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神話禁區>第二十四章:這是想嘲笑我們!(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這是想嘲笑我們!(感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都市言情

「別賣,十萬星元,哪能買到凶獸?」台下學生急了。

「賣給我吧,把你凶獸賣給我。」還有幾位召喚進化者急忙出聲,這可是凶獸啊,哪怕只是雜血,一旦成長起來,連九級進化者都能幹掉,你居然十萬就賣掉?

「先說好,你腳下那隻也是我的,雖然被策反了,但你若要帶走,就是搶奪同學東西。」周文看了眼柳清緣腳下的小灰狼,又看了台下著急的學生們,出聲說道。

「我沒你那麼無恥。」柳清緣冷聲道。

「十萬轉給你了。」周文連忙將錢轉過去,生怕柳清緣改變主意,不賣了,或者賣給別人。

「等著。」柳清緣看了眼到賬的十萬星元,嘴角微微翹起,周文的錢還真好掙,進化法的錢,可以給何凡了。

柳清緣端著一鍋肉回來,嗯,特意用黑布包著:「給你。」

「你這封的這麼死,不怕憋死凶獸?」周文皺眉,快步走了過去,打開黑布,面色瞬間變了:「柳清緣,你是什麼意思,一鍋黑炭?」

「凶獸你是帶不走了,凶獸肉你可以拿走,一塊沒吃,要皮的話,明天給你帶來。」柳清緣看著鍋,淡淡地道。

台下觀眾全都懵了:「把凶獸燉了?還燉成了黑炭?召喚師就能這麼糟蹋?」

「我很佩服召喚師的豪氣,一隻雜血凶獸幼崽,直接給燉了。」

「真有錢,柳大土豪。」

「你又沒說要死要活,要生要熟,你應該謝謝我,幫你燉熟了,回家熱熱直接就可以吃。」柳清緣拿著錢走人,留下全場懵逼。

周文:「……」

「和何凡待在一起,自己變的也有些……唉。」柳清緣搖搖頭,這是受何凡影響了,自己還是一個乖乖女,善良的好學生。

一天時間過去,柳清緣帶著十萬星元回家,何凡正擺弄著自己的新鍋,見到她回來,有些歉意地道:「柳清緣,我有件事忘記和你說了。」

「什麼事,說吧,我今天心情好,只要不是你以我的名義,去菜市場搶食材燉了,我就不生氣。」柳清緣笑了笑,道。

「這個,那凶獸肉你沒吃吧?」何凡小心地看了她一眼,不等她回答,繼續道:「看你還笑得出來,應該沒吃,我忘了告訴你,小灰是吃瀉王葯死的。」

「哦……等等,瀉王葯?」柳清緣本不在意地應了一聲,猛地反應過來:「你之前嚇唬周文那包?」

「對,那個賊將瀉王葯塞給小灰吃了,全部。」何凡揉了揉眉心道:「你別告訴我,你給朋友吃了。」

「賣給周文了。」柳清緣道,面上閃過一抹憂慮:「你那一包,三級進化者受得了么?」

「這個我也沒找三級進化者試驗過埃」何凡喃喃道:「應該死不了吧?」

「應該吧。」柳清緣也不確定:「要不,給周文打個電話問問?」

「你有他電話?我是沒有。」何凡問道。

「我有決鬥的召喚者電話,我問問。」柳清緣也擔心吃死人,連忙撥通電話。

一家酒店內,周文,決鬥的青年,還有幾位進化學校學生齊聚一桌,正吃著小灰,一邊吃一邊咒罵:「可惡的柳清緣,居然將凶獸給燉了。」

「還燉成了黑炭,肯定是早就知道自己要輸,才會這樣。」

其餘進化者恨聲道,可是,哪怕是黑炭,他們也要吃,這一鍋可是十萬啊,一鍋凶獸肉,可不能浪費。

「柳清緣來電話了。」

青年的腕錶響了,一群人看向青年,周文冷聲道:「不要接,柳清緣這是想嘲笑我們1

「嗯。」青年看了眼包紮好的腿,眼中閃過一抹恨意,狠狠咬了一口肉,好似在咬柳清緣一樣。

「他掛了。」

柳清緣獃滯地看著腕錶,你為什麼要掛電話呢?

「能掛電話,那就代表沒死。」何凡鬆了口氣:「走吧,我們去外面轉轉,再召喚一次試試。」

「就這麼不管了?」柳清緣還有些擔憂,多好的心情啊,就被何凡一句話給整壞了,怎麼就成了吃瀉王葯死的?

「還怎麼管,你知道他們在哪?」何凡撇嘴:「早些召喚,看看還有沒有,若是沒有的話,早些睡覺。」

柳清緣被何凡拉著出門,施展召喚之光,等待凶獸幼崽的出現。

「昨晚都沒出現,今天就別抱希望了。」柳清緣說道。

「總得試試,不然沒肉下鍋了。」何凡嘆息,現在成了進化者,他的胃口是越來越大,一人吃一隻,都感覺不到飽,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真正吃飽一次。

哼……哼

柳清緣正要說話,哼唧聲傳來,一隻小野豬頭頂青光,出現在視線內。

「真的有。」何凡喜道。

「昨晚怎麼不出來。」柳清緣有些鬱悶,難道,老天是在照顧何凡?

「難道你想帶著一頭豬去戰鬥?」何凡思索道:「以後有機會,我滿足你。」

柳清緣白了他一眼,正要去抓小野豬,面色突然一變,冰冷地看向前方房屋拐角處:「出來1

「還有人?」何凡皺眉。

「不愧是八級進化者,確實敏銳。」淡淡聲音傳出,一名黑衣人從黑暗中走出,整個人包裹的嚴嚴實實,只有一雙眼睛露在外面,泛著冷芒:「這隻幼崽我要了,你們以後不要再召喚了。」

「憑什麼?」柳清緣冷笑一聲,道:「如果你有本事搶走,我柳清緣絕不追究,若無,哪裡來,回哪裡去1

「那接招吧。」

黑衣人淡漠一語,身形瞬間消失,金芒閃爍,進化之力宛如劍氣,撕裂黑夜,籠罩柳清緣。

「戰鬥進化者?」柳清緣驚疑一聲,身形飛退:「學校武技,你是學校學生?」

黑衣人不語,攻勢迅猛,進化之力,宛如一柄利劍,散發著鋒銳氣息,讓柳清緣不敢硬接。

「何凡,你快回去,這人是七級進化者,戰鬥力極強,我只能拖四分鐘。」柳清緣急忙道。

「四分鐘?」黑衣人譏諷地道:「你可真是自信埃」

「兩分鐘就行了,我已經呼叫執法隊,之前和執法隊的老黃打過招呼,有事就呼他。」何凡抬了抬手,示意他剛才撥通了電話。

「執法隊?」黑衣人目光閃爍,進化之力化作劍氣,破空刺向柳清緣,飛身撲向小野豬。

「看,那是什麼1何凡猛地一指天空,柳清緣閃避開劍氣,抬頭看了下,黑衣人卻是理也不理,依舊撲向小野豬。

何凡面色一僵,為啥隊友上當了?不管了,只能自己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