幼崽?

沒多久,柳清緣回來了,看了眼沙發上的何凡,緊張地道:「何凡,你沒對我小灰下手吧?」

「這次真沒有。」何凡悶聲道,但小灰還是死了。

「那就好,我剛答應和他們決鬥,捍衛召喚者的榮耀1柳清緣鬆了口氣,快步走向衛生間:「我去看看小灰。」

「柳清緣。」

何凡張了張嘴,想要叫住她,可是,柳清緣已經進去了,看著斷裂的繩子,消失的小灰,柳清緣黑著臉走了出來:「何凡,這就是你說的沒下手?」

「你聽我解釋。」何凡嘆息,從桌子空下面拖出小灰屍體:「你的小灰在這。」

「開始你的表演。」柳清緣冷笑道:「這次是車碾死的,還是離家出走?」

「這次不是我乾的,家裡進了賊。」何凡無奈道:「我中午出門了,回來之後,家裡一團亂,小灰也死了,我衣服都丟了一套。」

「進了賊?」柳清緣譏諷地道:「你沒鎖門么?」

「我鎖門了,這個賊太厲害,一點痕沒留下。」何凡長嘆,他內心已經有所猜測,一點進來的痕沒有,那就可能是內部人乾的,當時只有地下室的劉明在家!

「你還是先看看你房間,有沒有丟失東西吧。」何凡凄苦地道,造孽啊,若是劉明乾的,以後見到他,直接掐吧死算了。

柳清緣冷哼一聲,進了自己房間,片刻后,臉色陰沉地道:「你說進了賊?」

「對。」何凡重重點頭。

「那你告訴我,哪個蠢賊,進了我房間就偷五毛錢?」柳清緣冷笑質問。

「你房間還有五毛?我五毛都沒有,損失了一套衣服。」何凡驚嘆道:「真有錢。」

至於哪個蠢賊,可能是你天天看電視那位,你的偶像!

你這關注點是不是有毛病?五毛還有錢?

「你損失的一套衣服,就不止五毛錢,不對,你別想轉移話題,肯定是你乾的,對不對?」柳清緣咬牙切齒地道。

「真不是我乾的。」何凡一臉愁苦,這特么解釋都解釋不清了:「先說說你決鬥的事情吧,不一定非要小灰。」

「我現在不關心小灰,我想揍你一頓,讓你知道,什麼是進化者……」

「喂,執法隊嗎?有進化者……」

「你先對我小灰下手的1柳清緣氣呼呼地道。

「進化法,打折1何凡一臉心痛地道。

「一萬。」柳清緣伸出一根手指:「只要你答應,小灰你燉了。」

「成交,便宜一萬。」何凡連忙答應下來。

柳清緣:「……」

要點臉行不,我說的是一萬買進化法,不是便宜一萬!

「何凡,要不是學校附近就你租房子,要不是進化法,我肯定將你吊起來打1柳清緣氣壞了,你就不能大方點?

「這次真不是我乾的。」何凡很鬱悶,這有前科了,解釋也解釋不清。

「我不想和你說話。」柳清緣氣的哼了一聲,施展召喚之光,準備再召喚一隻凶獸幼崽,準備明天的決鬥。

「柳清緣,我也不說什麼了,我許下承諾,以後你想吃什麼,我都做給你吃1何凡一臉做出極大犧牲的表情。

柳清緣面色煞白:「你還是換個承諾吧,比如進化法只要一萬什麼的。」

「談錢就傷感情了。」何凡搖頭道:「還是做菜吧,我看你骨骼驚奇,想來也是個好苗子,和我學做菜吧。」

「笨蛋才和你學做菜1柳清緣冷聲道,對於他的廚藝很不屑。

「不學就不學,以後別說我沒給你機會。」何凡輕哼一聲,我還不傳授了。

「其實,我還真有些相信不是你乾的,照你的性子,真要是你乾的,怕是直接就吃了。」柳清緣看著小灰屍體,嘴角帶笑,小灰活不活不重要,她看重的是進化法。

「我說過不吃就不吃,這點信用還是有的。」何凡說道。

「算你還有點良心。」柳清緣輕哼一聲,也不再那麼生氣了:「進化法給我,我以後再給錢。」

「小本生意,概不賒欠。」何凡果斷搖頭。

「以後召喚的凶獸幼崽,都給你吃,這行了吧?」柳清緣咬牙切齒地道:「我頂多留一隻。」

「給你,還有四萬星元。」何凡爽快地交了進化法。

「真摳門。」柳清緣啐了一口,小心地接過進化法,看的入神。

「怎麼沒有凶獸幼崽過來?」柳清緣皺眉,這都一個小時了,一點影子都沒有,尋常家畜,寵物也沒有動靜。

「該不會沒了吧?」何凡皺眉:「按道理來說,不對啊,執法隊都驚動了,不至於才三隻吧?」

「你有沒有想過凶獸幼崽的來歷?為什麼會出現在市區?」柳清緣思索道。

「周文?」何凡挑了挑眉:「絕對與他有關,昨天晚上,我聽見他們來這裡也是辦什麼事,還帶了假的執法服,這邊平常很安靜,周文也不會無緣無故過來。」

「這次找我決鬥的,也是周文。」柳清緣面色微冷。

「他找你決鬥?」何凡錯愕:「周文這是腦子被驢給踢了?他一個三級進化者,你一隻手都能將他吊打。」

「比的是召喚,他請動了一位召喚進化者,和我比召喚和訓化,賭注就是凶獸,而且周文之前很確定我有凶獸幼崽。」柳清緣道。

「要不,你棄權吧?」何凡思索片刻,猛地驚醒道:「不對,你好像一點也不擔心?你目的是要我進化法?

「棄權?不可能的,他居然侮辱召喚進化者,侮辱我的召喚能力,我絕不可能棄權1柳清緣對於周文,充滿了怒火,隻字不提自己擔心不擔心的問題。

「可沒了凶獸幼崽,怎麼比?」何凡嘆道:「要不拖延一下,問問他,能不能定個三年之約,或者來年再戰什麼的。」

柳清緣翻了翻白眼:「你覺得對方傻不?他們顯然是現象要我手中的凶獸幼崽,不會拖延的。」

「那我們出去召喚試試,也許凶獸幼崽跑遠了,暫時沒感應到召喚之光,還有,你能不能如實回答,你為什麼一點也不擔心?我很懷疑你。」何凡嚴肅地說道。

「那就去試試吧。」柳清緣立刻起身出門,留給他一個背影。

兩人離開家,召喚之光施展,等待了一個多小時,也不見凶獸的影子,只能鬱悶返回。

「看來今天沒有凶獸,算了,回去睡覺。」柳清緣慢悠悠地回家,神態悠閑。

何凡不滿地道:「你還逃避我的問題?」

「上次不是和你說了么?我已經八級了,該擔心的是周文,是你自己忘記了。」柳清緣淡定地道。

何凡:「……」

媽蛋,虧我剛才還愧疚的給你降價,直接將進化法給你了,感情你早就有十足把握,柳清緣,你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