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神話禁區>第四十二章:應該能和它磕一下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應該能和它磕一下子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女生小說

柳清緣還沒回來,何凡繼續掌控全新的力量,這股力量太強了,吃完所有凶獸肉的他,現在比之前,強大了至少三倍。

何凡運轉新的進化法,熟悉力量,新的進化法屬於輔助型的,可以幫他快速掌控新增的力量,直至掌控體內每一份力量,運用隨心。

之前的進化法,則是用來修鍊提升。

有了新的進化法,何凡掌控起來很快,只用了一個小時,就基本上熟悉了,但距離進化法要求,掌控每一分,運用隨心,還有些距離。

忙活完,洗完碗筷,何凡直接睡覺。

「何凡1

迷糊中,何凡被一聲尖叫驚醒,嚇的他連忙從床上起來,穿衣走了出去,發現柳清緣臉色很震驚,手中拿著那個藥瓶。

「幹什麼,大晚上不睡覺,真以為是我監護人?」何凡不滿地嘟囔,我現在一隻手都能將你按著錘。

「你,你這是哪來的?」柳清緣聲音在顫。

「撿的。」何凡撇嘴。

「裡面的東西呢?」柳清緣捏瓶子的手在發白。

「吃了啊,這東西,你還別說,夠味,辣喉嚨,比吃火鍋還爽。」何凡有些懷念地咂咂嘴。

「辣喉嚨?夠味?」柳清緣獃滯:「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什麼?」何凡一臉感興趣地道:「你告訴我,我下次買一瓶回來,繼續燉肉。」

「這是基因液,葯浴的。」柳清緣面色僵硬:「你確定你吃了沒事?」

「基因液?葯浴?」何凡怔了怔,有些恍然地道:「我說怎麼還辣喉嚨,對了,葯浴是什麼鬼?」

「你下次能不能問下我?」柳清緣揉著眉心:「基因液分為兩種,一種葯浴,一種口服,葯浴的非常霸道,一些九級進化者都受不了,痛苦難忍,只能以熱水稀釋,用來泡澡。」

「口服的不如葯浴,但藥力溫和,便於人體吸收。」

你能不能關心下重點?這重點是基因液,不是辣不辣喉嚨!

「哦,睡覺。」何凡猛地關門,回房繼續睡。

柳清緣:「……」

你這麼沒心沒肺,真的好嗎?

房門再次打開,何凡探出頭來,一臉認真地問道:「你說,口服的燉肉,口感怎麼樣?」

「你還是去睡吧。」柳清緣無法理解,究竟是什麼樣的胃口,讓你吃下藥浴基因液,還沒被弄死的?

何凡在自己食譜上記錄下來,葯浴基因液燉肉,很夠味。

「先別睡。」柳清緣又想起一件事來:「你出來,有事和你說。」

房門打開,何凡打著哈欠,坐在沙發上:「什麼事,你說吧。」

「你遇到進化者戰鬥,你興不興奮?想不想上去切磋?」柳清緣想了想,問道。

「有病?」何凡白了她一眼:「你們進化者打架,關我什麼事?我為什麼要興奮?」

「那遇到凶獸,你想不想和凶獸一戰?」柳清緣又問道。

「這個要看什麼凶獸了,最差也是雜血巔峰期。」何凡摸著下巴說道,再低一些,對自己應該沒幫助了,沒興趣費力。

「明天去執法局領證吧。」柳清緣嘆道。

「領證?」何凡呆了呆:「為什麼?我還想做一條單身狗。」

「進化者妄想症證明1柳清緣臉色發黑,你想哪去了?

「哦。」何凡撇撇嘴,正要起身回房,突然想起一件事來:「你說,進化者妄想症,是不是有什麼特權?比如殺人不犯法什麼的?」

「你想幹什麼?」柳清緣一臉警惕,你得到這證件,該不會是想弄死周文把?

「我就問問。」何凡好奇,前世神經病都是有特殊寬容的,自己是不是也可以特殊一下子?雖然是假的妄想症,但有證就行了。

柳清緣面無表情地道:「只是可以從輕處罰,比如你若弄傷了誰,少罰點錢,不過,以你的水平,不被人家揍就不錯了。」

「好,我明天去拿證,兩點了,早點睡。」何凡有些期待了,下次一巴掌將周文抽成重傷,自己也沒多大事,這證件必須拿!

柳清緣有種不好的預感,對於何凡,她現在很好奇,明明是普通人,為什麼能做出超出普通人的事情,葯浴基因液吃了,一點事都沒有?

這完全不正常,葯浴基因液,九級進化者都忍受不了,他怎麼就沒事?還是說倒掉了?

至於學校儀器出錯,這不可能,那可是現今最先進的基因檢測儀器,絕對不會有錯。

柳清緣看著手中空瓶,扔進垃圾桶,又取出一個差不多的瓶子,只是上面的文字有些不同,這是口服的。

何凡一瓶葯浴下去,還是原來的樣子,再給他就是浪費,她打算自己留著,用來提升到九級:「以後多抓幾頭凶獸給你吃,算是補償了。」

柳清緣也去睡了,累了一天,她也困了。

第二天一早,何凡早早起來,拉著柳清緣去領證。

執法局,位於江河市中心,門前掛著江河執法牌子,門外停著執法車,永遠不關門。

「你好,我們是柳清緣和何凡,我們找黃隊長。」一進入執法局,柳清緣看著執法人員,客氣地問道。

「柳清緣?你隨我來,小劉,你帶何凡去找黃隊。」一位中年女子走了過來,拉著柳清緣離開。

何凡隨著青年小劉,前往老黃辦公室:「黃隊在裡面等你,你自己進去吧。」

「謝謝。」何凡道了聲謝,推門而入。

老黃正在整理文件,見他到來,連忙招呼:「來,在這坐。」

「謝謝黃隊。」何凡客氣一聲,坐了下來。

「何凡,我有幾個疑惑,希望你能解答。」老黃為他倒了杯水,說道:「在幾天前,你曾一腳踢傷三級進化者周文,能告訴我,你是如何做到的嗎?」

「就那麼做到的埃」何凡一臉淡定地道:「直接踹過去就好了,我可是九級進化者,沒踢死他,是我手下留情了。」

老黃點點頭,又問道:「那……」

「黃隊長,你先別問了,我這次來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商議。」何凡嚴肅地道。

「哦?」老黃笑了笑,道:「請說。」

要進化妄想症證明?一般這種人,可不會主動要,他對於何凡也是有些懷疑。

「我是想問,前幾天黃隊說有凶獸幼崽出沒,有沒有新的進展?比如凶獸幼崽具體位置,身為進化者,應當為人類做貢獻。」

何凡一臉躍躍欲試的表情:「最好是巔峰期的凶獸,以我九級進化者的能力,應該能和它磕一下子。」

老黃:「……」

你怎麼不按照套路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