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神話禁區>第八十九章:在下小當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九章:在下小當家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

橫刀出手,進化之力籠罩,擋下三根一線針,何凡面色陰沉,將一線針收了。

這東西他也看過資料了,只有射中凶獸或者人體,毒素才會湧出,射中地面就是浪費,將三根針收好,何凡抬步追趕周文。

「這傢伙跑的挺快。」何凡面色微冷,這短短片刻,周文已經跑出數百米外。

何凡速度很快,可緊接著,感應之中,出現一道身影,讓他止住腳步。

「父親,快救我。」周文驚恐叫道:「何凡要殺我。」

「周恆?」何凡微微沉吟,返回兩具屍體處,拖著兩具屍體離開,找地方處理掉,自己武技,確實有些嚇人了點。

在兩具屍體上搜了搜,除了腕錶和幾株藥材,就剩下他們的長劍了。

腕錶他們設置了密碼,何凡不是技術型人才,打不開,只能一併找地方埋了。

何凡沉思片刻,又去找周文,周文既然是林楊的人,跟著他,想必能找到,林楊他們可是針對純血凶獸動手,跟過去也許有收穫。

等他返回,周文已經失去蹤跡,查看四周痕,對方也抹去的很好,應該是周恆乾的,感應能力再起,籠罩七百米範圍。

「那是?」何凡感應到一絲異樣,快步走過去,是一堆散發著異香的粉末,而在他感應著,四周有凶獸在接近。

引獸粉!

何凡想到了陸天提到的引獸粉,沒有去動引獸粉,轉身離開,跑了就跑了吧,有個涅槃級周恆跟在身邊,自己還是先磨鍊武技,別到時干不過。

離開引獸粉所在,繼續深入,遇到凶獸就殺了,磨鍊自己的刀法,順便還有基因激發之法,雖然做不出好菜,但能讓自己熟悉基因激發法。

「+1?」

不知道走了多遠,一株血紅小草吸引了何凡注意,連忙上前,將這株小草挖出,很小心,這絕對是涅槃級的,自從踏入涅槃,雜血巔峰對他一點幫助也沒了,更別說+1了。

「現在看來,我已經到了涅槃級活動範圍了?」何凡思索道。

看著前方盤根錯節的參天古樹,半人高的雜草,前方都顯得幽暗起來,古樹下,兩隻紅色蘑菇,深藏雜草之中,顯示著兩個+1。

「又有兩株藥材,運氣不錯。」何凡將紅色蘑菇摘了,小心收好。

穿過雜草,這裡的樹木幾乎都是盤根錯節的參天古樹,老藤纏繞,不知生長了多少年月,整個原始樹林十分陰暗,好在何凡已到涅槃,感應力也強,倒不懼黑暗。

密林死寂,安靜無聲,何凡甚至能聽見自己的腳步聲。

「好安靜的原始老林,難不成,這是某個凶獸的地盤?」何凡心中升起警惕,小心前行。

「這是?」何凡沒走多久,發現一件破爛的衣衫,還有一些火焰灰燼,顯然有人類在此生過火。

何凡心中警惕減弱幾分,有人類在這裡生火,現場沒有什麼打鬥痕,應該沒有大型凶獸聚集。

「木屋?」又走了數百米,何凡看見一些大樹上,建造的有木屋。

「新面孔?」

疑惑間,一個木屋打開,探出一顆腦袋:「你是獨行者,還是哪個勢力的?」

「我是跟著朋友過來的,只是他有急事先行一步。」何凡說道。

「朋友?走快點,別打擾老子睡覺,穿過這片密林,去蛟龍河邊,你去那找找看。」木屋關上,再無聲音。

何凡感謝一聲,快步離開,這裡看來是涅槃進化者居住之地,剛才指路之人,給他一種強大的感覺,自己好像干不過。

一路急行,木屋至少有幾十個,不知道裡面是不是都住的有人。

穿過密林,水流波浪聲傳來,何凡抬眼看去,是一條看不見邊際的河流,應該就是對方說的蛟龍河了。

此刻,河邊有十來人,有的三五個聚在一起,有的單獨在做飯,還有的在曬太陽,對於他這個外來者,沒人搭理。

何凡掃了眼全場,看向那位獨自做飯的,一名青年男子,比他大不了幾歲,走了過去,輕聲問道:「請問你見過我拜把子兄弟周恆嗎?」

正在做飯的青年男子聞言愣了愣,抬頭看向他,有些迷惑,好似在奇怪,何凡這麼小是怎麼和周恆結拜的:「周恆送他兒子回去了,你是他兄弟,你不知道?」

「路上遇見,他讓我先來這的。」何凡解釋道,頓了頓,又氣憤地道:「我這義弟真不靠譜。」

青年男子噴了,獃滯地看著他:「周恆是你義弟?」

「對啊,我們結拜的時候,誰年紀小誰當大哥,有毛病嗎?」何凡奇怪地看著他,一副少見多怪的鄙視表情。

青年男子:「……」

還有這麼結拜的?我能不能找個年紀大的涅槃,也這麼結拜?

「你真是周恆的結拜兄……長?」青年回過神來,有些不敢相信地問道。

「如假包換,他乾的什麼事,我都清楚。」何凡擠了擠眼,道。

「我名方宏,敢問兄弟怎麼稱呼?」青年男子一邊做飯,一邊問道。

「在下小當家。」何凡自我介紹道。

「小當家?」方宏嘴角一扯,這是代號吧?

「不錯,我母親給我取的。」何凡點點頭,道:「對了,我還是一位葯廚,我幫你做飯吧,我義弟不在,希望方宏兄弟,幫我介紹下這裡,我第一次來。」

「你是葯廚?」方宏驚訝了一下,隨後趕緊讓開:「那你來做,這裡的情況,我就和你說說。」

「這裡也沒什麼特殊,只是涅槃進化者活動的區域,後方那片密林,裡面有不少純血凶獸,涅槃進化者也要小心謹慎。」

方宏介紹道,又指了指蛟龍河:「這是蛟龍河,相傳裡面有一條蛟龍,實力極為強大,但只是傳言,真假我也沒見過,也許早就離開這裡了。」

「看到遠處那座沒入雲端的高峰沒有,雖說以我們的實力很難到達那裡,但還要叮囑你一句,沒事別靠近,山峰上有巔峰純血金鵬鳥……」方宏滔滔不絕講述,話鋒突然一轉,問道:「你怎麼和周恆結拜的?」

何凡微微一愣,立刻回道:「還不是他那不成器的兒子,得罪了人,要不是我,早就被人給殺了,周恆感激的不行,硬是要拉著我結拜,對了,你和我義弟什麼關係?」

方宏沉默了片刻,低聲道:「你真的和周恆很熟?真是你義弟?」

「要我怎麼說才相信,難道要讓我真將純血的事情說出來?」何凡同樣壓低聲音。

方宏驚了,純血?這件事他偶然之下,聽到一點風聲,看何凡樣子,顯然是很清楚了,這可是周恆的秘密,一般人能知道?

確定了消息,方宏低聲道:「兄弟,能不能和你義弟說一下,拉我入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