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神話禁區>第二十三章:你想要就直說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三章:你想要就直說啊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女生小說

柳清緣回房休息,她還要保持狀態,應付明天的決鬥,順便學習下新的進化法。

何凡萬萬沒想到,柳清緣居然學會套路了,再也不像當初那樣好忽悠了,難怪大方地將小灰屍體扔給他。

心中略有不爽,何凡回家后洗鍋做小灰,等做好后,已經是一個小時后了,打算弄點讓柳清緣也嘗嘗,這次絕對是好心!

伸手去拿碗,何凡發現碗底壓著一張紙,疑惑拿起來,看著上面的字,輕聲念道:「多謝照顧,待我恢復再來助你成為進化者,另外,肚子痛,情急之下,用瀉王葯配合垃圾桶的骨頭,毒了凶獸幼崽,你可能也是要殺掉吃肉的,我順手宰了,不用謝,劉明。」

何凡:「……」

這小灰是用瀉王葯毒死的?

這特么還能吃么?何凡臉色難看地看著一鍋肉,難怪聞到有些臭味,他胃口再好,也吃不下這東西。

「算了,明天買個新鍋。」何凡連鍋都不想要了,心裡有陰影。

關火,離開廚房,何凡嘆息,看會電視緩解下心情,這個該死的劉明,你跑就跑,拿瀉王葯就拿唄,你毒死小灰幹什麼?

現在何凡也明白,為什麼小灰基因+4了,可能是吃了瀉王葯,產生了變化,增加了一點。

正在這時,柳清緣匆匆跑了過來:「我覺得,明天至少要帶只凶獸去,屍體也無妨,你已經燉了?那我把鍋也帶去,下次有凶獸再給你吃。」

「喂,那凶獸肉……」

「好了,你早些休息,別打擾我。」柳清緣擺擺手,端著肉進了房間。

何凡:「……」

我想說,那是瀉王葯毒死的,為啥不聽?說好的給我呢,雖然不能吃,但我賣給別人,至少能換口新鍋埃

第二天一早,柳清緣早早起床,帶著一鍋肉去上學了。

進化學校,柳清緣剛將一鍋凶獸肉放好,腕錶響起,上面顯示的是決鬥人:「柳清緣,還沒來擂台,你是怕了么?這麼膽小,可不是合格的召喚者。」

「等著,待會揍不死你1柳清緣冷笑一聲,直接掛斷通話。

進化學校學生比武,這是常事,但召喚進化者比武,卻是稀少,一來召喚者本就少,二來,召喚者本身戰鬥力偏弱,依靠召喚獸戰鬥,他們這些學生,可沒有凶獸給他們訓化。

本來沒多少人關注這場比斗,但在周文的宣揚下,這次來了不少觀眾。

一名青年,立於擂台之上,身旁趴著一隻小灰狼,目光兇殘地看著上台的柳清緣。

「你的召喚獸呢?」青年看著獨自上來的柳清緣,皺眉道。

「對付你,還用不上召喚獸。」柳清緣傲然道。

「口氣真是不小,雜血凶獸幼崽雖然弱,但你我相差無幾,它只要造成一點騷擾,你必敗無疑1青年冷哼一聲,指尖淡青光芒閃爍,小灰狼猛地起身,兇狠地張口嚎叫,撲向柳清緣。

青年緊隨著黑狼,撲向柳清緣,掌中淡青光芒升騰,一掌印向柳清緣,召喚師學的也有武技,只是鑽研的沒有一般進化者那般深奧,體質也跟不上,但防身綽綽有餘。

柳清緣面色平靜,看見撲來的小灰狼,同樣是青光籠罩,只是不同於之前的淡青光芒,而是深青色。

面對襲來的一掌,身子一側,腳下步法騰挪,身形曼妙,卻又快若風雷。

「武技學的不錯。」青年嗤笑一聲,同樣的步法踏轉:「可惜,一位召喚進化者,更重要的是召喚能力,而不是武技1

灰狼嚎叫,撲殺而來,幼小的身子爆發出強勁力量,幼齒生生暴漲一寸,泛起寒芒。

「卑鄙,你給召喚獸吃了狂暴葯?」柳清緣面色陰冷。

青年沉默不語,雙掌淡青光芒閃耀,逼的柳清緣連連後退,外加狂暴的小灰狼,柳清緣一時只能自保。

「真夠卑鄙的,不過,柳清緣也是,明明沒有凶獸,為什麼還要比?」台下學生們看不下去了。

「戰鬥,就是要不計手段,能勝才能活命,這是老師一直教授的。」有學生冷眼看著。

「那是對付凶獸才不擇手段,而不是對付同學。」有學生反駁。

周文冷笑連連,住在那裡,你會沒有凶獸幼崽?借你之手找回,誰能說什麼?

狂暴葯,若是人吃了,可以短暫提升力量,但事後會虛弱,還可能影響以後發展,凶獸吃了會更兇殘,因為凶獸體魄強大,抵抗力也強,少量的不會有事。

「你現在認輸,我會停手。」青年淡淡地道。

「認輸?我不會輸給你1柳清緣冷哼一聲,深青色光芒溢散,一一掌拍向狂暴的小灰狼,深青色進化之力,再次籠罩了小灰狼。

「那就打的你認輸1青年速度再快一分,拳掌之間,淡青光芒流轉,一拳轟向柳清緣。

嗷嗚

這時,狂暴的小灰狼也爆發了,緊隨著青年,跳躍而起,撲咬而來。

「柳清緣,你輸定了。」台下,周文冷笑道。

「是嗎?」

柳清緣不屑一聲,一拳迎向青年,至於狂暴的小灰狼,卻是看也未看。

「你放棄……埃」

青年話未完,頓時慘叫出聲,只見狂暴的小灰狼,一口咬在他的大腿上,絲絲鮮血流淌,兇殘的凶獸本性爆發,強行撕下一塊肉來。

腿上的劇痛,讓青年力氣頓時泄了大半,柳清緣一拳打下,青年連連翻滾出去。

「抱歉,我是八級進化者。」柳清緣淡淡地道,指尖深青光芒流轉,小灰狼乖順地趴在腳下:「昨晚剛突破,讓你失望了。」

她前兩天就八級了,對方只是七級,若不是小灰狼吃了狂暴葯,第一掌她就將灰狼策反了。

「八級?」台下學生們驚訝:「她轉來才幾天,這都八級了?」

「八級?」周文面色陰沉,萬萬沒想到,柳清緣會成為八級進化者。

「你輸了。」台上,柳清緣看著青年,冷聲道:「道歉1

「我們沒輸,輸的是你。」周文猛地跳上擂台,指著柳清緣道:「一個召喚者最重要的就是召喚獸,你一開始就沒有召喚獸,你從一開始就輸了。」

「無恥,這周文真夠無恥的。」台下學生們立刻罵開了,這還能再無恥點么?

「對,柳清緣,一開始你就輸了,我們只不過是陪你玩玩。」台下也有不少人,幫著周文說話,這是他的人。

「你們真夠無恥的。」柳清緣臉色很平靜,相比何凡那個無恥之徒,這些人好像還嫩點?

柳清緣想了片刻,冷笑道:「要不去找校長評評理?或者,請執法隊來,公正裁決一番?」

能不能不提執法隊?周文現在聽見執法隊三個字,小心臟就狂跳。

看著沉默的周文,柳清緣冷笑道:「我知道你想要什麼,不就是凶獸幼崽么,你想要就直說啊,我可以賣給你。」

「賣給我?」周文愣住了。

「不然我拿什麼養?」柳清緣譏諷地道:「十萬星元,只此一次機會,愛買不買。」

「買1周文咬牙,也不管會不會被人笑話了,既然已經無恥了,先把凶獸幼崽弄到手再說。

不過,這十萬星元,你是不是和何凡商量好的,每次都十萬?

「轉賬吧。」柳清緣淡淡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