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神話禁區>第五十一章:我萬萬沒想到,有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我萬萬沒想到,有病…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歷史穿越

隨便吃了點,隱藏好巔峰期凶獸,四人再次出發,引出凶獸來殺。

四人速度算不上快,因為凶獸雖然懶得搭理他們,但他們挑釁惹怒的話,那就是另一種形式了,他們一樣只能找落單的。

每次獵殺,秦薇依舊是閉著眼,全身在抖,但祝福之力沒少,依舊加持。

何凡有些無聊地打了下哈欠,他覺得自己完全是全程看戲,想不通,他們為什麼會答應他的條件,請他過來。

時間流逝,一頭又一頭的凶獸獵殺,算上之前的,這已經是第六頭巔峰期了,這樣下去,明天就能搞定。

「這次畢業任務穩了。」林胖子扛著凶獸攻擊,笑了出來。

「是啊,終於要畢業了,想想就激動。」聶雲一劍落下,回了一句。

「還是薇姐……」

「閃開,讓我來1

就在兩人心情略有放鬆,凶獸虛弱之際,閉著眼的秦薇突然睜開雙眼,揮舞著拳頭,沖向凶獸,大喊著:「閃開,讓我來1

「快,小凡,快抱住她,拖走,立刻拖走1聶雲和林胖子瞬間慌了,驚叫出聲。

「這幾個意思?」何凡都懵逼了,這究竟是什麼情況?

「快,快拖走1林胖子叫道。

虛弱的凶獸狂暴了,看著衝來的秦薇,血盆大口張開,直接咬向她的頭。

秦薇好像有些慌了,渾身都在抖,但拳頭依舊高舉著,似要用拳頭錘死凶獸。

聶雲和林胖子手忙腳亂,剛被凶獸衝擊,還沒回過神來。

咻!

濃鬱金光驟然閃過,何凡身形極快,金色刀芒閃耀,瞬間刺入凶獸口中,鋒利的橫刀,犀利的刀芒,剎那間洞穿了凶獸軀體。

噗通

血水噴洒,凶獸墜落下去,林胖子和聶雲兩人一屁股坐下地上,劇烈喘息。

何凡面無表情地看著秦薇:「你是誰派來的底,還是故意坑我,想讓我賠償?我告訴你,我不簡單1

我可是有妄想症的人,敢坑我,你們都得背鍋!

秦薇臉色發紅,低下頭,不知是羞愧還是什麼。

聶雲揉著眉心,一臉愁苦地嘆息:「這就是我們失敗四次的原因啊,薇姐明明是祝福祭祀,可她偏偏想成為一個戰士1

「連續四次,我們都穩贏的時候,薇姐總是按耐不住內心的躁動,想和凶獸來一場被碾壓的戰鬥。」林胖子無奈。

「我萬萬沒想到,有箔…咳,你會有這個毛玻」何凡是真的沒想到,之前顫抖不是害怕而是興奮,很想說一句,有病的不是我,是你!

這算什麼,進化者得了妄想症?我這證明是不是該給你?之前好像很羨慕,等下次見到老黃,讓他給你也辦一張!

「為什麼不直說?」何凡面色不善。

「直說了,你還來么?」林胖子面色有些尷尬,進化學校那群九級,都不來,我們完全找不到人了。

好吧,你這理由很強大,我特么無言以對。

何凡看了眼秦薇:「你的進化者妄想症證明呢?」

「什麼證明?」秦薇一臉茫然。

「你這毛病,你不知道?這屬於進化者妄想症,幻想自己是進化者,遇到凶獸或者進化者戰鬥,就想上去動手。」何凡解釋道,這個病,我熟悉的很。

「進化者妄想症?我就是進化者埃」秦薇茫然道。

「那就是戰鬥進化者妄想症,看你樣子是沒有證了,下次見到老黃,讓他給你辦一張。」何凡撇嘴:「我很難想象,一位祝福祭祀,究竟是什麼樣不堪回首的經歷,扭曲了你的內心,讓你想要成為戰士的。」

「什麼不堪回首,什麼扭曲,我只是控制不住自己。」秦詩韻不滿地看著他,但看著看著,就低下頭,完全沒底氣。

「這好像不是病,學校說其餘祝福祭祀也是這樣,涅槃之前需要自己克制,而且祝福祭祀本就不需要衝在前面,所以我們才想請一位保護薇姐的。」林胖子說道。

何凡明白了,必要時抱住,扛走的意思,這情況,不是凶獸近她身,而是她近凶獸身!

至於不是病?這肯定是,進化者妄想症,肯定是祝福祭祀傳染的,不過,神經病好像不會傳染?

何凡看著秦薇,多好的姑娘啊,咋就得了這種病,還是進化者。

「你這是什麼眼神?」秦薇被他的目光盯的受不了了。

「這病幾乎治不好,你這情況,估計是晚期了,以後少見些進化者和凶獸。」何凡惋惜地道,這都第五次控制不住了,絕對的晚期,沒治了。

一聲震天嘶吼響徹,一股凶威瀰漫,一股強大的氣浪滾滾而來,山搖地動,龐大身影摧山毀石,滾滾氣浪摧毀無數原始樹木,相距甚遠的四人身子都在搖晃。

秦薇腕錶響了,是基地來信,。連忙接通:「秦薇,立刻返回,基地探測到一頭成熟期純血凶獸在暴動,立刻返回1

「快走1四人看著前方成片崩毀的樹林,感覺到一股沉悶的壓抑,好似心臟都慢了半拍。

獸吼再度響起,滾滾音波所過,山石炸裂,秦薇身子一顫,悶哼一聲,七竅滲血,聶雲和林胖子面色煞白,速度為之一緩。

何凡抱住秦薇,速度加快幾分,背後的凶獸壓根就沒注意到他們,好似在尋找什麼,不斷嘶吼,踏步之間,震動千米,大地龜裂,凶獸驚恐四散。

「要不,你上去錘死它?」奔走間,何凡看向秦薇。

「都什麼時候了,你還開玩笑?」秦薇略微有些羞惱,能不能不提這事?

「沒事,這凶獸壓根就沒拿我們當回事。」何凡說道,純血凶獸壓根就沒看他們。

秦薇小心地看了眼,發現密林中,那看不真切的身影,確實沒有衝出來,好似在密林中尋找什麼。

四人鬆了口氣,拿了隱藏的凶獸屍體,後方也漸漸平靜,四人沒膽子回去看,畢竟那是恐怖的成熟期純血凶獸。

回程的路上,何凡淡淡地道:「我給你講課小鴨子的故事吧。」

「這個故事我聽過,你不就是想告訴我,小鴨子本來就是天鵝,基因優良么?」秦薇不滿地道。

「既然你知道,你心裡還沒點數?小鴨子本來就是天鵝,而你本來就不是戰士,好好做一個祝福祭祀吧。」何凡說道。

你就不會鼓勵人么?混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