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神話禁區>第八十二章:我吃肉乾就行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我吃肉乾就行了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都市言情

拖著兩頭巔峰期血岩牛回去,何凡快速處理,同時研究構造,蹙眉道:「又浪費不少功勛點,好多凶獸都帶不回去。」

「等以後功勛點多了,購買大空間包,或者其餘空間裝備。」秦薇說道。

「你們也可以雇傭人手包常」陸天說道:「那些實力,雇傭不少人,就是運送凶獸屍體。」

「那以後換個超大的空間裝備。」何凡說道,雇傭人手就算了,他可不想做生意,還要保證那些人的安全。

何凡熟練地處理血岩牛,燉了一鍋肉,還放了幾株藥材。

「陸天學長,你傷勢嚴重,這次我就做一道葯膳,對你恢復幫助不大,但還是有的。」何凡說道:「這是我在基地學的。」

「多謝。」陸天微喜,他也在基地待過,對於基地的葯膳還是了解的,若此時能吃一頓基地營養餐,對於他的恢復有一些幫助。

柳清緣和秦薇不說話了,默默取出自己的麵餅。

「陸天學長,你先休息,葯膳還要等一會。」何凡說道。

「嗯。」陸天點點頭,暗自運轉進化之力,療養傷勢。

一個小時后,何凡的葯膳燉好了:「陸天學長,葯膳做好,快來吃吧。」

「好。」陸天快步走來,看著鮮艷的牛肉,疑惑道:「怎麼血腥味這麼濃,你沒洗乾淨?」

「血岩牛嘛,能不濃么?」何凡撇嘴,頓了頓,又道:「快趁熱吃吧。」

陸天想了想,血岩牛確實血腥味比較濃,肉也是紅的,何凡殺的巔峰期的,濃郁一點也正常,夾了一塊,一口塞了進去。

「好吃嗎?」何凡看著陸天學長,目光充滿了期待。

「你這是葯膳?」陸天面色發青,為什麼感覺身體有些不對,這味道,我感覺喝了一口獸血!

「當然,這是經過我改進的基地營養餐。」何凡沉聲道:「充分利用了血岩牛最精華的部位,配上各種藥材,再淋上血岩牛的血,鮮美而不失凶獸原始的純粹,我取名為紅色海棠。」

「淋上血岩牛的血?」陸天獃滯。

「生的獸血?我就說,居然沒糊。」柳清緣和秦薇面色發白,還好他們早就吃了麵餅。

「這樣才最新鮮,基地營養餐有這麼一道菜,我學過,他們淋的是……我記錯了,應該淋一種秘制的醬汁。」何凡取出一本書,看了看,一臉慚愧地道:「學長,很抱歉,不過沒關係,我做的應該更營養。」

「你還放了什麼?」陸天看著自己的手,怎麼開始發黑了,眼睛也有些花,趕緊塞了一顆解毒藥。

「陸天學長不是中了蛛王的毒么?有句話說的好,毒蟲巢穴附近,必有解毒之物,我在暗蛛王巢穴附近找了幾株藥材,就是不知道哪種是解毒的,全放進去了。」何凡摸著下巴道:「沒事,就算是有毒,也是以毒攻毒。」

我去你大爺的以毒攻毒,我特么早就吃了解毒藥!

「你真是葯廚么?」陸天很懷疑,基地是發了什麼瘋,給你葯廚證的?

「對,而且,我還是一位擅於探索改進營養餐的先進葯廚,不像他們,一成不變,原地踏步。」何凡略帶高傲地道。

我覺得,你不改進更好,陸天又塞了幾顆解毒藥進嘴裡,鬼知道何凡放了多少毒藥進去。

「這改進的,以後不用做了吧。」陸天感覺自己快口吐白沫了。

「葯廚這一道,就是要不斷探索,只有敢於探索,尋求新的突破,才能有進步。」何凡正色道。

我特么不想和你們組隊了,我想回到我們不認識之前,陸天的內心很崩潰,他感覺自己就要被玩壞了。

「陸天學長,你現在看起來好像很不好,要不要再給你一個治療?」秦薇關切地看著陸天,嘴角已經滲出白沫了。

這還好像?我現在是真的很不好,能不能不用廢話了,直接給治療啊!

陸天都快急哭了,解毒藥吃了好幾顆,毒素好像還沒完全解除,何凡到底扔了多少毒藥進去?

「這探索的,你怎麼不吃?」陸天惡狠狠地看向何凡。

「我又沒中毒,不用以毒攻毒。」何凡取出一塊肉乾,咬了一口:「我吃肉乾就行了。」

陸天:「……」

你絕對是故意的,故意坑我!

「給我來一塊嘗嘗。」秦薇和柳清緣看向肉乾,這肉乾看起來挺不錯的樣子。

何凡一人給了一塊,然後攤了攤手:「沒了。」

好吧,陸天死了吃肉乾的心思。

「陸天學長,你不會有事的,這都不是什麼劇毒,我再給你按按摩。」何凡起身,擼起袖子說道。

「不,不用了。」陸天生怕何凡又要幹什麼坑他的事情,按摩不小心用力太大,給他來個殘廢怎麼辦?

「放心,我按摩手藝很好。」何凡強迫陸天做好,控制好力道,按摩起來。

何凡力道控制的很好,陸天鬆了口氣,還好,沒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壞。

秦薇和柳清緣對視一眼,突然想到何凡之前說的話,了解凶獸和進化者構造,方便下刀……

「以後堅決不能讓何凡按摩1兩女用眼神交流,何凡練習的武技實在太奇怪,太可怕了。

陸天一臉享受的表情,渾身舒坦,殊不知,身體的一切已經呈現在何凡腦海之中。

雖然在享受,但陸天內心已經打定主意,我是不會再和你們組隊了,哪怕你按的再好也不會了,回去后,我就會找林少,說出今天的事情,讓他派個涅槃過來!

「你按我咽喉幹什麼?」陸天喉頭一涼,是何凡的指甲。

「哦,抱歉,手移動有些大。」何凡連忙收了手,一切摸清楚了:「既然陸天學長狀態這麼不好,我們就早些回去,讓陸天學長去找醫生治療。」

「嗯,何凡給你按摩按累了,暗蛛王屍體就有勞學長了。」柳清緣微笑道。

何凡累了?我都只剩下半條命了,你們就這麼狠心?陸天的心很憤怒,但沒辦法,只能扛起來。

將血岩牛放在野豬王背上,陸天抗著暗蛛王屍體,四人快速向守護所趕去。

「陸天學長,明天我們繼續組隊。」何凡說道:「你住哪,我到時去叫你。」

「我……」陸天張了張嘴,很不想說自己住在哪,但又怕何凡逼問,先平安回去再說,只能給了個電話:「你到時通知我,我起的早。」

「陸天學長,就這麼說定了,以後就我們組隊,再也不找別人了。」何凡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