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神話禁區>第三十四章:你真的很能吃么?(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四章:你真的很能吃么?(求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歷史穿越

何凡終於明白,柳清緣看了信息,牽扯出林楊后,沒有第一時間找麻煩,能將這裡監控關掉兩分鐘,林楊的身份,不是不凡能說明,在進化學校,絕對有很高地位。

「殺他何須兩分鐘?」何凡身旁的青年冷笑一聲,手中出現一柄匕首,瞬間扎向何凡心臟:「只需兩秒1

其餘人面色冷厲,沒有動作,殺一個普通人,一位進化者出手就夠了,他們估計還沒趕到,何凡就死了。

「沒監控么?那你不早說1

何凡看著冰冷的匕首,身子以不可思議的角度彎曲,瞬間躲過匕首,一隻手,抓住褲兜,進化之力一閃而逝。

撕啦

一把撕裂對方褲兜,連帶著布一起撕下,抓出一個藥瓶,何凡猛地抬腿踹了出去,進化之力雖然未出,卻也在體內流轉加持,快若閃電。

瞬息之間,進化者直接被踹飛出去,血水噴洒,何凡動作不停,飛快向外奔去。

「嗯?你竟有如此身手?」突來的變故,驚愕了所有人,一位進化者,居然被普通人重創了?

「拿下1

一瞬間,四周進化者同時出手,進化之力閃耀,皆是七級,第一時間堵死了出口。

「隱藏的夠深,難怪敢插手進化者的事情。」林楊驚訝一語,緊接著是無情冷厲道:「可惜,你註定逃不掉。」

何凡面色陰沉,這裡的進化者算上林楊總共九位,而且沒有一個低於七級,都精通進化武技,他雖然覺醒了獨門進化法,可也無法一打九。

「要不,我們再商量商量?我覺得,你沒我帥,給你辦事也成。」何凡慢慢後退,背後是存放凶獸的鐵籠和小屋,已經沒退路了。

「不需要,柳清緣他們的凶獸,有人會送來,要你完全沒用。」林楊冷聲道:「還有五十秒,快些解決。」

「柳清緣已經知道是誰了,不會給他機會運送。」何凡連忙道。

「是么?」林楊不屑一笑。

「殺1

低喝一聲,八名進化者催動進化之力,同時殺來。

「有膽量一起進來喂凶獸。」何凡一咬牙,猛地扭頭,一頭扎進小黑屋。

「林少……」進化者們攻擊落下,卻是打不破小黑屋屏障,一時懵逼:「要不,我們進去殺了?」

「你們進去的話,一旦他瘋狂,釋放了凶獸,一兩人怕是殺不了他,反而會折損人手,進去多了,會影響任務,不值得,監控也重開了,暫時讓他活著,待會放些凶獸進去,圓環碎裂,讓凶獸吃了他。」

林楊面色陰沉,道:「至於柳清緣那邊,讓杜宇注意下,有情況通知我,另外,讓人再查查何凡的底,進化者潛伏進來,不知梁雕會有什麼解釋?」

「是。」一群進化者面色一喜,試探地道:「那我們豈不是要留著何凡?」

「看他能不能活過凶獸的襲殺,死活又有何區別?一塊肉,或者一塊骨頭就夠了。進化者的基因數據,和普通人是不同的,從他暴露的那一刻,勝利就屬於我了。」林楊冷笑一聲,轉身離開。

何凡進入小黑屋,看著一頭頭帶著圓環,趴著的凶獸,迷茫了一下:「我是不是進來晚了?」

默默取出菜刀,鍋碗瓢盆,還有之前周文忽悠他買的水。

「天意啊,洗凶獸的水都不用愁,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1何凡喃喃低語,看著眼前一頭稍微大點的凶獸,菜刀無情地捅了進去,這些都是敵人的,不吃留著過年?

「沒追進來就好。」何凡看了眼門口,若是追進來,他只能取下圓環,利用這些凶獸,和對方拼一把了,畢竟在外面死磕,他一點勝算也沒有。

何凡剛洗完,剝皮,剛把凶獸肉下鍋,一頭凶獸被扔了進來,沒有圓環,成熟期的,費了些力氣弄死。

成熟期,也就能獵殺六級,抗衡七級,他已經七級了。

何凡想了想,將凶獸血,凶獸皮全放在門口,自身退後,這樣凶獸進來,第一時間會被凶獸血吸引,而不是他,如此,他也有準備時間。

電話再次響了,是柳清緣的:「何凡,六百米,來運送一下。」

「咳,柳清緣,我暫時幫不了你,需要你自己運送了,對了,你親自運送,之前拿你手機坑我的,可能不是張強。」何凡想到林楊的語氣,回復一句。

「不是張強?」柳清緣微微一愣,旋即道:「你怎麼知道的?你現在怎麼幫不了我?」

「這個,現在情況有些特殊。」何凡猶豫,要不要告訴柳清緣。

「說,是不是周文又對你下手了?」柳清緣沉聲道。

「這倒不是,我實話實說,你暫時不能來救我。」何凡嚴肅地道:「這關係我能不能吃飽。」

「暫時不能來救你?吃飽?這有什麼聯繫?」柳清緣迷了,你現在到底是有生命危險,還是在吃東西?想了想,柳清緣帶著一絲驚懼地道:「難道你要撐死了?」

「這個,應該,也許撐不死我吧,第一次見到這麼多食物。」何凡認真地掃了眼,小屋內的凶獸,旋即道:「我現在在幫你解決競爭對手,應該是林楊的活著凶獸存放小屋,我打算吃光它們。」

柳清緣一愣,愕然道:「你怎麼進去的?」

「林楊看我長得帥,把我扔進來,說要請我吃凶獸,前提是自己做。」何凡幽幽道:「我這人,最喜歡的就是做飯了。」

「說真話。」柳清緣臉色一黑。

「好吧,我是為了你,擔心你得不到第一,感覺林楊是你的最大競爭對手,所以打算吃掉他的凶獸,讓他無法與你競爭。」何凡沉聲道:「這個解釋你滿意不?」

「算了,我去問問梁雕,把你救出來。」柳清緣懶得聽他解釋。

「別,柳清緣,柳姐,暫時別來救我,讓我吃飽一次吧。」何凡急了,好不容易有個吃飽的機會,怎麼忍心破壞呢?

「可對方如果將不帶圓環的凶獸放進來,或者進來殺你,你怎麼辦?」柳清緣皺眉道。

「不怕,他們不敢進來,一旦進來,我就將裡面凶獸全部放出來,還別說,這裡面凶獸真不少,二十頭都有了。」何凡嘖嘖嘆道:「至於活著的凶獸,你放心,我殺一頭放門口,進來的凶獸會吃凶獸屍體。」

「吃完之後,還是會吃你。」柳清緣冷冷地道。

「我帶的有毒藥。」何凡淡定地道。

「你又買瀉王葯了?」柳清緣臉色發黑。

「嗯。」何凡輕咳一聲,道:「你等我電話,可能不是張強,我只能說可能,你注意點,我凶獸肉燉好了,回聊。」

柳清緣看著掛斷的電話,一時發懵,隨身帶瀉王葯?你隨時打算死給周文看?還有,你真的很能吃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