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歷史穿越>神話禁區>第九十八章:同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八章:同行?

小說:神話禁區| 作者:何處不染塵| 類別:歷史穿越

「你還欠我兩頓葯膳。」楚新淡淡地道:「就當一筆勾銷了。」

「巔峰期凶獸的肉,外加各種珍貴藥材,我小當家為同胞復仇,斬殺金鵬鳥之決心,你說一筆勾銷?」何凡不答應了:「葯膳也是你們出材料,這全是我的好不?」

趁著他們還虛弱,趕緊敲一筆。

「我小當家不是不講道理的人,不然我可以趁著你們之前中毒,將你們全都殺掉,搶走那頭凶獸。」

何凡指了指金色巨獸屍體,道:「但是,我小當家干不出來那種事,我小當家一生行事光明磊落,哪怕我想要狻獅骨我也不會說的1

進化者們神色很精彩,說了半天就是想要狻獅骨?你的臉呢?這特么還行事光明磊落,還不說?

「要不,你們就給他?」方宏想了想,說道:「這次解毒,算是我與你們交易狻獅骨。」

這可是討好小當家的好機會,方宏心中想道。

「這個……」進化者們沉默,他們沒這個權利,這是楚新幾人獵殺的。

楚新看了看其餘五位同伴,沉吟片刻,道:「可以,那兩頭純血幼崽給我。」

「好。」何凡連忙答應,若是狻獅骨打造的寶刀,品質絕對上佳。

楚新親自出手,抽出了狻獅骨,交給何凡。

「走吧。」楚新將兩頭純血幼崽帶走,狻獅屍體由其餘進化者扛著,離開這裡。

其餘進化者們也起身離開,回自己木屋睡覺,他們可不想再留在這裡,打定主意,以後絕對不亂吃藥廚的菜,特別是何凡這個葯廚!

看著血淋淋的骨頭,何凡發現這狻獅骨與一般的骨頭不一樣,居然還有一絲金色,他保證,這不是他用進化之力加的特效。

「狻獅乃是神話生物,狻猊的後裔。」方宏解釋道:「乃是凶獸中的霸主。」

「凶獸都是神話中的凶獸么?」何凡疑惑,他抓的那頭凶獸幼崽,前世神話故事中,好像沒有記載形似狼,尾巴卻是蠍子尾的凶獸。

「當然不是,凶獸的種類太多,哪怕是聯盟,也沒有盡數收錄,有部分凶獸先祖是神話中的凶獸,有的卻在神話傳說中找不出來。」方宏搖頭說道。

「不想這個問題了,我要去找人打造自己的刀了。」何凡拿著狻獅骨,帶著一絲激動:「你認不認識打造武器的大師?」

「認識。」方宏點頭,疑惑道:「你應該也認識吧?」

「我現在走不開。」何凡搖頭輕嘆:「你也知道,現在是什麼情況,我現在不能離開這裡。」

林胖子雖然家裡有點錢,還是在特批守護所做生意,但這是狻獅骨,成熟期凶獸霸主的骨頭,打造上好涅槃武器,林胖子怕是幫不上忙,只能問下方宏,有沒有認識的人。

至於方宏拿了狻獅骨跑,應該不會,這段時間的接觸,方宏一心想要接近他,接觸周恆,去賺取功勛點,這狻獅骨也是方宏幫他拿到的,沒道理拿著狻獅骨跑路。

「那好,我幫你找人打造。」方宏思索片刻,答應下來。

「儘快,此刀我有大用。」何凡將狻獅骨交給他,又取出自己的唐刀還有鱷龍石:「這是鱷龍石,劍齒虎牙齒,也交給你了,按照這刀樣式打造。」

「好。」方宏收下這些東西,回道:「明日一早,我便出發,你小心一些,四日後,我便回來。」

「要多少錢?」何凡問道,對於打造武器的錢,他還是捨得的,只要出得起。

「要不了多少,我這有。」方宏笑了笑,起身離開,他打造武器不用錢,因為執法局有專業人士。

何凡看著離開的方宏,感覺自己遇到了絕世好人,心中不忍欺騙他,都想告訴他,自己不叫小當家,不是周恆大哥,當然,也只是想想。

「楚新要兩頭凶獸幼崽幹什麼?」何凡突然想到這件事,以楚新的實力,純血幼崽對他可沒什麼幫助,若說拿去換功勛點,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獵殺成長期的,不至於主動要兩頭幼崽。

難道,想要盡量減少自身損失?

一夜無話,第二天一早,方宏就走了。

何凡打算自己一個人,去凶獸密林轉一轉,大刀在手,只要不遇到成熟期凶獸,他就有把握全身而退。

「楚新?」何凡離開之時,看見楚新拖著兩頭凶獸幼崽,進入密林。

「若是換功勛點,不應該是去特批守護所么?」何凡心中疑惑,放生是不可能放生的,外面凶獸殺都殺不完,純血幼崽也不是那般容易遇見的,怎麼可能放生?

「算了,與我無關……不對,楚新會不會是林楊的人?」何凡正想不搭理,突然想到林楊,這可是仇人啊,仇人的事情,必須搞破壞!

看著楚新所去的方向,何凡快步跟上,感應能力時刻注意四周,以防出現凶獸突然襲擊。

「跑的真快。」

追了一刻鐘,在密林七拐八繞之間,楚新的身影不見了,看著四周原始古樹,茂密雜草,何凡一時不知道到了哪裡,方宏沒帶他來過這裡。

「算了,先到四周轉轉,那些進化者想必也會來這裡。」何凡心中思索,在附近搜尋藥材起來。

何凡掃視四周,並未發現什麼藥材,這裡既然有進化者活動,那藥材就剩不了多少,只能看運氣撿漏。

清晨的密林,凶獸眾多,何凡一路避開,盡量不與凶**手,若是遇上成長期的,自己能磨死,但中途會引來其餘凶獸。

何凡感應能力起了很大作用,提前感應到凶獸就避開,一路無驚無險。

「那是?」何凡胡亂走了半小時,看見前方趴著一名黑袍人,氣息內斂,若不是親眼所見,他感應能力都發現不了,而這黑袍人,居然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但僅僅是感覺,無法確定是誰。

「大白天的,穿什麼黑袍?難道在干見不得人的事情?」何凡心思一轉,從空間包取出一張毛毯,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的,緩步走了過去。

「同行?」何凡的腳步,驚動了黑衣人,黑袍人沒有動,沙啞的聲音傳出。

「對。」同行?雖然不知道你在幹什麼,但說同行應該沒多大問題。

「這是我先發現的。」黑袍人低聲道:「你另尋地方。」

「我早就發現了。」何凡低沉聲道:「幾天前就發現了,因為有事情耽擱,今天才過來。」

「幾天……毛毯?」黑袍人扭頭,正要說什麼,被何凡的造型給整懵了,大家都穿黑袍出來幹事,你裹著毛毯?你是窮的買不起黑袍么?